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长阳 不只是山路十八弯 还有那十八弯的山和水及飘在半山中的云 我家就在那云边上的山顶 回忆起那孩提的手艺 缝纫和木匠 满坡的栀角 唯一不见得父母却长长记忆留在那树林和满满的坡上……

注:文章中的“我”指葛洲坝宾馆退休人员何平 摄影曹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