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一茗舞天下

◎ 吴联平


7

古人说,国不可一日无君,居不可一日无茶。这说明茶与国君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一样,茶作为生活必需品,在百姓生活起居中同样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客来敬茶,以茶待客,是华夏民族的传统美德和约定成俗的民风民俗,历来被人们所推崇和倡导。


可以说,茶是华夏文明、华夏礼仪的重要使者。不管是机关单位、城镇居民,还是农村百姓,只要有来人来客,不容分说就会热情客气地为客人倒上一杯七分满的清茶,然后倒上一杯八分满的美酒,并按长幼顺序和年龄大小双手捧送到客人手中,以表示对客人的尊重、敬重和热情。


如今,宣恩县城多处茶馆、茶楼、茶肆相继开业迎客,说明茶业在宣恩日渐兴隆、日渐崛起。到茶馆、茶楼、茶肆你能喝上一杯盖碗茶,就算没有白来。盖碗茶的茶具是茶碗、茶盖和茶船。茶船即托茶碗的碟子,既便于端茶,又防止烫手或烫坏茶桌、茶几。


如果你有闲趣、有雅趣、有兴致、有雅致,你可以一个电话约上三五亲朋好友或是单位同事,循着贡水河岸悠哉悠哉逛上一圈,出一点小汗,消一点疲劳,提一点精神,然后坐在空旷的茶桌茶几旁,或对坐,或并坐,或背坐,任由你舒适舒服就行,一边欣赏县城夜景,一边海阔天空嗨聊,一边品尝一杯盖碗茶,那就是工作之余、劳作之余最轻松、最惬意、最向往、最浪漫的事情。


品茶是一个温柔、细腻的行为,也是充分体现你定力的举止,你急不得、燥不得、烦不得,得静下心来、沉下心去慢慢去尝去饮去品,才能品出茶中个中滋味和奥妙道理。你得慢慢去等调茶师洗净茶具,将茶叶放入碗内,用初沸水冲茶,水不宜太多,也不宜太少,待水至碗口时,就盖好茶盖。泡约五分钟过后,调茶师右手提茶托,左手掀开茶盖闻香。


此时的香味随着调茶师将茶盖揭起,慢慢溢出来,继而扩散开来,早已钻入了你的鼻孔、你的喉舌、你的心肺。在你茶痒难耐的时候,你才能用左手握住茶托,右手提碗抵盖,倾碗将茶汤徐徐送入口中。


盖碗茶不能大口狂饮,得小口慢啜。有人说,品茶高于喝茶,无意啜、呷谓之喝,用心咂、抿谓之品。从喝到品,虽一字之差,但却经历了从物质层面向精神层面质的转换和过度,乃至是质的飞跃。喝茶,体现的只是解渴、解乏、解困、解病的茶叶基本功能,而品茶彰显的是通过喝茶的方式和形式,来品味人生、品尝茶韵、体味茶趣、玩味茶艺的品茶意境。


宣恩民间有两句谚语,一曰“不喝油茶汤,心里就发慌”,二曰“一日三餐三大碗,做起活来硬邦邦”。喝油茶汤不仅是招待客人的传统礼仪,也是解渴提神、养精蓄锐的传统美食,它香、脆、滑、鲜,味美适口。相传,油茶汤是土家放牛娃在茶山玩“摆家家”游戏时发明并流传下来的。


客走旺家门。土家人既爱串门,也乐于客人上门拜访,始终在一种和谐的环境和氛围中生活、劳动和成长着。每当有客人拜访,先将客人迎进吊脚楼堂屋坐下,男女主人分工明确,男主人陪客人在八仙桌旁一边喝着香茶,一边唠着家常、扯着散白,时而听到大声唠嗑、高谈阔论,时而听到大声欢笑、其乐融融。


女主人打声招呼,风风火火系好围腰,在火炉屋的青石镶嵌的火炉里,烧起旺火,固稳三脚,架好铁锅,用茶油或猪板油炸出一碗碗香脆酥嫩的核桃仁、花生米、炒米、芝麻、黄豆、苞米花等,端到堂屋的八仙桌上,香气早已溢满了堂屋。


然后,女主人返回火炉屋,在锅里倒进适量茶油,待茶油烧至冒青烟时,放进一小把茶叶、花椒、胡椒、生姜丝、葱蒜瓣、食盐等佐料爆炒几秒,待茶叶油津发亮之时,倒入一小瓢冷水,用锅铲挤压、搅动,再加水煮几分钟,撒上葱花、蒜叶。将烧开的汤汁直接倒入油炸食品的碗内,滚热喷香的油茶汤就大功告成了。


喝油茶汤是不必用筷子和汤匙的,如果你不会喝油茶汤势必有些尴尬,惹人笑话,可能茶汤喝完了而油炸的食品仍还留在碗里,只能用手指刨进嘴里或擀进嘴里。会喝油茶汤的人,技术娴熟,会一边喝,一边端碗浪来浪去,让油炸食品尽可能随着茶汤一同送入嘴里,达到汤完即净的目的。


土家人接待客人的茶俗独具特色,蕴含丰富,恩施文化人把土家人在不同情形下的茶俗加以归纳提炼,定型为“土家四道茶”,一曰“白鹤茶”,二曰“泡儿茶”,三曰“油茶汤”,四曰“鸡蛋茶”,每道茶都曾有一个惊奇故事和美丽传说。比如白鹤茶就与仙鹤在土司城后面的观音坡,救活昏倒小伙子的美丽故事有关。


土家“四道茶”并非每次接待客人全派上用场,而是根据客人身份和亲疏长幼而定。品味土家“四道茶”,就是在感受土家风土人情,咀嚼土家厚重文化,回味土家神奇故事。


罐罐茶是土家族、侗族等少数民族的饮茶习惯和饮茶习俗,其方便简捷简单,在火坑边就可以随时即烧即用。罐罐茶离不开煨茶罐,煨茶罐上下小,中间圆鼓,后有握柄,罐口前有向外凸出的小槽,方便倾倒茶水而不至于滴洒。


在客人与主人家坐在火炉边,漫无边际张家长李家短的间隙,就可以煨出多壶罐罐茶。喝下一口罐罐茶,顿觉止渴生津,消困解乏,全身暖和。若有白胡子老爷爷、白发丝老奶奶拉着你摆古讲今,更是笑声不断,其乐无穷。


宣恩的“斤箩茶”也极其普遍。所谓“斤箩茶”,亦即粗茶或老茶,就是将茶树的老叶子采摘下来,用开水焯一下晾干或晒干,装在簸箩里保存,这种茶叶体积大、质量轻,往往一满簸箩却只有一斤。一般比较拮据的家庭,都将斤箩茶留作自己饮用,而精细茶却要留着待客、祭祀、送人或卖钱。


《宣恩县治》记载:“婚礼,始以酒脯香烛,求取草八字,谓之‘落话’。继而具仪物送女家,填红庚,谓之‘行茶下定’。”如此可见,茶俗也走进了人们的婚俗之中,诸如有行茶下定、喝交杯茶、敬糖茶、陪嫁茶叶枕等。其实,在唐代就将茶作为高贵礼物随女子出嫁,宋代以“吃茶”订婚,后来“吃茶”就成了男女求爱的别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