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谷———青山秀水间最柔软的一抹“遗憾”


文/京都物语



一年一度秋光,人间几处枫红?相信每个踏入枫林谷的人都是为了看红枫叶,让那漫山遍野的烈焰点燃心中久违的激情。


我和朋友也不例外,兴致盎然地慕名而来。可惜进入眼帘的是青黄相间的树木夹杂着几处零星红叶,偌大的景区显得苍凉而空旷,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景区工作人员说,想看红叶需要步行两个多小时才能上山。天气寒冷,朋友不禁抱怨还没看到红叶就冻得瑟瑟发抖。为了心中那片真正的枫叶,我们商量坐缆车上去。十几分钟就到了山腰,可惜还是没能看到红枫漫坡的景象。工作人员说我们来的有点早,再过一周才是观赏红叶的最佳时期。心中不免有种“枫叶未红秋来早”的感慨。哎!枫林谷之行,会是我们立于青山秀水间最柔软的一抹遗憾吗?



既来之则安之吧,我们只能坦然接受这份缺憾。环顾四周,“几多幽意谷中藏,绿苔清草映红黄。”不得不说山上的景色比山下壮丽得多,原来秋天之美,美在清高、旷远、博大、静谧。不管有没有大片红枫,都无法忽略它那原始而野性的美。


走下缆车,道路变得狭窄而崎岖,我们只得扶着栏杆向上攀爬。因为,想要真正领略“万木霜天红烂漫”的绝佳景色,除了忍受一路霜寒,还需要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丈量和抵达。


令我欣慰的是枫林谷真是天然氧吧,空气异常清新,深吸一口,说不出的舒爽和愉悦。抬头仰望天空,猝不及防 给我来了一波震撼。成堆的白云,你挨着我,我挤着你,在湛蓝的天空堆成雪峰,像是要与我脚下的山峰媲美。天上的雪峰气势磅礴,如同浪花撞上礁石水珠四溅,遗落片片云鳞又迅速地聚拢,云鳞来不及蔓延的地方,是一片片蓝不可测的“湖泊”。


俯视地下的山峰,层峦叠嶂,放眼远眺山峦间博大隆起的骨骼高低起伏,载着满眼奔放的青红黄绿,像是有人不小心打翻了梵高的调色盘,一波波灿烂、斑驳的景色向天边涌去,涌去……


“眼阔云天淡,心遥意境悠。”对面向阳的最高峰,我们惊喜地看到一大片火红的焰彩向山顶蔓延开来,红色飘丝带一样缠绕在山峰顶端,不难想象,如若再经历几场风霜,这片红会迅速点燃整个枫林谷。


“红枫顶!红枫顶!”刚才一路抱怨又冷又累的朋友欢呼起来。“天啊!没想到我还能爬上这么高的山,真的超出极限啦!”她像个孩子一样满脸喜悦,既而又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大家嬉笑着径自朝着对面山顶爬去,欢呼着互相拍照。我突然想改一下卞之琳的诗:你站在山顶看枫叶,看枫叶的人站在对面看你,枫叶装饰了你的镜头,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原来旅途中最美的不是风景,而是看风景的心情,最珍贵的不是终点,而是一路行走的过程。其实,人之所以喜欢自然,亲近自然,是因为自然可以澄澈人的心境,陶冶人的情怀。山水寄予人情,人解山水之意,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莫非此也。


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红枫顶!每一年枫叶都会从这千米高峰自上而下经霜渐红持续一个多月。果然越接近山顶枫叶越红,红得像火,红得似霞、红得像一面面旗帜。是的,枫林谷就是这天地间最绚烂的一面巨旗,每一片枫叶都在摇旗呐喊,把最饱满的热情释放出来,把烈焰般的红毫无保留地呈现给游客,让这片生机盎然的嫣红,在游客心里悄然绽放成美丽的神话。


一阵冷风吹过枫叶沙沙作响,看着片片红叶在枝头舞蹈,方知什么是“霜叶红于二月花。”在我印象中,枫树是高贵、吉祥的象征。那么枫叶为什么这样红呢?据《山海经》记载,黄帝杀蚩尤于黎山,弃其械,化为枫树。意思是说黄帝杀了蚩尤后,被遗弃的兵器上染了血,化为枫树,枫叶才是红色的。还有一种说法是宋代诗人杨万里在《红叶》一诗中写到:“小枫一夜偷天酒,却情孤松掩醉客。”哈哈,在杨大诗人眼中,枫叶竟是偷喝了天酒而醉红了脸。


不管是血色的还是诙谐的,枫叶呈现给我们的都是热烈、奔放、和喜悦的。枫叶越红气温越低,一路攀爬,大家都忘记了寒冷,只顾着把这片火红连同倩影收入镜头里。



前面已经没有了台阶,只是一截石子路,给人一种“山穷水尽疑无路”的错觉。倘若这时候放弃了,就会错过枫林谷最美的风景,因为石子路的转弯处爬上去才是最高峰,虽无柳暗花明,却别有一番洞天!怪石嶙峋高耸入云,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台岩、始祖鸟巨石。在这里可以许愿可以祈福可以尽情欢呼。


无数人以登上天台岩与始祖鸟巨石合影留念为荣,美其名曰:“天台祖鸟低头日,人间何处可攀登。”我却感动于天台岩后面的惊险风光。顺着栏杆绕过去,几块光秃秃的岩石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人群,给人一种要倾斜下来的感觉,岩石表面出现了好多裂痕,仿佛再来一场大的风雨就会分崩坍塌。


奇怪的是岩石上还生长着几棵枫树,树根攀爬着岩石,根须牢牢地插入岩缝,乍一看好像是树根撑破了岩石,实际上是树根加固了岩石。这几棵枫树并不高大,枝叶也比较单薄,但每一片叶子都红得彻底,红得妖娆而傲娇。多少年来它们就这样相辅相成,相依为命成就着这世上绝无仅有的壮丽。


山顶的风有些大,那些优雅的红叶从容地迎着风霜,有几片终是脱离了树枝的挽留,飘飘洒洒从高处落下,像轻盈的红蝶在头顶盘旋。我用手去接,它们在我的手心跳跃一下又轻盈地滑到地上,我小心地捡起一片摊在掌心,生怕动作太大弄折了它。那红色的叶片娇艳欲滴,像手掌一样舒展着五指,其中三片最大的裂片上有一些齿轮,整体形状像心形,叶脉呈红褐色清晰而硬朗。


我第一次对着一片红叶肃然起敬。不禁感慨,人从高处落下垂头丧气,枫叶从高处落下却神采飞扬。面对逆境和不如意,人类往往怨天尤人或一蹶不振,而枫叶却坦然面对,甚至连一声叹息都听不到。在枫叶面前,人类是多么狭隘和渺小啊!最后,我把它轻轻放在大树脚下,为了一片落叶的庄严,也是怀着对落叶归根的敬畏,看它们谦卑地匍匐在地上,不禁有些释然。


或许,每一片枫叶都知道自己的宿命,红得越早凋零得越快,对于它们,生命就是一场救赎,所以才无怨无悔奉献自己的绚烂。因为它们懂得凋零不是生命的谢幕,落红只是另一种方式的永恒,在下一个山水重逢处,生命将涅槃重生。那是一份不需任何点缀的洒脱与不在意俗世繁华的孤傲。



二、青山不老,我们依旧

文/京都物语


青山小镇,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位于辽宁省丹东市宽甸满族自治县境内,因其绝佳的山水风光和曼妙的自然景观被誉为“人间仙境”。


双节期间,我们一行17人慕名而来。本以为过了十一后,便是“万类霜天竞自由”的斑斓景象。一路上,透过车窗看着落叶潇潇和北雁南飞,不免有些伤感。没想到近了青山沟,远远望去,红、黄、青、绿、紫.....斑斓的景色绚丽依旧,青山沟仿佛巨幅水墨画缓缓摊在面前,给我们惊喜的同时也忘记了一路的风尘和劳累。


进入沟里,一路上人在画中游,景在心里流。两边的山峦连绵不绝,时而陡峭时而曼妙,时而又像两片张开的翅膀拥抱我们,汽车顺着窄窄的山间公路趟开大山的胸膛缓慢向前爬行。


到了预订客舍,已是下午两三点钟,顾不得休息就迫不及待地出门看街景。道路两旁沿街的满族客舍,都有一个人字形的红屋顶,木质的门窗刷着橘色油漆,房前屋后虽不见小桥和流水,乡村田园风光的雅致和纯朴却很浓郁。家家院子里都有木制小阁楼,金黄的玉米,火红的辣椒慵懒地搭在栏杆上,无声地向游客诉说着丰收的喜悦。也许是节日的原因,家家门口都挂着红灯笼和八色云水彩旗。


很多人家的门口都有一个或两个偌大的铁笼子,里面囚着几只肥美的大公鸡。我不禁怜惜起它们的命运:本为人间春来早,昂首号令天下白。如今一锅野味汤,明日窗前谁报晓?


有的人家院子里还有新鲜的蔬菜。最让我好奇的是家家灶台都搭在大门口,黑黝黝的烟筒里“野蛮”地吐着炊烟,像迎宾的礼炮一样耀武扬威。偶尔看见灶台边挥舞着菜刀杀鸡宰鱼的满族汉子和低头洗菜的农妇,就忍不住上前围观,他们就抬起油腻腻的脸羞涩地笑。只要你开口询问,他们就热情攀谈。很多游客不经意从门口路过,山珍湖鱼的野味就“霸气”地侵入肺腑,味蕾瞬间被征服。嘿嘿……嘴上说不想吃,腿却迈不开步。



三、八旗云水谣

文/京都物语


清晨的八旗云水谣,沐浴在白色薄雾中,亭台楼阁若隐若现,有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使出来的感觉。


直到太阳穿透薄雾才看清它古老而神秘的真面目。入耳悠扬的古乐,伴着轻舞的八色彩旗,踏着斑驳的青石板路拾阶而上,目光所及是幽深的院落和庄严的门楼,仿佛瞬间穿越到满清时期。云水谣很美,这种美是一种历史沉淀的优雅和静谧,漫步在长廊里古老的街道上,水巷、石桥、垂柳,使我想起马致远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感受到一种闲适、淡泊和心灵的宁静。


手扶栏杆在石桥上徘徊,仿佛可以抵达前世今生。脑海中不自禁浮现出八旗女子娇羞的轻舞,满族须眉围猎的勇猛,亦或是伴随着环佩叮当声缓缓而过的奢华轿子,还有一骑白驹绝尘而去的恍惚……


只可惜我们什么也没看到,就被小商贩的吆喝声拖回了现实。门口卖票人员说我们来错了时间,应该晚上来,才能目睹八旗云水谣的绝美舞蹈和参与有趣儿的篝火互动,只得带着遗憾匆匆而别。



注:枫林映清泉,绿树掩幽谷”,枫林谷位于辽宁丹东,东部山区桓仁满族自治县南部,是一处集 “森林、溪水、氧吧、枫叶”的休闲度假旅游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