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长假的第五天,我们来到了青龙湖湿地公园。

公园以湖泊森林为主景,並展示了明代蜀文化,青龙湖作为成都市东部新区十陵风景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成都市最大的生态湖泊——水域面积约4000亩。青龙湖是景区的主体,位于公园的腹心地区。

今天,前来遊览的人真不少,一进门就见人头挤挤,各种游览车辆来来往往。漫长的疫情,好不容易盼到了国庆长假,怎么能不出来逛逛!

进门后迎面就是茫茫青龙湖;左手侧就是一条长大的沿湖水泥路面的桥,沿着湖边向东南方伸展去;右手侧是一条旁山大路,穿越在湖畔的树林中。怎么走呢?从介绍可知,明蜀王陵在湖东北边,我们按介绍顺着桥走去。

往这方向走的人很多,而且各种旅游車辆一辆接着一辆接连不断。在桥上,朝湖的西侧眺望,树林间有一游乐场,在大人的带领下娃娃们兴高彩烈地在喜戏,也有在放风筝……。湖面浩瀚,湖水清沏,随风波浪阵阵滾动;远方水天相连,今天的云层很低,成团状的、成条状的组成的云层,满布全天,时而灰黑色、时而灰白色。

(挢起始处湖面)

(远望湖西的遊乐场)

过了桥就是一片芦葦,越往前芦葦越茂密,盛开了的淺黄色的芦花在风中摇曳,好象挥手迎客!环湖路穿越了湿地沿着湖边向前申展。

在环湖路的北侧就是一个宽广的草坪。草坪上还有几条不起眼的小路,远远望去为草丛遮挡也看不出走向;草坪的东北面,在一排排大树林之后隐隐约约现出了一片片红墙,看來那里就是蜀王陵。

(沿湖湿地芦葦)

(路北侧的大草坪)

沿湖往东走了好一阵后,前面是更大的一片湿地。时值中秋,各种喜水的植物都开始发黄,路边的几颗沙棘结满了红的果果,只有几种婉如菊花一样的野花还在盛开。湿地旁还有一处遊船码头,遊船停泊在港湾处,也许风大吧!但是码头边各种小吃食摊照样在营业,游人还是不少。


(沿湖湿地)

沿着草坪的小道来到了红墙边,顺着红墙继续前行了30多米,便到了明蜀王陵博物园大门。

据介绍明蜀王在成都历十世十三王,死后分葬凤凰山、天回山等地,而以正觉山(即青龙湖)一带最为集中。皇室墓葬集中一地,自唐始至明,已形成定制。陵墓选址和墓群布局更是注重风水,所谓陵寝以风水为重。

蜀王府是明代大藩,建藩于成都,四川古称天府之国,蜀王府占有成都平原十分之七的良田,是明代最为富足的王府之一,故历代蜀王的陵墓建筑,都极尽奢华。现已发掘的仅僖王和昭王墓,距今已超过五百六十年。被评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进了大门就是一条石砌大道直通僖王陵,道旁是两行柏树,园中有几棵高大茂盛的大榕树,显得壮严古朴。陵墓前方的左手边矗立着一遵石人象。但为啥只有孤零零一尊,没有介绍,没有导游,这就不得而知?

据说1979年因兴建石灵中学(现十陵初级中学)无意中挖到了地宫陵寝。地宫建筑保存完整,但蜀僖王陵地面建筑早毁。这也许只有一遵石人象的缘故吧!

(陵墓前方左侧的石像人)

我们來到僖王陵,墓主是明蜀僖王朱友埙(死后谥号为"僖″),墓穴坐东北向西南(艮山坤向)。

朱友埙为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一个儿子蜀献王朱椿之嫡孙,(朱椿也是明朝第一代蜀王),僖王生于1409年,永乐二十二年册封为罗江郡王,宣德七年袭蜀王位,为第三 代蜀王,宣德九年患风疾病驾薨,享年二十六岁,在位一年零九个月。

进陵墓大门,就是一座规模宏大、装饰华丽的地下宫殿,地宫全长28米、宽8.96米、高6.59米,仅恢复后的阶梯就达44米。沿台阶而下,便是深埋地下九米深的地宫。地宫门高大雄伟,帝王之气彰显无疑。地宫精美华丽,极尽豪奢,其平面呈三进三重殿四合院布局,门、窗、柱等皆用石仿木做楼空雕刻,整座墓室俨然墓主生时所处的王宫。

之后我们又来到蜀昭王陵。在“僖王陵”右侧,同样:一条石砌大道直通陵墓,路两侧各有一行柏树,园中古榕参天,壮严古朴。

蜀昭王朱宾瀚系第八任蜀王。生于成化16年(1480),弘治4年(1491)十二月被封为世子。正德3年(1508),朱宾瀚去世,享年29岁,在位16年,谥号“昭”,即蜀昭王。

明孝宗朱祐樘常常在朝中称赞他的贤能,并亲赐朱宾瀚一首诗:“河间礼乐文风盛,江夏忠勤世业昌。异代岂能专美事,吾宗亦自有贤王。”明孝宗朱祐樘的诗中,颇有典故和渊源。“河间”指的是西汉汉武帝刘彻的异母哥哥、河间王刘德。刘德是历史上有名的贤王,不过问政治,投入毕生精力收集、整理、抢救先秦文化古籍。如今留传于世的《毛诗》《左传》,就是他的功劳。同样,“江夏”是指唐朝宗室、唐高祖李渊的堂侄、江夏王李道宗。李道宗是唐初重要的将领,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据说,远嫁松赞干布的文成公主,就是他的女儿。晚年,李道宗勤奋好学,敬慕贤士,贤名远扬。明孝宗朱祐樘认为,朱宾瀚像河间王一样尊儒重道,像江夏王一样忠诚勤勉。这样的评价,在当时是非常高的。

朱宾瀚最值得称道的是,他和王妃刘氏的爱情。刘氏是“以贤淑择配”朱宾瀚。刘氏温柔和顺,端庄稳重。作为王妃,她还操持家务,常常亲自下厨为朱宾瀚做饭、做衣裳被褥。在刘氏的辅佐下,整个蜀王府秩序井然,整齐严肃。

朱宾瀚的昭王陵,是朱宾瀚与刘氏的合葬墓。从墓的建筑结构来看,造墓之初,就做好了夫妻同葬的安排。正德16年(1521),刘氏去世。四川布政使派人打开昭王陵地宫,把刘氏与朱宾瀚合葬。两人的墓室各自独立,中间隔着一道墙,墙的中间开了一扇门。据说,这是为了方便夫妻两人在阴间联系。可见他们生前相处和睦,感情深厚。

昭王陵地宫没僖王陵地宮大,只有一进一重。

其后殿正壁中心镶嵌的圆形镂空描金彩釉双龙盘堪称明代艺术珍品,昭王陵中一对仿朱元璋之人头龙为全国之绝。

(昭王陵中正壁中心一对仿朱元璋之人头龙为全国之绝。)

从昭王陵出来,穿过树林来到了文物修复基地。

据介绍:1979年施工时偶然发现了地宫陵寝,挖掘出土了五百多件包括圹志碑、燔炉、彩釉兵马,歌舞甬……。

今天这基地一般没有接待游客。

我们从博物园出来后,沿围墙往西,路两边种植了两行芙蓉树,秋天正是芙蓉开花季,红色、粉红色的芙蓉花开得正艳!

芙蓉林往北的路已封,我们只有顺着草坪小路返程。一路上,浩瀚的青龙湖波光粼粼,湿地芦葦、蒲草在风中摇曳,不知不觉我们又来到了湖岸大桥,来到了大门。

(芙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