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叶仍是葱茏,在枝头,在碧空,无限穹庐,绿海翻腾。把我的心也仍交还你吧,青春,让她闪亮,暮岁随风奏响,青黄交会中,灵思闪耀,轻飘飘,山涧一片红。

  多么令人爱怜呀,那扑向大地的残枝败叶,竟采用独恃的方式,于空中旋转上几圈,与我们依依道别;或一头扎地,果断又决绝;或柔美地飘落……我怎能不知,秋叶是秋季的主打色调,离开她们的飞翔舞蹈,尽情挥洒,又有谁,又有何物,能总揽全局,与老天做个长久的伴侣?

  让思绪静止,让维度抬高,秋果呢,那些一向被众人涎汁流淌的彩色食味,都跑到哪里去了?当然是满足了狂吃的口欲。而这些除了风响随之发声,但却平常默不作声的叶子们,依然风韵不减,依然在错综交叠的环境中,以一种不甘寂寞、不畏风寒的气势和胆略,在大自然的主导舞台上,挣扎、思索、渐变、悠扬……

  且不说秋叶们的身世经历有多维艰,且不叙秋叶们的生存之境有多复杂,单单是人为的藩篱损毁,就够之移情别恋或伤心不已。

  然而,尽管自然界的好多事物都有内在的本质和规律性,有些甚至是不可逆转的,但我一辈子视叶子为好友,总觉得她们始终自带灵性,且不慌不忙,不轻易舍弃许下的承诺与誓言,除了骄横的秋风一阵阵无羁的肆虐。

  理想归理想,有一天,现实即会呈现眼前。一如人类,该青涩时就青涩,该泛黄时,谁也挡不住。但心态却能在一定程度逆行而上,延缓衰竭。那么,这些叶子,是否也有此种奇异的想法?耐不住风吹雨打的,干脆明知要死,不如死个形象的高雅;畏惧死亡的,缱绻枝头,打不起一点精神,有她没她一个样;想尽一份力气,等待新一轮曙光到来,然后笑到最后的,噢,精神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