2020年9月21日经过33小时长途飞行,我来到了东非隶属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群岛。她就像璀璨的明珠,洒落在赤道附近的西印度洋上,旖旎的自然风光让我对未来一年的援非生活充满了遐想和期待。

  我去的阿卜杜拉姆才医院位于相对贫困落后的奔巴岛上,但却是当地最好的医疗中心,其创伤中心还收治从首都等全国各地转来的病人。

来之前已经了解到这里缺医少药,但靠着中国历届援非医疗队队员们的一腔热情和聪明才智,还是能把各种常见的手术,常见病的诊治工作连续不断地开展起来。因此,本周二内科病房收治了一位左侧大量胸腔积液的女病人,我也没多想就安排了胸腔穿刺术。但是没想到做一个简单的胸穿,一下子吸引了很多当地的医生来观摩,甚至还惊动了分管护理部的院领导Idrisa来到现场保驾护航,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为了给当地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我决定现场教授内科的Mohammed医生来给病人做胸穿术。从如何定位,怎样消毒,都是手把手地教他。等到了打局麻这个环节,我真的被惊到了,Mohammed告诉我没有利多卡因。没有麻药还能继续做下去吗?经验告诉我即使打了麻药,部分病人仍然还会感到不适甚至不能忍受,更不用说裸穿了。我下意识地请示了一下Idrisa,结果让我彻底地陷入了两难!院领导让继续,但道德告诉我这样做很残忍!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给了Mohammed两次尝试的机会,病人已经痛得全身扭动起来!天哪!我这是在行医,还是在施暴?我顾不得那么多了,抢过穿刺针以我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完成了诊断性穿刺。也完成了22年行医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次胸腔穿刺术!

  现在回想起来,老队员们曾说过,在奔巴就是这样,尽管不具备条件,但医生一定要尽力去做,如果你无动于衷那将会被当地人认为对生命和健康最大的不敬和漠视!开始还不太理解这句话的含义,自从经历过这次胸腔穿刺术后才有了深刻的认识。

医者仁心,是对医者最基本的道德诉求,但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域会有不同的含义,这是我来奔巴工作两周来最深刻的体会!如何走出道德困境,更好地施展才华,将优质的医疗服务带给非洲人民,将是未来一年我要用行动去回答的课题!

供稿:郭纪群

摄影:刘欣、顾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