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留下大量脍炙人口描写的长江三峡的诗文,比如李白的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苏轼的十二巫山见九峰,船头彩翠满秋空。朝云暮雨浑虚语,一夜猿啼月明中 。名篇佳句多如星辰。我还读过当代作家刘白羽的《长江三日》,从那时起就对长江三峡心驰神往。直到今天终于可以圆梦了!

从宜宾市夷陵区出发约一个小时,车子已经爬上山巅,在群山间曲折穿行。偶尔从路边草木的缝隙处望见一段宽阔且绿汪汪的水面,导游告诉我这就是长江了。公路就挂在江岸边的悬崖上匍匐前进,一抬头看见高耸入云的山头随时会扑下来。着实令人望而生畏!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车子开始盘山往下降给江边走。这段峡叫西陵峡,是三峡的最后一个峡了。这里多石少土,十分贫瘠。路边摆放着不少奇石,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很多。几乎所有的房屋都建在坡坡坎坎上,更别说有宽敞的场院了。我们哪儿也是山区,但和这一比那就是丘陵了!作为一名老司机,但看到这儿的公路还是会发怵。沿江的山坡上见缝插针地种上柑橘,或者茶树。听导游说离江远的山民自己养些黑猪土鸡过活,靠近江边的渔民原来以打鱼为生,现在长江禁止捕鱼了他们就得另谋生路。现在的年轻人都出门打工去了,只留下老人在家看门。

从对岸远处看,两岸仿佛都是悬崖峭壁,高约百丈,如刀劈斧砍,光滑无比,连猿猴都攀缘不上去。只有到了跟前才发现,峭壁到半山腰有一台阶,像把椅子宽窄高低不等,沿着这个台阶修有盘山公路汽车在上面逶迤而行。再往下又是陡峭的悬崖,码头建在江边有空地处。两山中间是宽阔的长江水,有大小的船舶上下穿梭。导游说十元人民币背面上的图案就是以这段峡谷为蓝本的,用杜甫的诗“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形容再贴切不过了。

恰逢绵绵秋雨,两岸青山对峙,白色的云雾像丝绸一样般缓缓地山间流动,层层叠叠的树木马上就会变得色彩斑斓。秋风渐起,秋意渐浓;秋雨绵绵,雾霭沉沉;大江东去,一片苍茫。深秋的季节才是观赏三峡的最佳时间。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秋天的长江其实更多愁。三峡人家景区还在江南,我们须得坐船渡过江去。

弃车登上游轮,来到二层极目远望。远山层峦叠嶂,近处秀峰如屏;静静的江水好像一个巨大湖泊。置身中国的母亲河长江之上,说不上的激动自豪。十里画廊,壮哉美哉!这段叫灯影峡,是西陵峡一部分,景色特别秀丽。碧绿的江水缓缓自西向东流去,要不是有船经过还以为水流静止不动呢!长江在这里拐了一个弯,使我想起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下船登岸,沿着修葺的栈道向东走去。三峡人家景区包括两部分,龙津溪和巴王寨。

龙津溪是长江南岸的一条支流。山谷不深约七八里,也不太宽,但景色非常优美,有小九寨之称。

龙津溪满眼都是绿色,绿得有层次有质感。溪水是淡淡的葱绿,像翡翠一样养眼。平缓处形成一个个深潭,像一面镜子波澜不惊;激荡处飞溅起万千浪花,似玉龙吐珠。潭上漂着一艘艘小船,船上是身着鲜艳的民族服饰的土家姑娘。她们一招手一投足都妩媚到极致,却不做作,透着山野的纯洁和质朴。姑娘清脆的歌声像三伏天沙漠里的一泓清泉解渴。土家汉子或张网捕鱼,或吹笛划船,无不体现出阳刚之美。两位土家族民歌手演唱的当阳民歌,高亢激昂绕梁三日百听不厌。两边的山上植被良好,遮天蔽日,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绿。溪边是郁郁苍苍的修竹茂林,或奇异花草香气怡人。山上绝壁清泉流瀑,细水潺潺。到处都是湿漉漉的,滴滴答答的渗着水。景观设计者匠心独运,把土家族的吊脚楼原汁原味保留了下来,并配以土家族特有的婚庆民俗表演,赋予更多的文化内涵。一路行来,就地取材用竹子做的水车、水磨点缀其中,让人回到了从前。还有一个身着古装的女子在亭子里表演古琴,那悠扬的琴声就像大小玉珠落玉盘。难道这是在绝情谷?没准还会邂逅小龙女呢!

溯溪而上,沿着木板铺就的步道一步一景,移步换景。人在画中游,画在心中留。随便拍出来每一帧照片都堪称佳作。假如我还年轻十随,真的想留下赢得美丽土家族姑娘的芳心做上门女婿哩!

好在现在的科技发达,乘坐电梯很快就登上江南岸的山顶。山巅有一块天然形成的石牌,重约两千六百多吨,巍然屹立在长江三峡旁。可能是地震把山顶裂开的,这就是著名的石牌要塞。当年国民党守军曾在这里顽强的阻击了日寇的进攻,保卫了大本营重庆的安全。如今硝烟早已散尽,站在高处,俯瞰浩浩长江三峡心潮澎拜。三峡大坝修成以后,高峡出平湖。长江航道变通途,万吨巨轮可以从上海直达重庆。

巴王山寨是土家族人(即古巴人)群居而依山修建的山寨,从高到低,错落有致。取当地的石材修葺的房屋坚固耐用还可防火防水,高大的寨墙把每栋房子都包在里面,这样就是很好的军事防御工事。如果没有当地人引路,进来就跟迷宫一样找不着出去。巴王宫在寨子最高处,是旧时土司居住的地方。三层小楼。一楼存放兵器粮草,二楼接待议事,三楼是巴王的寝室。整个山寨的道路和院落都是用青石板铺的,走在里面像是回到车马很慢的旧时代。在寨子祠堂小广场前还有文艺表演,可惜雨越下越大只好逃下山匆匆结束一天的行程。

晚上做梦我穿上了土家族的衣服,手拿大刀长矛成了威武的一名土家汉子站在船上和日本鬼子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