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秋节有点不一样。

老婆带她老母亲​和姐姐去海南看海上生明月了,孩子在大学校园里,估计与她的同学们一起度过中秋。我呢,就留在北京。

我身边只有一只小狗和一本《苏东坡新传​》相伴,我们仨准备一起过中秋。

大家别笑,小狗名字叫做塑料袋,他原来的主人取的名字,太个色了!我又简化了一下,取小名:袋袋。

袋袋一岁两个月,很帅的一只小公狗。今年疫情期间,朋友因工作调动无法再养而送给了我们。袋袋8月初来到我家,正好​陪孩子在家上大学网课,给孩子解闷。孩子开学后,遛狗带狗又成了我的新任务。很快这只小狗就成了我们小区的知名小狗,一方面因为长得帅,另一方面因为他的名字太让人印象深刻了。

苏东坡有词曰:“左牵黄,右擎苍”​,我现在左手牵了一只小黄,右手没有擎苍,只是捧了一卷书,而且是千古风流人物--苏东坡的新传,所以,我们仨在一起,虽然发不了少年狂,但还是很有意思的。

读李一冰写的《苏东坡新传》,对苏东坡又有了新的认识。原来苏大学士自出仕以后,一直想买块地回家种田。从青年到暮年,这个念头一直没变。可惜,只在谪居的黄州东坡开了块地种了四年多,那块地可不是闲情所致,而是生活窘迫不得已而为之啊!

他真的不适合当官,虽然有才有德,但是性格骨子里就是一个文人!理想有余,情商不足。

除了苏东坡,包括王安石,司马光等等,他们这一批君子都不适合从政,性情外露,不善隐藏,不会中庸之道。失意的时候,孤芳自赏;得意的时候,锋芒毕露。王安石大权在握的时候,为了推行新政,得罪了很多人,老朋友敬而远之,新朋友几乎全是小人。

得罪君子也就罢了,得罪小人,他们这几位吃的苦头可真不少。尤其是苏轼,写那么多诗词,惹出多少祸来,还连累了不少和他“贼诗”的朋友。那么多小人巴不得苏轼掉脑袋,幸亏皇帝最后保了他的命。大难之后,苏轼并没有改掉文人的习气,依然故我,最后一贬再贬,官越当越小,路越走越难,写下的诗词文章却名垂千古。

苏东坡写中秋最著名的作品《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就是兼怀子由。子由是他的弟弟苏辙,苏辙性格沉稳,苏轼外向奔放,性格迥异,但感情很深,尤其是在险恶的政坛中,兄弟俩相依为命,不失本心,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由于政治上的起伏,兄弟俩总是聚少离多,但他们的兄弟情谊,李一冰在书中描写得让人动容。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苏轼把中秋的离愁别绪已经写尽,后人只能在诵读中回味咏叹。在中秋读苏东坡的人生,虽然坎坷让人吁叹,但是感觉很是丰满。

其实,中秋是中国人的一个念想,团聚也好,分离也罢,只要心在一起,何日不是中秋。千百年来,还是苏子说得好,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2020年中秋,是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