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说,只要看。这张照片记录了我两年多帮时的人 及感谢信。我以为这就是乐善好施了。如果我有难时也可以有些温暖。

事实不是这样。

今年五六月份清华大学的马博士约我去北京全面检查,然后决定手术问题。手术费用为三十万,个人承担23万。我和家乡提出了困难,他们的方案先筹些,然后再补点。

善款还没开始筹集,就被一个叫山的病友责难,还到处说东到西,有一个叫萌爷的还把我拉黑。

于是我放弃了善款筹集改为贷款。

这事在我心中一直况甸甸的 不知对与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