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位于中国北部山东省中部的泰安市,这里是中国古代思想家孔子的故乡。泰山主峰海拔1545米,气势雄伟磅礴,享有“五岳之首”、“天下第一山”的称号。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有“泰山安,四海皆安”的说法。古代历朝历代不断在泰山封禅和祭祀,并且在泰山上下建庙塑神,刻石题字。古代的文人雅士更对泰山仰慕备至,纷纷前来游历,作诗记文。泰山宏大的山体上留下了20余处古建筑群,2200余处碑碣石刻。



在中国人心目中,被尊为中国五大名山之首的泰山是如此神圣,如此巍峨。亘久以来,它是华夏民族古老而悠长的历史记忆的化身。且不论其自然风光,单厚重的人文历史积淀,已在华夏5000年历史篇章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泰山于1982年被国务院列为重点风景名胜区;1987年成为中国首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的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2002年,被评为“中华十大文化名山”之首。通天拔地,气势恢宏。泰山,承载着如此丰厚的地理历史文化内涵:在地理上,它是华北平原上生态葱郁的巍巍巨人;在历史上,它是中国历代帝王登山封禅、遣官告祭的国事重地;在文化上,它更是各朝文人墨客、名家学者争相瞻仰、顶礼膜拜的心灵圣地。



泰山能够成为中国首例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自然与文化双重遗产名录的名山,其魅力所在是泰山的文化。历史上,泰山因其巍峨挺拔而倍受历代帝王推崇:从无怀氏、伏羲氏、黄帝、炎帝到周成王,共有72帝登封泰山;从秦始皇、汉武帝到清康熙、乾隆,计有12位皇帝30余次或亲临封禅,或遣官告祭。



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历史长河,使泰山已成为中华民族的象征。气势磅礴的泰山,知名度可与万里长城媲美。从司马迁的名言:“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到“泰山压顶不弯腰”,杜甫“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都在不断加深着我们对泰山的向往。登临泰山,犹如攀登长城一样,是许多中国人的梦想。(此图借用网络航拍)



泰山游,一直是我企盼多年的梦想,从学生时代就听说过五岳独尊,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泰山体验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今天,在这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我们从威海驾车六个多小时到达泰安,怀揣着一颗近似于朝圣的心,来到了泰山脚下,心心念念的泰山游,终于在几十年后的今天得以实现,此生注定要与泰山相遇,心情无比的兴奋与期待。


在泰山脚下的连接通道中央,有一个以唐玄宗封禅泰山为内容的大型浮雕。方形广场四周栏板镌刻着孔子、孟子、李斯、司马迁、李白、杜甫等42位名人咏颂泰山的诗辞文赋,未上山就可以先跟随古人在这些优美的诗赋中神游泰山,领略泰山那瑰丽的风光与无尽的故事。



乘坐上山的巴士到中天门,中天门是泰山登山东、西两路的交汇点。此处为登顶半程,上下必经之地。中天门峻岭阔谷,楼阁簇拥。东有中溪山突兀俏丽,可观日出,望晚霞;西有凤凰岭蜿蜓伸展,可远眺傲徕雄姿,俯视城廓新貌。伫立坊下,北瞻巍巍岱峰,众山拱立,林茂泉飞,缆车凌空,天然成画。



很多游客到泰山旅游,都会选择乘坐缆车直接到达南天门,这样可以省去登山的劳累,但缺少了欣赏登山沿途的风景及乐趣,因此我们决定从中天门至玉皇顶一段徒步。有人统计,徒步从中天门到玉皇顶共有约3900级台阶,对于年近古稀的我们来说是一种挑战,一路上看到有那么多比我们年纪还大不服老的人奋勇攀登,我们也拼尽全力不甘落后。



泰山以石刻众多闻名天下,这些石刻有的是帝王亲自提写,有的出自名流之手,大都文辞优美,书体高雅,制作精巧。泰山现存有石刻1696处,分为摩崖石刻和碑刻,既是记载泰山历史的重要资料,又是泰山风景中的精彩去处之一。



从孔子、司马迁、杜甫、李白到近代名流,泰山一直就是文人墨客顶礼膜拜的胜地,在浩如烟海的中华诗词文章中,留下了众多有关泰山的诗文墨宝。



泰山有悠久的历史,泰山是黄河流域古代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很早以前,泰山周围就被我们祖先所开发,泰山南麓的大坟口文化,北麓的龙山文化遗存,便是佐证。战国时期,沿泰山山脉直达黄海边修筑了长约500千米的长城,今遗址犹存。


泰山有“五岳之首”、“五岳独尊”的称誉。它是政权的象征,是一座神圣的山。古代帝王登基之初,太平之岁,多来泰山举行封禅大典,祭告天地。先秦时期有72代君主到泰山封禅;自秦汉至明清,历代皇帝到泰山封禅27次。皇帝的封禅活动和雄伟多姿的壮丽景色,被历代文化名人纷至泰山进行诗文著述,留下了数以千计的诗文刻石。如孔子的《邱陵歌》、司马迁的《封禅书》、曹植的《飞龙篇》、李白的《泰山吟》、杜甫的《望岳》等诗文,成为中国的传世名篇;天贶殿的宋代壁画、灵岩寺的宋代彩塑罗汉像是稀世珍品;泰山的石刻、碑碣,集中国书法艺术之大成,真草隶篆各体俱全,颜柳欧赵各派毕至,是中国历代书法及石刻艺术的博览馆。



主席诗词。



云步桥,原来是木桥,民国年间改建石桥,落成后的云步桥呈西北 — 东南走向,长12.2米,宽4.35米,系单孔石拱桥,拱高6.1米,跨度11.8米,均用泰山花岗岩垒砌,香色古朴,视觉大气,这里林木茂盛山谷深幽,常为云雾笼罩,因此杨承训题名“云步桥”。



据说云步桥建完之后,剩余的资金、人工和石料,余勇可贾,于是又重修了中天门十二连盘下的“步天桥”,该桥的长度、宽度、走向均和云步桥一样,所以步天桥其实沿用了云步桥的图纸。这两座石桥永固,任凭中溪泛滥,盘道不再中断,串绾起泰山的千级盘道,构筑了通天的坦途。



泰山十八盘是泰山登山盘路中最险要的一段,共有石阶1827级,是泰山的主要标志之一。此处两山崖壁如削去了一块,陡峭的盘路镶嵌其中,远远望去,恰似天门云梯。



远望十八盘犹如天路,两面山峰飞龙岩与翔凤岭就像蝴蝶的翅膀,这就是我们即将要到达的南天门,此时的我们累的双腿如同灌铅一般,望着前方的南天门感觉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这里确是泰山十八盘路中最陡的一段,咬紧牙关也要坚持下去。



泰山之雄伟,尽在十八盘,泰山之壮美,尽在登攀中!



在五大夫松坊的旁侧有一半封闭的院落,院内种有两颗古松,称“五大夫松”。五大夫松并非五棵松树,据《史记》记载,秦始皇登泰山,中途突遇大雨,就赶紧在此处找了一棵大树来避雨,因为身在树下,没有遭到风雨侵袭,为了嘉赏松树护驾之功,始皇帝就把松树封为五大夫(五大夫是秦朝官爵中的九品官,属于最低的级别)。古松拳曲古拙,苍劲葱郁,被誉为“秦松挺秀”,列为泰安八景之一。



泰山的古树名木,源于自然,历史悠久,他们与泰山历史文化的发展紧密相连,是古老文明的象征,其中著名的有汉柏凌寒、挂印封侯、唐槐抱子、青檀千岁、六朝遗相、一品大夫、五大夫松、望人松、宋朝银杏、百年紫藤等,每一株都是历史的见证,历经风霜,成为珍贵的遗产。



泰山挑山工,旅途中的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是泰山独特的人文符号,是泰山精神的一部分。挑山工精神就是勇攀高峰,敢于担当。泰山的挑山工,行走在山路上,心里装着的始终是山顶的方向。他们不为沿途风景所惑,不为周围杂音所扰,向着目标,执着追求。



虽然对于泰山风景区来说,“挑山工”就好似泰山旅途中的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但是这样的辛苦和劳累也会让很多游客感到十分的不解和心疼,不是已经有了缆车了吗?为什么还要有挑山工费时费力地挑呢?



后经询问得知,泰山虽然因为旅游业的开发,早已修建了缆车以及环山公路,游客可以通过缆车和汽车快速到达泰山的山顶,但是因为“挑山工”职业的特殊性,他们是无法乘坐缆车的,再加上当时登山缆车的设计都是用来游客观光的,并不适合运送货物,所以在玉皇顶的很多商品内的商品都是依靠“挑山工”一步一步地挑到玉皇顶去。


信念坚定、心无旁骛是“挑山工”精神的灵魂,也是新时代泰山“挑山工”的立身之本、成事之基、动力之源。



如今泰山的旅游业以及初具规模,在国内外都有着一定的影响力,而“挑山工”这个行业逐渐成为了泰山旅游业的一道风景线,所以,即便未来的泰山旅游业发展得更好,各种现代化旅游方式增加,但是“挑山工”这个行业一时仍不会消失,而且陆续还会有人去继承,也许未来“挑山工”还可以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呢!



庄严神圣的泰山,两千年来一直是帝王朝拜的对象,其山中的人文杰作与自然景观完美和谐地融合在一起。泰山一直是中国艺术家和学者的精神源泉,是古代中国文明和信仰的象征。



高而可登,雄而可亲。松石为骨,清泉为心。呼吸宇宙,吐纳风云。海天之怀,华夏之魂。 ——摘自泰山颂 杨辛



泰山有3个十八盘之说:自开山至龙门为“慢十八”,再至升仙坊为“不紧不慢又十八”,又至南天门为“紧十八”,共计1630余级台阶。“紧十八”西崖有巨岩悬空, 侧影似佛头侧枕,高鼻秃顶,慈颜微笑,名迎客佛。 十八盘岩层陡立,倾角70至80度,在不足1公里的距离内升高400米。


慢十八盘的终点是升仙坊,这里离南天门不远了。此处山势陡峻,悬崖峭壁,盘道上临岱顶天庭,咫尺仙境,似有飘然升仙之意境,传说登上升仙坊即可成仙,故名升仙坊。



过了升仙坊,即进入紧十八盘,从升仙坊到南天门最后这一段的台阶特别险要。由此登山,越登越陡,愈攀愈险。艰辛十八盘,砥砺前行。



十八盘的尽头就是南天门,南天门也称三天门、天门关,海拔1460米,建在泰山飞龙岩与翔凤岭之间的低坳处,双峰夹峙,仿佛天门洞开,从下面抬头仰望,南天门就像天上的宫阙。



尽管来泰山之前,朋友对我进行了友善提醒,自己也有了心里准备,一路不敢掉以轻心,并且不断给自己加油,每走上一个台阶,感觉就是离山顶又近了一步。正艰难地攀登时,听到前方有人在喊:快到了,加油啊!再抬头的时候,南天门已经隐约可见,这一声高喊给我提供了前进的力量,按照自己的节奏,继续向上爬。约半小时后,我终于登上了南天门。回头望着身后陡峭的山路,远方风光无限,一种征服的感觉油然而生。



南天门建于元代中统五年(1264年),分上下两层,下层为拱形门洞,门联上书:门辟九霄仰步三天胜迹,阶崇万级俯临千嶂奇观。



登上南天门,心里轻松了不少,从早上9点从中天门出发,徒步到南天门用时2个半小时。虽然很疲劳,但眼前的美景让人惊叹,山顶上的视野极其开阔,远处那峰峦雄伟的泰山,是那么的壮观!此刻感觉这一路的辛劳都是值得的。



跨过南天门后是个小广场,这里有一段稍微平缓的宽阔山路,四周都是饭店、茶馆、商店、宾馆等,被称为天街,在这里可以解决食宿问题。



泰山天街,顾名思义就是天上的街市,关于天街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北宋初年。天街西起南天门,东止碧霞祠,全长0.6公里。这里不仅风景优美,而且买卖兴隆,商铺林立,亦市亦街,形成了特有的风俗。



听路旁的一个导游说,过了天街就是神仙居住的地方。这里离玉皇顶还有四十分钟左右的路程。行走在平坦的天街上,已消除了一些攀登十八盘时的疲劳。眼前的风景又极好,远山近景皆入色,心里对玉皇顶充满着美好的期待。



除了奇特的人文景观之外,泰山的自然风光也以巍峨壮丽、韵味独特而著称。旭日东升、晚霞夕照、黄河金带、云海玉盘、雾淞雨淞、碧霞佛光等风景,是泰山享誉世界的奇观。加上森林葱郁,山势雄伟,难怪2000多年前孔子登临至海拔1545米高的玉皇顶时,会发出“登泰山而小天下”的豪迈感慨。



天街视野开阔,风光无限,从天街回望南天门和对面的月观峰,雄壮优美!



站在这里可以瞻望岱岳主峰雄姿。



蓬元坊是泰山古盘道的最后一座石牌坊,它与迎天坊、对松山坊、白云亭等使天街的南立面得以丰富;道书《云笈七签》把泰山说成神仙所居仙境,名蓬元之天,为道教三十六洞天之一。唐代杜光庭《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泰山周回一千里,名蓬元之天。”石坊依此而名,2000年复建四柱三门式蓬元坊。



天街的最东端是碧霞祠,远处那高高石阶上有门洞的建筑,就是碧霞祠的西神门。



泰山风景以壮丽著称。重叠的山势,厚重的形体,苍松巨石的烘托,云烟的变化,使它在雄浑中兼有明丽,静穆中透着神奇。



这是碧霞祠的西神门,碧霞祠是道教主流全真派圣地,位于泰山极顶南侧,也称碧霞灵佑宫,按道家的说法男子得道称真人,女子得道称元君,供奉的碧霞元君又称泰山老母,是传统民间最重要的信仰之一。历经上千年,特别是在明朝以后,对中国北方地区传统文化产生重大的影响。



碧霞祠是一组宏伟壮丽的古代高山建筑群,由大殿、香亭等十二座大型建筑物组成。整个建筑以照壁、南神门、山门、香亭为中轴 左右对称,南低北高,层层递进,高低起伏,参差错落,布局严谨,在道教宫观中极有代表性,显示出古代中国劳动人民建筑之科学精巧,智慧之高超绝伦。



在玉皇顶盘路东侧,有峰峦绝壁如削,俗称“大观峰”,也叫“弥高岩”。看到最右边那些黄字摩崖石刻了吗?那是唐玄宗御制《纪泰山铭》石刻,俗称唐摩崖碑,高13.3米,宽5.7米,碑文书24行,满行51字;碑额高3.95米,隶书“纪泰山铭”。摩崖碑上刻序言、铭文及额款共1008个字,是唐玄宗东封泰山歌功颂德的纪事碑,曾多次贴金。它体伟幅巨,飞龙蟠首,金光夺目,蔚为壮观。碑文共分五段:首先叙述封禅的始因及唐玄宗东封泰山的气派“张皇六师,震叠九寓,旌旗有列,士马无哗,肃肃邕邕,翼翼溶溶,以至于岱宗”;第二段考证了封禅的来历,改革“秘而不传”的封禅旧制,公开宣称自己是为“苍生之祈福”;第三段叙述了封禅仪典的过程,并颂扬天下太平、国富民强;第四段是李隆基向昊天上帝表示“永保天禄”的决心;第五段则以铭文的形式歌颂了高祖、太宗、高宗及中宗、睿宗等五圣的功绩,进一步表明“至诚动天,福我万姓”的改革精神,并谆谆告诫后来者“道在观政,名非从欲”,反映了唐玄宗开元盛世时的雄心壮志和务实的特点。


碑文通篇为隶书,文词雅驯,字体遒逸,既有古隶遗意,又有唐代新态。明代史学家、文学家王世贞评论说:“穹崖造天铭书,若鸾飞凤午于烟云之表,为之色飞。”由于此碑为历代文人所推崇,所以保护较好。铭文的西侧原有从封者诸王群臣的题名,作数层而刻;又有唐高宗封泰山时中书舍人李安期于乾封元年即公元666年撰写的《封禅朝觐坛颂》,后来均被铲毁。



铭文之西是“云峰”,因云雾常聚集于此而得名。峰上原有唐代文学家苏廷撰文、书法家梁升卿隶书《唐玄宗东封朝觐颂》,后来也都被毁坏了。现在峰上有清代康熙题“云峰”两大字,下有乾隆诗刻《夜宿岱顶作》诗二首。大观峰和云峰上遍布题刻:天日苍茫、呼吸宇宙、置身霄汉、青壁丹崖等,今能辨认者有七八十处,重重叠叠,密密麻麻;与《纪泰山铭》相映生辉。唐代刘仁愿、宋代赵明诚、元代徐世隆、明代朱衡及清代阮元、施闰章等历代名流题刻均历历在目。 大观峰前原有“东岳庙”,即泰山神的上庙,毁于民国间。现在仅存清代咸丰七年即公元1857年重修时的泰山顶《东岳庙碑记》。



玉皇顶旧称“太平顶”,也叫做“玉皇顶”,这里是泰山绝顶,是历帝王登高封禅的地方。玉皇庙建于泰山的极顶,为泰山地势最高的建筑物,由山门、玉皇殿、迎旭亭、望河亭和东西禅房组成。 四周围以石栏,是泰山的最高点,石上有南阳王均于1921年题写的“极顶”二字。西北侧有“古登封台”碑,古代帝王登山祭天,就在此处设置祭坛。玉皇顶傲视群雄,亭立峰巅,极目四望,确有“一览众山小”之感。



历经百年沧桑的“五岳独尊”四个字系清光绪丁未年间(公元1907年)由泰安府清朝宗室 玉构题书。“五岳独尊”景观石群位于泰山极顶(玉皇庙东南)去往玉皇顶的必经之路上,海拔1545米。摩崖高210厘米,宽65厘米,在其右侧有楷书“昂头天外”题刻。从“五岳独尊”取角,抒发登临泰山极顶的感受,令人神游其气象雄浑、想落天外的境界。



玉皇顶位于碧霞祠北,为泰山绝顶,又名天柱峰。玉皇庙位于玉皇顶上,古称太清宫、玉皇观。东亭可望“旭日东升”,西亭可观“黄河金带”。



玉皇顶是“东岳”—— 泰山主峰之巅,因峰顶有玉皇庙而得名。玉皇庙始建年代无考,明成化年间重修。主要建筑有玉皇殿、迎旭亭、望河亭、东西配殿等,殿内祀玉皇大帝铜像。神龛上匾额题“柴望遗风”,说明远古帝王曾于此燔柴祭天,望祀山川诸神。


殿前有“极顶石”,标志着泰山的最高点。极顶石西北有“古登封台”碑刻,说明这里是历代帝王登封泰山时的设坛祭天之处。玉皇顶位于碧霞祠北,为泰山绝顶,名天柱峰。



在玉皇庙的院落中心,有一圈石栏挂满了红彩带和连心锁,周围是错落有至的圆弧状地石,被称为“极顶石”。“极顶石”中立有一碑,上刻“泰山极顶”四个大字,标注海拔1545米。



玉皇庙位于玉皇顶上,古称太清宫、玉皇观。由于玉皇顶的海拔1545米,气势雄伟,拔地而起,有“天下第一山峰”之美誉。供奉的就是乃天地万物的主帝 — 玉皇大帝,掌管三界之主神。



这是碧霞祠,位于泰山极顶南侧,初建于1009年。碧霞祠是一组宏伟壮丽的古代高山建筑群,由大殿、香亭等十二座大型建筑物组成。整个建筑以照壁、南神门、山门、香亭为中轴 左右对称,南低北高,层层递进,高低起伏,参差错落,布局严谨。在道教宫观中极有代表性,显示出古代中国劳动人民建筑之科学精巧,智慧之高超绝伦。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唐·杜甫《望岳》



在玉皇顶上傲视群雄,亭立峰巅,极目四望,确有“一览众山小”之观感。



泰山之上的孔子庙,是中国唯一的高山文庙。一般来讲,文庙建于城中,是为祭孔的地方,多为州县府学所在。而且,这泰山作为神仙所在,竟然在山顶建庙,彰显出孔子在士大夫心中的地位。



孔子庙是一处幽静又文雅的旅游圣地。它位于岱顶望吴峰之上,南天门至玉皇顶中间,海拔1472米,始建于明代,庙南有“望吴圣迹”石坊,因传孔子在此处望见吴国都城苏州阊门外的白马而得名。



《岱史》称“孔子,人中之泰山”,说的就是泰山、孔子作为中华民族圣山、圣人的关系。 孔子登临泰山,不仅拓展了泰山文化的内涵,也使儒家思想借泰山发扬光大。同时也开创了古代名人登泰山的先河,后人竞相效仿,逐渐演变成为传统文化的一大景观。泰山和孔子作为一个民族的骄傲,在古人心中密不可分,正因此,古人才在岱顶建孔子庙,使圣人、圣山合二为一。



泰山孔子庙坐北朝南,由山门、正殿、东西耳房、东西配殿组成。墙后有一四合院落,正殿祭祀孔子坐像,左右是儒家后学中的代表性人物孟子、曾子等。东侧刻有范增书写的孔子摩崖石刻及楹联。



据说孔子一生曾多次率弟子登上泰山,一方面观览名胜,另一方面也为了了解民情,思考时政。《孟子》有云“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



从孔子庙下来,又遇到一名挑山工,不高的身材、黝黑的皮肤,挑着一副扁担,脚步稳实,速度不快,但一步也不停地向山顶攀登。



泰山,这一方雄浑的热土产生了泰山“挑山工”这一独特群体,也孕育了以“埋头苦干、勇挑重担、永不懈怠、一往无前”为主要内容的泰山“挑山工”精神。



就要结束泰山顶的游览,准备去月观峰乘坐揽车下山,恋恋不舍再回望一眼南天门,将此次的美好旅行时光将永存记忆!



巍巍泰山,华夏至尊。如今,世界各地已有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走近泰山。其实,当他们更多地了解泰山的同时,对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文明自然也就有了更加深刻的感知与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