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杯邀月,无酒,无月,亦无影。


独在异乡为异客


喜欢安静


但当周围都安静下来的时候,又害怕安静。


喜欢独处


但当有人来过又离去的时候,又害怕孤独。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总是会有意无意的对着镜子,认认真真的自言自语,或者边走边说,悄悄的说,好像在说给身边最亲近的人,他正听得感动。然而,仅是一种幻觉,却被我持续了很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一进门就打开手机音乐,手机视频,制造一些毫无意义的声响。偶尔看到屏幕上笑得前仰后合的人们,转身却发现自己太过形单影只;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很害怕放假和过节,貌似周围一下子就会安静到让人惶恐。


……



说是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但貌似永远都习惯不了一个人的节日,大家都在谈论着关于中秋节的琐事,我却一点儿都不想听到有关于父母、团圆等敏感的字词。我站在异乡的土地,时间轮回着,又来到了这个思乡的节点,想起去年的今天,貌似还有明月相伴……


在这异乡的土地上,在这异乡的一方土地上,即使我已习惯了该习惯的一切,但在节日的鞭炮声中,欢笑声里,我显然只是个异客。



秋风又起,过客匆匆,月缺月圆,也似乎习惯了这样安定从容。风轻云淡,一缕思念早已穿越千山万水,行过天涯海角,去了我想去却去不了的地方,见了我想见却见不到的人。


如此,足以。



举杯邀月:无酒 无月 也无影


 此心安处是吾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