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倒脱靴@🍒

图:丁子

昨天靴子对丁子说:九月里靴子只写了一篇美篇,还有一篇要完成的;篇题吗,就暂定为:丁子,我也要“说说”。当真的要动笔时,靴子顿时感到有些“手足无措”了——这哪是只是一“说说”那么简单呀,丁子又岂是一“说说”就可以打发的!但是,覆水难收的道理,靴子还是明白的。因此,也就不能不勉为其难地去兑现诺言、充当一回“说客”了。当然,篇题还是要重新斟酌动一动的;时间吗,就从七月下旬开始——开始好好“说说”吧。

——题序

时间很快地就到了七月下旬!火红的七月呀,又该是一种怎样的景色呢?从睡梦中渐渐清醒了的靴子,不经意间就想起了去年那曾经的火辣、曾经的执著、曾经变幻莫测的天空,还有曾经的那个渴望着深秋到来的梦。想着、想着,一缕缕晨曦不经意间,就透过蝉翼般薄薄的窗纱、渐渐地明亮卧室了。


当靴子走在上班的路上时,外面的天空已经透蓝了。冉冉升起的太阳宛如火球般灼灼燃烧着,把那成片的云彩瞬间就融化了。绿树浓荫的街道旁,柳树也像得了病似的,枝条一动也不动地低垂着;那覆着层灰土的叶子,更是无精打采地打着卷,觑视着不远处下面的、已经干瘪瘪地没有了生气的月季花,而微微地轻叹着气呢……。

略有意外的是:就在接下来的一个黄昏的夜晚里,靴子看到丁子了!当靴子吃完晚饭后、习惯性地进入【美篇】时,冷不丁地就在推荐首页,看到丁子的美篇封面了,而且是连续的三个封面;并在那仿佛已经久违了的、又渐渐清晰了的潜意识中,想起了心儿圈主去年时、在有关说圈子的某篇美篇中说过的一句话,大意是:丁子,能写会画。


恍然间,靴子的好奇心来了:这丁子就是那丁子吗?瞬间的“徘徊”后,靴子开始关注丁子了——开始阅读丁子的美篇了。并在阅读的过程中,渐渐地、有增无减地,感觉到了那种似乎久违了的春天的气息,还有初夏里那种暖洋洋般欢快而又愉悦的气息,当然还有那什么花花、蝶、蜻蜓什么憨憨的、什么的模样的……。

丁子的美篇的确很优秀,几乎篇篇都是精华。更使靴子诧异的是,她的美篇更新的还蛮快,正如她在一“说说”中所说的那样:


丁子,理工女,喜摄、爱画、好写文,尤擅图文糅合,文风别有特色,能给美友别样感受。19年5月正式进驻美篇,发布原创文章104篇,精96篇,……。近月发文22篇,精22篇。


诧异还是诧异,丁子那小脑袋中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灵感、那么多的“另类”水墨丹青呢?而且每当閲来,靴子的脑细泡都会情不自禁地活跃起来,去捕捉那篇中的细节里溢出的“小精灵”,很是担心遗漏了那愉悦又恍惚间就明白了的“释怀”。

丁子绝大多数美篇,都是以“诗”(准确地说,是一行行长短不一的白话文吧?!下文中如见“诗”,我都是这样认为的。)和配图、仰或图和配“诗”的形式展现的,其中相当多的篇篇很是“小气”,就是关于花花、蝶类什么的。


靴子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直到现在,靴子仍然没有搞清楚:丁子的这些花花、蝶类什么的美篇,是“诗”的份量重呢、还是图的份量重。靴子心里明白:这个问题还会困扰靴子一段时间的。不过没关系的,靴子还有着足够的时间和耐心去慢慢品尝的,丁子也一定会有更多更多优秀的美篇呈现的。


但有一点靴子是确信无疑的:丁子的这些美篇,“诗”和图是不能“背影”的!仅关注“诗”而忽视图,或只关注图而忽视“诗”,是会错过体会与观察她的“诗”和图,或图和“诗”相互糅合在一起的、那种奇特与好奇后恍然间又释怀了的意境;就像一窝雏鸟相互缠绵在一起,在依依相拥而抱团取暖的过程中,渐渐丰满了彼此的羽翼——多么“柔情似水”的难舍难分呀!

在读丁子的《八月。蝶起,花开》这一美篇时,靴子的这种感受尤其强烈。以下是篇中的一段“诗”:


…… ……

我用了足足一个下午的时间

才拍清了一只蝶的模样

我拍了她的脸,我拍了她的翅

我拍了她的眼,我还拍了她的须

我拍了她歇,我拍了她飞

我拍了她吸食花蜜

我也拍了她在花间穿行

我还拍到了,她的虹吸式口器蜷曲的样子


她们有时候是黑的

有时候是黄斑的

还有的时候,是破翅膀的

…… ……

美友,在读这段“诗”时,你心里是否也一直伴随着那颗有些纠纠的好奇心呢?——靴子就是这样好奇着,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什么“歇”呀、“飞”呀、“吸食花蜜”呀、“虹吸式口器”呀,还有“黑的”、“黄斑的”、“破翅膀的”,是不是都很有些闹心呀?


接着就有图,很快地闪亮登场了!什么“歇”呀、“飞”呀、“吸食花蜜”呀、“虹吸式口器”呀,还有“黑的”、“破翅膀的”这些抽象的意念,不就有了直接的感观了吗?

当然了,上面的那两张图,是无法对以上所有的好奇心,都能给出明确又恰到好处的诠释的。不过没关系的,你可以把那些尚未释怀的好奇心,先暂时寄存在心里;在后面的继续阅读中,会有图片来诠释。——这不,那“黄斑的”蝴蝶,不就是那美篇中隔页后的图片,所要展示的靓艳形象吗?!

丁子的这种作品风格,不正是“图文糅合”的一个可圈可点的良好范例吗?!


仅单就丁子的“诗”来说,其语言的形象性,如果没有一幅或多幅画去诠释,那种可能的茫然的感觉,就不会被最后那种恍然间就释怀了的感觉所释怀了。就如古诗歌中那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所表现出的北方旷远荒凉般的视觉冲击感,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过,又哪能如汤沃雪般就有了强烈共鸣的感觉、并仿佛亲临其境呢?


仅单就丁子的图来说,构图的技巧、情绪的渲染、光线与色彩的应用等诸多方面,虽然也很有特色,也能看出其功底的很是不一般,但绝非达到了大师的级别。但是,其展示的细微处,无论是各种花草、还是蝴蝶、蜻蜓什么的,确是令人叹为观止。这种细微处,是很容易、特别是很容易被靴子这般敏感度不高的读者所忽略。因此,当“心有灵犀”的“诗”,前后交替着图为我们诠释时,那种“天衣无缝”下“相得益彰”的感觉是不是也就有了?!

如今,是一个进化非常快的时代,大多数的人都是行色匆匆,整个世界也已经沸沸扬扬,大众们的业余生活更需要的是简单和间接。非常庆幸的是:这种简单和间接的感觉,靴子在阅读丁子图文糅合的美篇中均有感觉——那种轻松、愉快的感觉,还有在简单、间接的心境中就能有所收获的喜悦,均是在某种意念的牵引下,自觉与不自觉间,被沉淀在了丁子的美篇中!


接下来的深秋里,还有那寒冷的冬天里,靴子会继续关注丁子的。但愿丁子在秉承自己独特的风格中,能够走的更远、更远;让自己别具一格的风采,在美篇这个大平台中更加光彩夺目。靴子也请丁子相信哦:只要有美篇平台在,靴子接下来的业余生活,即使由于工作忙等原因、而不能与大自然近距离地广泛亲密接触,也不会沉静于孤寂和乏味的境况中而不能自拔。

不过很让靴子意外又惊喜的另一件事是:在八月底的时候,靴子又看到了丁子的另一面——看到了丁子一篇迥然不同风格的美篇。


这美篇的篇题是《水墨。诗心》。当看完这美篇后,靴子真得不敢再说什么“图文糅合”了——原来她填词的功夫也如此之深,在靴子这俗人看来,还真有点如来佛的功力高深莫测的感觉。


在读这篇美篇时,即使忽略了图画的渲染,靴子的心中仍然有着强烈的共鸣,能感觉到那种情意绵绵、蝶燕翩翩、平平仄仄的意境。——其实这也从正面说明了一个问题:只有如丁子般这样具有良好的文学修养与功底,以及良好的摄影视觉与技巧,当然还有绘画的不俗功夫,才能奉献出如此“图文糅合”、有着自己独特风格的优质美篇。

丁子,靴子顶你了!下面就以丁子的《水墨。诗心》这篇美篇中第一首词,作为本篇美文的结尾吧。也请美友们判个高下,给个评分吧;并评判一下靴子如上的“说说”,是否还真能自圆其说?——


【声声慢】


玉蕊琼片,落雪轻点,风起乍闻衣香。

院重庭深,落花闲入春裳。

青丝艳衣衬就,垂臻首、嫣入眉眼。

思旧燕,掠晴雨飞霜,不见离殇。


知是风轻云淡,却难掩、终究情挂心牵。

阕阕歌平,转将折作花笺。

如今蓦闻离尽,急分分、脚下仓忙。

音近近,意娇娇、羞倚虬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