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三六六年,有一位僧人在敦煌东南方鸣沙山东麓的断崖上开始开凿石窟,后来代代有人继续,这就成了著名的莫高窟。”余秋雨《文化苦旅》开篇如此描述。去看看莫高窟一直是我多年的心愿。当自然光从洞窟上方的天窗淡淡映入时,我的心被这束光照亮,被这千年不灭的信仰而感化!

从最早的十六国时期的菩萨,从外貌看仿佛能看出西域的神貌。裸着的上身,深线粗画,虽然整个画面有点点恐怖,深刻感受到那个世界的苦难气氛,壁画描绘最多的是苦难中甘于舍身佛陀的画面。

接下来就是魏晋南北朝时期,菩萨由粗短身材变得修长活波,呈现出一派秀骨清相,甚至有些病态之美了。“环肥燕瘦”里的燕,就是赵飞燕,可见当时人们审美观都已瘦为美吧!

“莫高窟492个洞窟中,画有“飞天”的总计有4500余身,是目前为止保存“飞天”最多的石窟。现在“飞天”已是敦煌莫高窟艺术名片了”从导游圆润舒缓的声音娓娓道来。

寂静轮回的窟里,

数千个弹指的哀怨 ,

唱尽舞尽,

无悔无怨!

传说中“飞天”能歌善舞,每当佛在讲法时,他们便凌空飞舞,奏乐散花。他们肌肤圆润,服饰华丽,那便是到了隋代了!而唐代的菩萨更加恬静,素淡和自然,呈现出充分的女性美,那种透着眉目低垂的眼帘中,让人内心升腾轻快和乐观的力量!画中的佛教道场,多以净土宗为主,启示人们念佛就能一起进入美好的净土。

“安史之乱”后悲壮的意志画在了洞壁之上,一个盛事之后感叹,哀婉之情油然而生,似乎壁画中活力全消,所有的热闹变得空洞,呆板而无生命力了!那壁画中反弹琵琶“飞天”,让人眼前一亮,给晚唐的盛世增添了一抹亮色。

宋代走向了一种冷漠的贫乏。此刻,河西走廊上大大小小的政权纷争,让文化受阻。由于蒙古军队打通了欧亚商贸的路线,丝绸之路的作用减弱,敦煌变得清冷了!在这边塞的苦寒之地,在岁月中逐渐消耗变得越来越荒凉了!

元代是由蒙古族建立的。壁画中出现了藏传密宗的符号。画中弥漫着一种神秘而恐怖的氛围。颜色对比鲜明,笔触精致细密,颇具装饰性。至明清时期,国家羸弱不堪,列强争夺迫害,使得我们沉默了,被浓浓的悲哀包围。这个时期除了丢失已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记载了。

晚风起了,夹着细沙,吹的脸颊发疼。清冷的一轮明月,挂在空旷的原野上。沙漠此刻安详而凝重。漫步在山脚下,有一泓泉流,在月色下波光闪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恍惚中,热闹的游客都以散尽了!不知今日的参观,能在你的记忆中留下什么?壁画,飞天,雕塑……也许这一切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淡忘了!人生一代代地无穷无尽走下去,而泉上明月一年年地总是相似。一代代的纷争,莫高窟都得以保存。是什么力量呢?我想,这莫高窟是关及人间信仰,关及穿越千年的历史,宗教的力量和时间力量足以让人清醒,冷静,让我们对千年屹立的石窟而心生敬畏。

因为莫高窟的厚重,它一直沉默着,延伸到很远,直到延伸地球的那一端。我不禁动容,这个暮色中“小山丘”,它却是中国半部艺术史,又是几大文明交汇点。而今晚的这束月光,因这千年屹立不倒的莫高窟,而足够记忆一生了!

2020年10月5日·莫高窟一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