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边关月

情系天下安

当兵走四方

时刻听召唤

爱心献给那千万家

真情捧在百姓前

炮火硝烟中逞英豪

救灾抢险挑重担

祖国的利益重如山

为民甘洒血和汗

军人的价值在哪里

无怨无悔做奉献

———题记摘自《爱国奉献歌》




  十轮霜影转庭梧,此夕羁人独向隅。

中秋节,常常与战士们一起赏月,望着圆月总会想起父亲烤的起面月饼。特别是刚烤出来的那种,拿在手里有点烫,皮皮脆脆的,一口下去"咯嘣”一声酥酥的沫沫便掉了下来,这个时候吃最爽,烫但吃着香,左手倒右手,边倒边掰,一块刚塞嘴里就赶紧掰第二块、第三块…。站在炉子边翻月饼的母亲看着我,急忙说:"烫嘴,烫嘴,凉一凉再吃,真是个吃咀。”闻着月饼散发出的面香味,三下五除二就把一个月饼呑下了肚,一鼓作气能吃好几个,那个年代不用说吃个月饼,就吃肉也是狼吞虎咽的,都是一眨眼的功夫,吃啥啥香。这是四十年前发生的事,有些细节都忘了,但起面月饼的味道一直留在我的梦里。

每逢佳节倍思亲,思的不仅是亲人还有起面月饼!

结婚以后,爱人也知道我爱吃起面月饼,每年八月十五总要烧上几个来安慰我一潘。虽说少了不少程序,味道也不能和父亲的比,但总归是按照家乡的做法来的,吃在嘴里满满的幸福。

我所在部队是边防部队,常年在边防一线巡逻演习施工。1999年5月,我连奉命到天山郭廓尔喀七号沟修国防巡逻路,原计划九月中旬结束,但由于边防海拔高,风雨雪冰雹变化莫测,影响了工期,到十月中旬才完成任务。

那年的中秋节我在边防度过。爱人照例给我烧了起面月饼,并让送菜车捎到了施工点。爱人随军后,只是彼此的空间距离近了不少,但还是分多聚少,特别是过年过节很难团圆。团部驻地与施工点来回一趟正常也得三四天,三百多公里路,除七十公里的柏油路外,其余都是搓板路。路窄且盘山路,途中还要翻越几座大板(山峰),过几十条大小河流。经常是短短一段路程便能经历“暴雨,冰雹,大风,大雾和冰冻”等多种恶劣天气,这些都还是小意思,山顶的飞石甚至是泥石流也是家常便饭,严重还会造成公路中断,需要好几天的抢修,去一趟边防非常困难。从团部出发,海拔逐渐升高,由九百米升到三千米四千米。去,我们叫上山。回,我们叫下山。

按往年的气候八月十五前不应发洪水,可那年气候反常,有几天温度比往年要高好多。在新疆温度一旦升高冰川和积雪就会融化,融化后形成了雪水,雪水顺着山势流向低洼处,一股股雪水汇聚在一起就成了洪水,温度升高持续时间越长洪水就越大。冰川雪山,平时它静静的躺卧在那里,覆盖着厚度不等的冰雪,像美少女一样穿着洁白的婚纱,吸引着无数双眼球。一旦遇到高温它就蒸腾九霄为云为雨,为虹为霞,还可以为水为小溪为气势滚滚的大洪水,甚至为浪涛翻滚力量无比破坏力极强的特大洪水。

上山的路峰回路转,时而上坡过大板,时而大板过后又是几公里或十几公里的下坡路,路盘山车绕路,好像是过山车,到了坡底就是河流,洪水泛滥时不知路在何方,更摸不清洪水的深浅。

到7号沟要经过一条二十多公里的峡谷,托什干河就从峡谷中穿流而下,上山的路就绕着峡谷走,河顺着峡谷流,路在峡谷边顺河而上。路基和河的距离不足一米,有时轮胎就从水中过,随着海拔升高路就渐渐地爬到了半山腰一直到山巅,远远望去像在山上爬行的一条巨蟒,只见身不见头和尾。从车上看河谷头晕目弦,屁股沟子夹的紧紧的,双手死死地抓着扶手生怕从车上掉出去,走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爱人捎的月饼就在这条峡谷里住了近十天。

洪水把“巨蟒”一冲为二,站在断头路看下面,洪水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路还在不断的被洪水吞噬着。送菜车过不去又不能调头,只能往回倒,倒车时由于路基松软导致了侧翻,所幸没有车毁人亡,滚滚洪水拍打着驾驶室的挡风玻璃,落下的洪水淹进了大厢,车上拉的全是连队过中秋节的物资,七八十号人都眼巴巴的等着这些物资过节呢!还有一蛇皮袋信件,这是官兵们最期待的过节礼物。家书值千金,信从家乡来,定有家乡事。施工点无电视电话,官兵只有通过信件来和家人沟通,一份信来回一趟要一两个月时间不等,大多数说的是家中老少平安,鼓励好好在部队工作之类的平安鼓励信,还有的是事后告知或事情处理完毕的通知信等。军人,顶天立地的男儿,在家事面前,对他们来说只是个局外人,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忠孝两难全!

驾驶员和副手什么都没带,只带了夜间行军的装备,扛了一袋信件,翻山越岭二十多公里,来到七号沟已是凌晨一点多,路途的艰辛可想而知,他们为的是给官兵送去亲人们的牵挂和问候。

一个礼拜后洪水渐渐地退去,在地方公路段的协助下,抢通了通往七号沟的公路,拖起了翻在路基下的送菜车。车上的新鲜蔬菜牛羊肉经洪水浸泡后已不再新鲜,有的甚至是腐烂变质。爱人带的月饼当然也没有逃过一劫,装在塑料袋里扎的紧紧的,生怕别人吃了似的,打开后有长毛的,还有带绿点的,三十个月饼不同程度的都有了颜色。看着月饼百感交集,睹饼思亲念妻子,边防修路正当时,望月寄思回家乡,来年团聚叙梓桑。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圆月去了,圆溜溜的月饼来了,每个月饼上的“花好月圆”四个字端端正正,抹着红艳艳的印油格外耀眼,掰一块放嘴里,还是家乡的味。(注:起面,即发酵后的面。)

作者简介:

王景元 山西祁县来远人,祁县作家协会会员。从小就有一个绿色的梦,17岁高中毕业后头也不回走进了绿色的军营,在豆腐块加直线的网格化军营中摸爬滚打二十多年,是这所大学校大熔炉让一个山里娃成长为一名合格军人,实现了人生价值。铁打的营房流水的兵,现已解甲归田,闲暇之余,执一支瘦笔,点缀生活丰富情感,力争使生活过得更有趣更有味。

座右铭:奋斗,唯有奋斗才能拥有你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