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永恒的微笑

背景音乐:Yanni 《Eterno Es Este Amor》

🍃🍃🍃🍃

题记:


夕阳似笑非笑的向我们道别,快要坠落到山的那一头,临走前,它还不忘烧红了几朵云霞,摘了几朵云霞带走。我抬起头,只见一束金光直逼我的眼球,让我睁不开双眼。我用手稍稍挡住,才看清了身边之物及那火烧似的夕阳。其实,落日确实很美,只不过很少人去仔细看过,只在心底留下了旭日东升的壮美景观。



落日余晖波光映,舒云剩影水色悠。

🍃🍃🍃🍃


夕阳西下,晚霞遍布天际,鸿鹄高入云端,千水东流不复,万物归宁而淡远,繁华敛尽而清幽。


我平生总有这样的体会:落日比朝阳更柔美、婉约、温和而富有爱心。


同为落日在不同的地方,具有不一样的神韵美妙。



🍃🍃🍃🍃


戈壁的落日很大,轮廓分明而清晰,泛黄复古而醒目,西北高原秋风苍劲,顿时飞沙起尘,扑面而来,遮掩着明晰灰黄的落日,让人总感觉飞沙遮眼皆因落日而起,因落日而息。恍惚之间一切归于风平浪静,太阳已日落西山,扑朔迷离,充满鬼气灵异。



🍃🍃🍃🍃


云海落日缥缈柔曼,轻盈绚丽如少女的心、如处子的情、婉约的厉害。朦朦胧胧,若隐若现,一会儿落尽深渊,一会儿又高空半悬,最后余晖落尽,这样变幻非常,影影绰绰一夜之后又在东方升起,这个时候你总在质疑太阳是否真的存在,可谓时隐时现,真假难辨,迷惘而多娇,炫目而妖娆。



🍃🍃🍃🍃


平原的落日总是清晰可见,一成不变地接近地平线,渐行渐落,直到太阳半遮半掩时,人没有耐心,扭头走开,再回头,却沉沦得无影无踪了。恰似一粒种子埋进土里,第二天又能破土而出,倍感大自然之神奇变幻、美妙异常。



🍃🍃🍃🍃


说到底我司空见惯的是浅缓起伏的田野之上的落日,家乡的落日最让人回味无穷,依恋不尽。


我每每黄昏时分,独自漫步于伊犁河之滨,千水之畔,落日的余晖铺洒在清流之上,霞光灿灿,波光艳影,一道道天然的反射弧映入眼帘绮丽而不艳,清幽而不火,独具风情,此刻地处西北边陲的家乡嫣然一副夕阳西下的墨水丹青。


有时候云霞如带绕在它的腰际,遮蔽它的脸颊、轻抚它的身影。


有时候是罗伞般的皂荚树成了它的托盘,葱茏出奇的烟柳成为它的牵绊,撑空而立的白杨成为它的遮掩。透过树杈,丛林斑驳,不愠不火,惨淡而典雅,微风过处清凉可人。



🍃🍃🍃🍃


农舍顶上袅袅炊烟飘摇而去,化掉了,柳树在风中摇曳,片片落叶随风而走,不断地搅扰着迷人的万丈霞光。


两只小狗在落日里摸爬滚打,追逐瞎跑,鸡鸭成群漫不经心地自在闲散,老牛在落日下深情舐犊、悠然反刍,迟暮的老人手提皮鞭放牧西归。


我情不自禁地热泪盈眶,多么感人的画面,多么淡然的景致,多么闲雅的心田。一个垂垂老矣的农夫,他随心所欲的自在旷达、淡雅出尘让我顿感惭愧,正所谓就人生而言,迟暮只有一瞬,难安的只是对迟暮的忧虑而已。


🍃🍃🍃🍃


这个起伏田野的落日是多么丰富绚烂,多么淡然沉寂,多么恬静释然,或许人生亦是如此,五十知天命,六十而耳顺,当垂垂老矣,暮然回首时,一切皆为过往云烟,轻若浮云、淡若幽梦。






🍃🍃🍃🍃


家园这个毫无新意的话题,却又是那么淳厚自然,深情款款。


家园的感觉何以如此,这或许是一个三言两语说不清道不明的寻根文化、血脉情怀、地缘情结、关于这个学术界的解释都是三言两语,似是而非的。只能说家园就是家园,心灵归宿的营地,遮风挡雨的港湾,孕育希冀的起点,牵肠挂肚的乐园。独一无二,无可取代。


而家园的落日就是那么亲近自然、难以释怀、莫可名状的感觉。或许万般感觉是变幻不定,一种感觉是大化淡雅。





🍃🍃🍃🍃


夕阳和旭日,本来就是同一个灵魂,只不过当人心境不同,面对两者自然就产生了惆怅和朝气。许多人面对旭日的时候会赞叹与惊讶,感慨日出充满光明,充满希望!但与此同时,面对夕阳的时候,总会产生惆怅的感觉,因此便有了“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的喟叹。其实,日落仅是时光轮转的一个环节,大可不必忧伤而至“断肠”。明天不是又有一轮朝气蓬勃的太阳而升起吗?


落日有假有真,假的是那一片美丽的景象,真的只有人的那一份宝贵的心境和心情。夕阳,是人牵挂最深的那一份情。





🍃🍃🍃🍃

后记:


落日余晖,映着彩霞,迎着微风,向着天际。丝丝柔柔的微风,传去了节日的祝福,飘向远方的你,愿你度过这美好的国庆中秋,双节快乐,长乐未央!




作者简介:吴新兰,女,新疆伊犁人,中共党员,大学本科,中学高级教师。从事英语教学和教育行政管理工作37年有余,现已退休。喜欢音乐,旅行和摄影。得闲时, 喜欢读读书;有所感时,乐于码码字。希翼用文字温润自己,同时让人于苍凉中,感受生活的些许美好。


                    谢 谢 欣 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