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了一定年龄。睡眠质量下降,这是生理退化,无可奈何,须尊重自然规律。起床后,翻阅2016年微信,看到自己写的《空心村》,颇感概,现在山区农村人烟稀少已成定局,咋晚我看到蒋老师所发奉化大公岙村貌,村里只剩孤稀老人,实在静谧,连狗也特别和善,难得见生人,忘记了它的本性,恐连;汪、汪、汪、也不会叫啦,边思边写,拟定这篇叙文。

——题记

  

  久居都巿的人,很难体会山乡人的生活方式,这 段时间去了几趟岙底村 、耳闻目睹;且亲身体验了山村生活的宁静和寂寞。 沿着横山水库蜿蜒的山村公路盘旋而上,只见沿途路旁竹林迎风潇潇、竹子素有高风亮节低头叶之雅称,它不畏寒霜依然苍劲挺立、当秋天的落叶慢慢的落尽,竹叶的色彩也有绿色熬染成黄绿色。初冬的岙底村更显静谧神秘,山道弯弯,层层叠叠,刚收割的稻田发出沁人的淸香,小路沿小溪而筑、村舍散布在小溪旁边,稻草垛在小溪边上 、象一排排卫兵齐涮涮的守卫着自己的故土,小溪水潺潺 ,山溪淸水、淸清亮亮,人影倒映在水中犹如明镜。一条条小鱼在溪中自然悠游,小山村还有十几位老人居住,目睹自然的空心小山村人烟渐渐稀少、村中晒谷场几只母鸡在喔喔觅食、几条小狗立在村道、见有生人入村汪汪的高叫着,正值中午时分、难得一见的炊烟袅袅~~~~~~走了一段上坡路、只見村中大片的木结构老房子因年代久远、无人居住已倒塌;到处是断墙残壁 ,落魄萧条,荒草菁菁~~~~~山村"空心村"名符其实、因学校撤并,城镇化建设加速、山里小村,所剩者都是须发皆白的的老者,年轻人都到外面打拼、时代变革,舍村别乡~~~~~~沿着村道 ,拾级而上,到了女婿的叔公家 、见两位老人家70 挂零 ,但身板硬郞 ,属于农村筋骨老人,叔婆在大灶上忙碌炒菜、三眼大灶,灶口柴火焰出黄色的火花,打量一下厨房的陈设 ,都是60 年代期间的老家计 ,对现代年青人来说可视为"文物古董"三间木结构二楼 ,楼板还显结实,天井很大,惟一时尚的是老人家小间里还装了卫浴,这间卫生间也许是山村惟一的一间。哈哈哈![呲牙]打量之间,主人请吃饭、大灶柴火烹饪的菜䒴香气扑鼻,炒芹菜,排骨芋艿汤,原生态的食物,原汁原昧,食欲顿开、说实在,我们这一代人对外婆烤的土豆,奉化芋艿头,油闷大豆余味犹在、这一切老底子的炒烤方式传承奉化几代人的老味道,现在都巿人很难品尝到,但这些原野小山村还纯正地传承着传统口味,山道弯弯,崎岖难行,山泉淸淸,叮咚叮咚~~~~~ 悠悠山村行,不忘山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