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一茗舞天下

◎ 吴联平


5

明朝诗人王大用曾吟诗曰:“山中日月闲花鸟,洞里乾坤辞玉壶。”意思是说,隐居在山中的时光很是悠闲悠哉,每天可以观花观鸟、种花养鸟,闻鸟语花香。同时,在山洞中,大地还鬼斧神工,上天居然赐给诗人一个玉石制作的茶壶。可见,诗人深居深山深洞,何其悠哉乐哉美哉。


宋代欧阳修在《和梅公仪尝茶》也说:“寒侵病骨惟思睡﹐花落春愁未解酲。喜共紫瓯吟且酌,羡君潇洒有余清。”《说文》里说:“瓯,小盆也。”在此,可谓茶具也。


不管古人在“闲花鸟”之时,还是“病骨惟思睡”之时,不管是解乐还是解愁,唯对饮茶都情有独钟,对心仪茶具更是一见钟情。对于品茶者来说,好的茶具既是装饰他们的门面,也是象征他们能品好茶的体面。


茶具,亦称茶器。最早的茶具多为陶制,魏晋以前,茶具一具多用。专用茶具盏托,到南朝时已普遍使用。唐代,民间使用茶具多为陶瓷,主要盛产碗、瓯、执壶、杯、釜、罐、盏、盏托和茶碾,到宋代茶具就呈现出五彩缤纷、争奇斗艳的景象。


到了明代,景德镇的紫砂壶风光无限,被世人视为“珠玉”,据说它泡茶不走味、贮茶不变色、盛茶不易馊。在清代,紫砂壶达到巅峰时刻,它集壶艺和诗词、书画、篆刻融为一体,极大提高了紫砂壶的艺术境界和文化品位。


从古至今,除使用陶制茶具和瓷质茶具外,还有金银铜铁锡等金属浇铸的茶具,还有竹、木、石、玉、果壳等物质雕琢的茶具,尽可能满足各民族、各阶层人员的不同之需。我的祖父可能是纪念茶具吧,竟将父亲他们四兄弟的乳名唤为金娃子、银娃子、铜娃子、铁娃子,父亲和几个叔叔的名字虽与金属都杠上了,但父亲他们三兄弟的寿命,并未像这些金属那般刚硬那么长久,都在五十多岁就因重病离开了人世,而祖父自己却成了长寿星,将近活了一百来岁。


记得小时候,不管是灶膛里,还是在火塘边,都放着一个被烟火熏得黑黢黢的铜茶罐,仅看茶罐外貌,你很难想象茶罐的本质属性属铜。只要灶膛和火塘有火,甚至只要有火灰火炽,就可以随时取到滚开的茶水,也方便给茶杯添水,这是老家煮水的简易茶具。


因家里人口多,母亲总是将烧开的茶水灌进篾壳暖水瓶里,然后丢进一把自己制作的粗茶叶,待茶叶泡出黄绿色,便可以享用了。小孩子似懂非懂,见那茶水又苦又涩,茶色也并不光鲜,吵着闹着不肯喝下,还说那是猫尿马尿,惹得大人们啼笑皆非,甚至笑得前仰后合。


夏天时节,家里每个人都像即将干死的“克麻”(土家语,青蛙),篾壳暖水瓶里的茶水根本供不应求,母亲干脆用绘有牡丹花的搪瓷盆泡上一大盆茶水,供一家人饮用。饮茶的茶具也极其简单,要么用黑色的土碗舀上一碗“咕咚咕咚”大口灌下,要么用写有“农业学大寨”或“为人民服务”的搪瓷缸子舀来慢慢啜饮。见孩子们狂饮,大人也会笑着骂上一句,你是在灌牛水么?!但骂声中却饱含着疼爱和慈爱。

山里人饮茶如饮酒,喝出了直率,喝出了豪迈,喝出了大气,喝出了底气。只有家里来客人了,母亲才会用小搪瓷缸子为客人泡上一缸上等茶,让客人慢慢品尝。母亲说,用大搪瓷缸子让客人喝茶,很没有礼貌,也不能体现客人的秀气和斯文。客人喝茶,多半将茶盖揭开一条缝隙或是一道小口,放在嘴边小口小口地啜饮,尽量不体现粗鲁的细节出来,否则会落得一个没有教养的口实。


宣恩的茶具也品类繁多,九十年代在宣恩乡下工作时,不管走到哪里,居家过日子的老百姓都烟火味十足,即使隔条河或是隔座山,也能清晰地看到飘在吊脚楼上的浓浓炊烟,随着炊烟慢慢四处扩散,就能明显闻到主人家吃腊猪蹄时的肉香,或是饮伍家台贡茶时的茶香。


家家户户都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火塘,火塘象征着主人家的兴旺和运气。火塘里除了一把铁制火钳外,不是放着煮饭煮菜用的三脚和鼎罐,就是放着一个烧茶水的煨茶罐。煨茶罐质地有陶土的,也有砂质的,还有铜质的,陶土的多产于晓关倒洞塘渣口洞窑罐场,砂质的多产于珠山镇茅坝塘界直岭窑罐场或是恩施天桥窑罐场,而铜质的多来自湖南常德、永顺、桑植和重庆万州等地。


随着一阵激烈而紧促的狗吠声,主人家便知有客人造访,忙从火塘边嗖地站起身,放下碗筷或是茶杯就冲了出去,只见拴着的阿黄或是阿黑拼命地向客人扑去,露出几颗狰狞的白牙,主人连忙呵斥阿黄或是阿黑别乱咬人,这是自家人。阿黄阿黑也极通人性,随即收起狰狞的白牙,撅起屁股,使劲摆着头,摇着尾巴。


见是老熟人,主人家老远就对着客人大喊几声稀客稀客,您家屋里坐,接着便是很谦和很谦让地让客人走在前面进屋,还不忘用右手掌扶着门框,生怕客人的头一不小心磕在门框上。不容分说,给客人的第一见面礼,便是双手递上一杯暖暖的清香热茶。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主人家如此盛情,不管是否“晚来天欲雪”,都没有拒绝“能饮一杯无”的理由和道理。主人家一再举杯邀饮,不管是三杯两盏烈酒下肚,还是三杯两盏清茶下肚,客人除了肚儿溜圆打着饱嗝,就是两颊绯红,两腮微醺,像在酒窖里泡过一样。


为了让客人和主人家自己醒酒,热情好客的女主人又会递上一碗茶叶羹,茶叶羹色泽悦目,甜而不粘,油而不腻,清香鲜醇,一看不禁又勾起了足够的食欲。喝上两口茶叶羹,就觉得清淡、清香、入味、爽口。主人家带着醉意还夸下海口,这茶叶羹既可增进食欲,还可降火、利尿、提神、去油腻、防疾病。还说,这茶叶羹是古代吃茶生活的延续延伸,距今也有三千多年历史。


“你是半仙啊,天上晓得一半,地上全晓得。”女主人见男主人海口夸得有点离谱,忙不好意思地过来打着圆场。“我当然知道,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都有记载,‘茶体轻浮,采摘之时芽蘖初萌,正得春生之气。味虽苦而气则薄,乃阴中之阳,可升可降。’老神医都这么说,你还有么不可相信的?”男主人又喝上一口茶叶羹,极力争辩道。看主人家争得不亦乐乎、不可开交,客人也乐得哈哈大笑起来。


如今,墨达楼作为宣恩崛起的新地标,集建筑、历史、民族等文化于一体,成为最为靓丽的土家族文化景观。其间,就有很多百看不厌的茶具,或古朴、或典雅、或新奇,让人爱不释手,乐不思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