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坊往事

○刘印军


  聊起糖坊,老大同春兰娘清晰地记得,自己儿时,街道边那几家让她嘴馋的糖铺子,"店不大,都是手工作坊的形式,里间有几个工人做活儿,店铺门口摆着做好的糖。"她说,那时糖坊卖的糖叫米糖或灶糖。

      这种米糖不同于现在常见的蔗糖,它们原料不同,制作工艺不同,也不能像现在糖果厂这样规模化地大批量生产。

      米糖(灶糖)的原料是小米、糯米之类的粮食,制作中先要将它们煮成饭后发酵一段时间,再把发酵好的原料放进锅里煎熬,经过煎熬,原料变成粘稠状而后取出,这就有了糖的雏形。取出后稍微晾晾,等糖不太烫手时反复拉抻定形,最后趁着半干把它们切成条状或块状。做好后的糖呈淡淡的黄色,吃起来很甜,比较粘牙。

      在不懂行的人眼里,做糖的工艺显得很复杂。有时,春兰娘也会和其他小孩儿一样,偷偷溜进糖房看做糖过程。糖房里间,是热火朝天的劳作场面,一口口大锅摆在里面,有人管发酵,有人管熬制,有人管出糖,有人管切糖,这其中,对发酵程度的掌握至关重要,发过了,糖会变黑,口感苦涩;发不到,糖分熬不出来,不甜。

      不过,对店家来说,这些溜进来看做糖的小孩子他们可不怎么欢迎,因为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糖对这些孩子是极具诱惑力的,他们更多的是想找机会能吃到块免费糖,解解馋。

      糖坊里卖的灶糖还有一个大用处,就是祭灶。民俗说:二十三祭灶官。传说每年腊月二十三这天,灶王爷要上天向玉皇大帝汇报民间每户人家一年的善恶,于是,老百姓为了让他多说自家好话,就会在这天祭灶,给灶王爷供上灶糖等供品,因为灶糖是不仅甜,还黏性大,让灶王爷吃了要么嘴巴甜,多美言几句,要么把嘴粘住,不让他在天上说坏话。

      æ‰€ä»¥ï¼Œç³–坊的生意季节性挺强,每到过年前生意格外红火,不仅附近的居民家家户户来买,许多城外的乡下人也赶到那里批发。而当大人们摆糖祭灶时,小孩子们则心急地守在一旁,他们惦记的是什么时候能分到甜滋滋的灶糖吃。

      在春兰娘的记忆里,大概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后,糖坊渐渐没落了,那时,南门已经有家商店,里面售卖起洋糖(像现在的水果糖),"商店买洋糖"成为一种时尚。到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大同糖坊生意萧条,平时都不再开门,只有过年前赶着做些灶糖,主要卖给远道来的乡下人。再没过多久,糖坊就彻底从街巷上消失了。     

○配图为《汉安市肆图·糖坊街·小食街》(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