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新桥

  ——今天,在微信朋友圈,无意间看到,广东漫画大师陈石松的数幅用国画手法,创作的漫画,诙谐幽默,意境深远,发人深省。

老小子一时兴起,竟敢班门弄斧,为大师的每个画作,附上一首打油诗,以尽我兴。

“把我画得不错”


凝视墙上思,

越看心越痴;

画中可是我,

威武展雄姿;

从此自称王,

老鼠不想吃;

未料大蟲现,

转瞬成虎食。


“吓死宝宝了”


归巢行进中,

警示入画屏;

“山中有老虎,

危险勿前行。”

吓得身发抖,

疑迟脚步停;

老虎何方圣?

为何霸我营?

百思不得解,

回首问苍穹。


“看热闹不嫌事大”


静观鸡儿打架,

老子不嫌事大;

一会折腾累了,

我再开口说话;

不管胜负如何,

自有苍天评价;

视尔嗟来之食,

小辈何须害怕?


“三思而行”


鼠贪一口食,

顿时被药翻;

猫见自迷惑,

感慨思万千;

三思而后行,

此话千古传;

尔本囊中物,

一死误我餐;

劝告众鼠辈,

守嘴别犯馋。


“没人弹琴,走了!”


常言琴声对牛弹,

今朝琴在无拂弦;

都说我等不通律,

实为杜撰千古冤;

老夫转身拂袖去,

浪迹天涯觅婵娟;

此后若无妙音伴,

休想让我再犁田。


“虎皮出租”


今成珍惜物,

处处受保护;

大门不能出,

二门不让入;

关在牢笼里,

食已不果腹;

今朝皮出租,

聊补餐支付;

宁受皮肉苦,

自寻发财路;

只要肯出钱,

借尔装大富。


“学而致用”


猫欲擒老鼠,

鼠借法护命;

不解其中奥,

现学现利用;

猫显很无奈,

望鼠不敢纵;

为解腹中饥,

食途另辟径。


“留守”


去年兔撞木,

不费力果腹;

虎思兔还来,

守株待狡兔;

一年过去了,

朽木生小树;

不见狡兔影,

疑惑染四目。


“安置房”


家园荒无人烟,

苍翠恍如昨天;

仰望苍穹轻叹,

为何如此相煎;

本为同命相连,

留片绿阴何难?

梦有广厦千间,

使得万生欢颜。


“食粮”


鼠为猫辈食粮,

本应顺理成章;

今朝忽发异想,

研究下口之方;

查遍天下经典,

越查心越迷茫;

砖家各说各话,

不知咋吃相当;

猫咪一怒焚书,

贻笑十年寒窗。


“求存之道”


谋生之道难,

难如上青天;

求存之道易,

易在方寸间;

横草思安危,

祸生心中贪;

觅食需谨慎,

防护尤为先;

遇事细琢磨,

险途化平川。


“又比前年老”


偶行明镜前,

陋貌曝光了;

细观自容颜,

又比前年老;

岁月不饶人,

时无千日好;

笑对夕阳红,

心宽无烦恼。


“满腹经纶”


世人爱读书,

我亦好食书;

尔为学文化,

我为磨牙舒;

满腹经纶后,

各有成果收;

你吟诗百首,

我颂盗与偷。


“成长”


虽长缝隙中,

依旧露娇容;

根深蒂又固,

傲视园林丛;

尔在盆中生,

自视木精英;

未料偶失护,

一夜现凋零。


“世事岂能尽人意”


明知风险还要去,

莫把生死当儿戏;

尽管腹饥肚长鸣,

也不涉险进危域;

慧眼辨得真与伪,

美食前方是墓地;

凡尘无处不风雨,

世事岂能尽人意?


“新时代”


岁月蹉跎,

世事变迁,

小鸟出壳,

换了人间;

仰望苍穹,

不见蓝天;

一轮黑幕,

展现眼前;

茂林不在,

筑巢维艰;

废胎之下,

权当港湾;

时代变幻,

再无婵娟……


“平生不识字”


禁捕已经数年,

渔翁望洋兴叹;

可我目不识丁,

依旧我行我恋;

脚踏警示牌匾,

权当休息驿站;

笑看人间喧闹,

独享净土一片;

饱食终日无忧,

鱼虾是我便饭。


“观战”


一场征战正酣,

大蟲袖手旁观;

螳螂剪刀高举,

蚂蚱紧握双拳;

眼前硝烟骤起,

瞬间烽火连天;

静观尔等厮杀,

权作武林大片。


“后顾无忧”


螳螂捕蝉,

黄雀在后;

今朝有备,

滴水不漏;

一顿美餐,

尽情享受;

笼中鸟儿,

眉头紧皱;

食到嘴边,

咫尺难够。


“皆大欢喜”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笑口常开,笑世间可笑之人!”

纤手轻拂,心中荡漾生骚动,

勾起尘缘,来世做人不做神!


声明:图片均来自网络。


  注:陈石松,1963年生于广东省陆丰市。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广东尼众佛学院书法讲师、陆丰市政协委员、山西晚报特约画家,汕尾消防公益代言人,获2010 年度广东漫画十佳提名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