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7月28日,第三号强台风在广东汕头沿海登陆。台风中心登陆时,汕头市、澄海、潮阳、南澳等县,平均风力在12级以上。潮安县与澄海县是近邻,澄海县是重灾区,潮安县县委发出支援兄弟县“抗灾救灾,重建家园”的号召。8月初,县里决定从各个公社选派5000名青壮年,组成抗灾抢险突击队,我被大队选中了,我跟随大队伍奔赴抗灾救灾的前线。



队伍到了灾区,首先遇到的是住宿问题。由于灾难刚过不久,到处一片狼藉,各村的清理工作刚刚开始。许多老房子已坍塌,必须尽快彻底清理,以便转入下一步的重建工程。这样,我们前期的救灾工作主要投入到房屋的清理中。清理淤泥杂物,只能用板车推和人工挑,完整的木料,还有砖头、石头分别清理出来,以备房屋重建的再利用。由于清理工作全部采用人工,工程进度缓慢,为了加快清理进度,最后把村民也调动起来了。



针对救灾队伍人数多的情况,首先把大队、生产队,还有祠堂所有的公共房子清理干净,全部安排救灾人员住宿。最后,还有部分人员的住宿安排不下,只好在晒谷场搭起帐篷,以解决住宿的急需。住宿的房子清理完毕后,还没有等到地板晾干,即在地板上铺了一层薄膜,再铺上一层厚厚的稻草,然后铺上凉席即为床铺。无论房间大小,就这样一排排地铺过去,只留下一条出入的通道。我们大队和另一个大队共有100多人被安排在一座大祠堂里,祠堂空间较大,但人员多,秩序乱。为了通风透气,整齐划一,把带蚊帐的安排靠里面,没带蚊帐安排在外面。到了晚上睡觉时,挂蚊帐的感到特别闷热,没挂蚊帐的遭蚊虫叮咬,大家都不好受。开始两天实在睡不好,后来由于疲劳加上困倦,一躺下很快就进入梦乡了。



住宿问题解决了,清理工作也告一段落,队伍马上投入到大堤的修复工程。大堤被洪水冲得一塌糊涂,说是修复,实际上是重新修筑。首先是用卡车运来大量石头,再由人工抬到大堤的外侧,由专业工匠砌起一堵外斜内直防浪墙,此墙的厚度和高度比原来增加好几倍。在石墙的基础上,用草编的大袋子,再将装满沙土的袋子整齐地排列起来,就像古代砌城墙一样。大堤内侧不用石墙打基础,直接用沙土包垒起来。大堤中空心的部分,自下而上,由大队伍从附近挑土直接逐层堆起。每堆一层紧接夯实一层,就是用圆形石墩或木墩,外侧安装四根长把子,两人一组,每人抓住两根把子,边喊号子边夯实。夯土工序不能间断,人员要求个高力壮,一轮接一轮地不断替换。挑土的队伍排成一条条长长的人龙,一个挨一个,中间不能停留。烈日当空,天气特别闷热,尽管灾难已经过了一段时间,然而空气中仍然弥漫着动物和植物夹杂在一起的臭味。



由于当年处在文革时期,加上党的九大召开不久,到处政治空气非常浓厚。工地广播从早到晚响个不停,除了大力宣传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事迹外,还播放大量的革命歌曲。记得播放的歌曲有《团结就是力量》、《大海航行靠舵手》、《社会主义好》等。同时播放毛主席语录歌曲,如《下定决心 不怕牺牲》、《要奋斗就会有牺牲》、《真正的铜墙铁壁是什么》等等。中间休息期间,各单位还互相拉歌,大家的政治热情和劳动热情比骄阳还要热,比盛夏的气温还要高!


大灾过后,村里池塘的鱼跑光了,留下一塘塘污泥浊水,附近的河沟也变成了臭水沟,能用的只有井水。要说救灾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不是住宿条件差睡眠不好,也不是经过一天劳动带来的疲劳,而是晚上洗澡洗衣服用水困难的问题。由于没有其他可用水源,所有用水全靠井水。这样一支救灾大军分头进驻各村,每个村子的东南西北中就那么几口井,如果仅仅解决饮水问题还好办,目前同时要解决的还有洗澡和洗衣服的大量用水问题。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管好用水,控制用水。采用具体办法是:一是排队打水,早上洗脸提供一桶水,晚上洗澡、洗衣服各提供一桶水。二是指定专人用公用桶打水,既卫生又公平。三是指定专人维持秩序,确保整个供水、用水过程不争吵不出乱子。在井台附近搭了一个临时的洗澡间,大伙洗完澡顺便把衣服洗了,好在夏天衣服少,每天都要洗一遍。


这一段难熬的日子不太长,原来计划支援救灾日期为一个月,由于大堤修筑工程提前几天完成,整个救灾工作也随着提前结束了。然而,想想灾区的老百姓将面临的各种困难,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吃点苦受点累,还有什么好说的。临走前还有点不舍,但愿灾区百姓早日恢复生产,重建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