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温暖的问候,或者一封久违的短信。这些琐碎日常中透出的牵念,总是让人在匆忙中,有所触动。时光总是这么不经用,不觉间大半年过去了。人常说:年怕中秋,月怕半。过了中秋,离冬天也就不远了,离过年也就不远了,一夜之间这个城市也冷了,冷了许多。小城的霓虹灯闪烁,大街上人来车往,不时传来地滩的吆喝声:买红薯,刚出炉的热红薯!买花生,新鲜的煮花生……隔着玻璃窗的小饭馆里不时传出猜拳声与摇色子声,这是小城里男人们解压、休闲、乱扇的特有方式,喜也喝,借酒庆祝,愁也喝,借酒消愁,没事也喝,拉拉感情。只有云知道,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有时却爬满了蚤子。

  春种秋收,春花秋实。故乡之秋,风光旖旎,绚烂多彩,说不尽,看不厌。故乡的田野上父辈们又开始了辛劳,玉米该掰了,苹果该下了,麦子该种了……柿子红了,菊花开了,豆子熟了……成串的牵牛花爬满了树杈,吹着喇叭,年轻的小媳妇陪着婆婆忙里偷闲的抖了几下,乐飞了麻雀,乐爬了小狗,乐的拖拉机满地跑。每年采收庄稼时,母亲总是要留点毕谷给鸟儿,乐的成群的鸟儿满地飞。过了秋分,天越来越短了,晚霞映红了半个天空,天也冷了许多,霞光下的田野除了用美形容,我再也找不到合适的字词。月亮偷偷的钻进了玉米地,蛐蛐声停了,小狗爬在地头摇着尾巴,一个个故事就从这里开始,故乡的风景再度循环到了它最美的时刻。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只有云知道,时间能遗忘,也能给我们重生。大道之行,不责于人。有的路,用脚去走;有的路,用心去走;有的路,用形去走 。没人逼你,唯有自渡。人生是一个个段子等你来书写,你要想拼敢拼;岁月是一张张答卷等你来填写,你要努力尽力;生活是一场场风景等你来描写,你要用心入心。夜很静,半个月亮又重新爬上了星空,也许身在异乡的你,对着月亮发呆,红尘中的我们也许往往无暇驻足、无暇凝视、更是无暇端详星空明月,月未必是故乡明,其实我们留恋的只是记忆中故乡的风景、淡淡的乡愁、永远牵挂罢了。

  只有云知道,故乡的田野繁忙依旧,步履匆匆,远离了土地谋生的孩子,无需再遵循二十四的节奏变化,变的五谷不分,变的六禽不识,变的收种不知,二十四节气,已仅仅成了提醒他们年轮交替的信号。一夜之间这个城市冷了许多。网购,外卖,扫码……成了他们的主打旋律,少了人间烟火。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只有云知道,数千年来文化的浓缩,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华夏子孙们抹不去的心结,在这里,有着说不完的故事,道不完的风景,讲不完的辛酸,更多的是牵念与惊醒。​在快速发展的今天,我们牺牲的,除了环境,记忆,更多的将是遗忘。只有云知道,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

​ 年轮流转,四季更迭,春暖花开,一夜之间这个城市因你又将温暖起来!

  杨学亮, 山西芮城人,运城作协会员,运城摄协会员,笔名一笑而过,一个热爱生活,热爱文字的男子,业余时间写点心灵碎语,有数篇文章见地方报刊,杂志,平台。习惯用云淡风轻的笔尖来续写搁浅在流年里的慌乱……2020,天道酬勤,力耕不欺。只争朝夕,不负韶华。整理好心情,陪你一起与春天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