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1

一叶一茗舞天下

◎ 吴联平


6

普通百姓都离不开“开门七件事,油盐柴米酱醋茶”的贫民生活,作为文化人,也有“文化是件宝,琴棋书画诗酒茶”的文人情趣雅趣。早在两晋南北朝时期,茶就开始进入文化精神领域,成为文人墨客赞颂、吟咏的对象,被一些皇宫贵族和文人雅士看作高尚、高雅的精神享受、精神追求和表达志向的重要方式。


以茶可行道,以茶可雅志。最早赞美茶的是晋代诗人杜育的《荈赋》,其诗曰:“灵山惟岳,奇产所钟。厥生荈草,弥谷披岗。承丰壤之滋润,受甘霖之霄降。月惟初秋,农功少休,结偶同旅,是采是求。水则岷方之注,挹彼清流;器择陶简,出自东隅;酌之以匏,取式公刘。惟兹初成,沫成华浮,焕如积雪,晔若春敷。若乃淳染真辰,色责青霜。白黄若虚。调神和内,解慷除。”


杜育赞美的茶是今河南省罗山县信阳产的灵山茶。杜育的这篇赋,是我国第一部以茶为主题的俳赋文学作品,是一首吟咏品茶论道的茶学杰作。这篇赋虽只用97字,却将茶的产地,生长环境,秋茶采摘时间,所用茶具的选择、煮茶用的水、茶沫形状、汤色、淳厚的味道和茶的保健功能,用典雅、清新、流畅的语言,写出了结伴同游秋日茶山时农夫们采茶、制茶和品茗的优美意境和无限情趣。


诗圣杜甫吟道:“落日平台上,春风啜茗时。石阑斜点笔,桐叶坐题诗。”在春天的傍晚,诗人在庭台石阑边,一边品茶,一边桐叶题诗;一边品茶作诗,一边欣赏“翡翠鸣衣桁,晴蜓立钓丝”的美景,真是茶事与文事并举,茶境与诗境和谐,茶意与诗意交融。韦应物也在《喜园中茶生》诗中写道:“洁性不可污,为饮涤尘烦。”作者以茶为意向,表达了作者洁性不污、清淡如茶的人生志向。


李白生性豪放不羁,一生不得志,只能在诗中假借浪漫和丰富想象来竭力表达自己的理想和梦想,但现实又异常残酷,导致他苦闷不堪,成天沉湎在酩酊醉乡不能自拔。当他听说荆州玉泉真公因常采饮“仙人掌茶”,虽是八十多岁耄耋老人,但仍面若桃花,随即赞道:“常闻玉泉山,山洞多乳窟。仙鼠如白鸦,倒悬深溪月。茗生此中石,玉泉流不歇。根柯洒芳津,采服润肌骨。”表达了李白对茶的赞誉和向往。


唐代皇帝也会偶尔赐一些贡茶给大臣们,在宋代赐茶之风更盛更流行,受到皇帝恩赐茶叶的大臣们常作诗、作文来表达对皇帝恩赐的感谢,叫做“谢茶表”。王禹《龙凤茶》诗中写道:“样标龙凤号题心,赐得还得作近臣。”蔡襄在《北苑茶》中写道:“特旨留丹禁,殊恩赐近臣。”梅尧臣也在《七宝茶》中写道:“啜之始觉君恩重,休作寻常一等夸。”


明代也有文人借写茶反映人民疾苦、讥讽时政的。高启在《采茶词》中写道:“雷过溪山碧云暖,幽丛半吐枪旗短。银钗女儿相应歌,筐中摘得谁最多?归来清香犹在手,高品先将呈太守。竹炉新焙未得尝,笼盛贩与湖南商。山家不解种禾黍,衣食年年在春雨。”诗中书写了茶农把上等茶叶供官后,其余都卖给了商人,自己却舍不得尝新尝鲜的痛苦和悲苦。


乾隆皇帝曾六下江南,五次为杭州西湖龙井茶作诗,最为后人称颂的是《观采茶作歌》诗:“火前嫩,火后老,惟有骑火品最好。西湖龙井旧擅名,适来试一观其道。村男接踵下层椒,倾筐雀舌还鹰爪。地炉文火续续添,干釜柔风旋旋炒。慢炒细焙有次第,辛苦工夫殊不少。王肃酪奴惜不知,陆羽茶经太精讨。我虽贡茗未求佳,防微犹恐开奇巧。”


还有一些茶联读来也是妙趣横生,韵味悠长。如“月下饮茶,纵论古今,心胸开阔;花前会友,漫谈中外,情志飞扬”。还有的茶联作为茶叶包装广告宣传语,起到了很好地推销作用,如“以茶代酒 消融倾慕心几许;烹叶成汤 萃取相思水一杯”。当代书法家启功先生有副茶联,“若能杯水如名淡;应信春茶比酒浓”,意思是说如果把名利看得比水还淡,那饮的茶就比酒还浓还香还醉。


这些古典诗词、古茶联蕴涵的茶文化、茶精神,就如一杯杯伍家台香茗,清香犹存而历久不衰。在我诵读阅读这些诗词、楹联时,不仅养心养肺、润喉润肠,还能让我不断沉思、不断追思那些过往古朴的情怀。对于宣恩贡茶来说,也有各地诗友文友为之歌颂、为之吟咏。


比如现代诗,郑荣的《茶的自述》:“从茶叶到茶业的洗礼/是我无悔的又一次涅槃”;杨秀武《饮伍家台贡茶》:“饮茶 都要端着/一种或黄或红或绿的逍遥/触摸手指/一口气的旋转 吹出涟漪/同样像爱也一日恨也一日的苦酒”;陌上霜子《贡水·贡茶》:“经常沏一壶来自家乡的贡茶/并从那些袅袅升腾的香气里/读出蜿蜒奔腾的力量”;周仕华《故乡的茶》:“包装精致的贡茶/漂洋过海/把朴素的东方茶文化托起”……


比如古体诗,北京周笃文的“佳茗通灵巧,歌呼长短吟”;四川杨启宇的“口渴正思甘露饮,伍家台上品茶尖”;新疆万拴成的“紫砂烹出玉兰芽,竹叶清汤香万家”;湖南熊东遨的“不知春色藏多少,小勺分来仔细看”;武汉曹承容的“遍赏琼瑶仍不足,尚须品茶伍家台”;宣恩本地张儒前的“爽口三杯留客醉,清心一品向人斜”……


比如古诗词,云南王亚平的“我家香径清风扫,净浣茶铛烹夕照。流光细酌美人杯,内有溪声一曲绕”;武汉候孝琼的“乾隆帝皇恩宠锡,赢来始祖荣封。伍家台上碧纱笼。新茶云子白,蜚誉遍寰中”;宣恩本地蔡章武著有《贡茶赋》曰:“宣恩物华,滋日月而震荆楚;伍家天宝,润星辰以撼武陵。”


比如茶联,安徽任家潮的“贡韵涵香 香沁心田 一杯梦绕三生回味;茶茗醉客 客生诗趣 万首缠绵九域驰名”;宣恩本地叶芳的“陆羽新宠犹藏乾坤于袖里;昌臣遗珍竟留日月在杯中”;宣恩本地张儒前的“品性耐冬叶洗翡翠千秋傲;娇姿立雪花淡胭脂一品香”;湖北当阳的“万寨金风澄汤色;伍台玉露醉诗心”;湖北来凤欧阳绍雄的“万寨夺天工茶园滴翠千峰秀;伍台传御匾贡羽滋醇四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