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TAODA LAWYER 陕西韬达律师事务所
山鹏简介

山鹏,毕业于西北政法大学,法律硕士,中共党员。二零一九年七月至今就职于陕西韬达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
专业领域:不良资产买方尽调、 债权收购即重组、投资并购、金融不良债权的清收、公司法律顾问等。
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借条未明确约定还款期限,亦未明确约定保证方式和保证期间的情形很多。在具体案件中,债务人、担保人常常以债权人已经多次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并以此计算诉讼时效和担保期间作为抗辩理由。笔者近期又遇到相同的案件,在此查找司法案例并学习总结如下:

  我国《民法通则》第137条规定:“诉讼时效期间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起计算”。据此,一般认为在债权债务纠纷中,诉讼时效期间从约定的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

对未约定债务履行期限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6条规定:“未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可以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计算;不能确定履行期限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但债务人在债权人第一次向其主张权利之时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务人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之日起计算”。

《合同法》第62条规定:“履行期限不明确的,债务人可以随时履行,债权人也可以随时要求履行,但应当给对方必要的准备时间”。

一、没有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其诉讼时效应从主张权利方起诉之时起算。

现今社会经济日益发展活跃,债权人不可能从未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多数情形是债权人虽经多次向债务人主张要求还款,但债务人一直抵赖不还,债权人无奈才向法院起诉寻求法律救济。往往债权人在向债务人催要欠款时自始至终都未明确履行期限,仅仅是催促被告履行债务而未对给付时间作出限定,债务人则一再推脱亦未明确表示不履行义务。诉讼时效期间不能简单的以“债权人是否向债务人主张过权利”作为判断标准。

《人民司法·案例》2016年第29期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柳北区人民法院(2015)北民二初字第85号梁某诉王某借款合同纠纷案,案例要旨:由于双方并未签订书面买卖合同,原告出具给被告的欠条并未约定还款期限,债权人在催收过程中也未明确还款期限,无证据证明双方对合同的履行期限进行过约定。因此,双方的买卖合同应属于没有约定履行期限的合同。故违反了诚实信用基本原则的该起债务合同纠纷,诉讼时效期间未届满时,其诉讼时效,人民法院应从原告梁某向被告王某主张权利时,即起诉之时起算。
  二、未约定履行期限债权的诉讼时效期间从债权人主张债权且债务人拒绝履行债务之日起算。

相应的对于未约定履行期限债权的债权人在向债务人主张债权后,债务人拒绝履行债务的情形也时有发生。
《民商法学说与审判实践》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编,刘某与鲁某借款纠纷案,案例要旨:诉讼时效期间开始计算以权利受到侵害为前提。在没有约定履行期限的债权债务关系中,债权人享有随时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的权利。在债权人主张债权之前,其无法了解债务人对履行债务的态度,只有在债权人主张权利并且债务人以明示或暗示的方式表示拒绝履行债务时,债权人的债权才受到侵害,债权人才可以行使诉权,诉讼时效期间才开始计算。

三、借款未约定还款期限,亦未明确约定保证方式与保证期间,依法保证人应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期间依法应从债权人起诉请求债务人偿还借款本息之日起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19条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推定规定:“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

《担保法》第26条连带责任的保证期间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 。

最高人民法院【法公布(2002)第26号】“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商业银行与辽宁省沈阳市泰邦经济信息发展中心等借款担保合同纠纷上诉案”,该案民事判决【裁判要旨】阐明:“主债务履行期限没有约定,将债权人提起诉讼请求债务人偿还借款本息之日,视为借款期限届满之日,债权人于同日通过诉讼向连带责任保证人主张权利,并未超过法定的保证期限”。

根据上述司法判例精神,对于借款未约定还款期限,亦未明确约定保证方式与保证期间的情形,保证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保证期间依法应从借款期限届满之日,即债权人起诉请求债务人偿还借款本息之日起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