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南边来了一个喇嘛,手里提着五斤鳎(tǎ)蚂,打北边来了一个哑巴,腰里别着一个喇叭。提搂鳎蚂的喇嘛要拿鳎蚂去换别着喇叭的哑巴的喇叭,别着喇叭的哑巴不愿意拿喇叭去换提搂鳎蚂的喇嘛的鳎蚂。 

提搂鳎蚂的喇嘛抡起鳎蚂就给了别着喇叭的哑巴一鳎蚂,别着喇叭的哑巴抽出喇叭就给了提搂鳎蚂的喇嘛一喇叭,也不知是提搂鳎蚂的喇嘛打了别着喇叭的哑巴,还是别着喇叭的哑巴打了提搂鳎蚂的喇嘛。 

喇嘛回家炖鳎蚂,哑巴回家滴滴答答吹喇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