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师既归天长,远方道人继来求法名者日益众,尝以四颂示之。其一云:

世情无断灭,法界有消磨。

好恶萦心曲,漂沦奈尔何!


其二云:

有物先天贵,无名不自生。

人心常隐伏,法界任纵横。


其三云:

徇物双眸眩,劳生四大穷。

世间浑是假,心上不知空。


其四云:

昨日念无纵,今朝事亦同。

不如齐放下,度日且空空。


每斋毕,出游故苑琼华之上,从者六七人,宴坐松阴,或自赋诗,相次属和。间因茶罢,令从者歌游仙曲数阕,夕阳在山,澹然忘归。由是,行省及宣差札八相公北宫园池并其近地数十顷为献,且请为道院。师辞不受,请至于再,始受之。既而又为颁文榜以禁樵采者,遂安置道侣,日益修葺。后具表以闻,上可其奏。自尔佳时胜日,师未尝不往来乎其间。

寒食日作诗二首,其一云:


十顷方池闲御园,森森松柏罩清烟。

亭台万事都归梦,花柳三春却属仙。

岛外更无清绝地,人间惟有广寒天。

深知造物安排定,乞与官民种祸田。

其二云:


清明时节杏花开,万户千门日往来。

岛外茫茫春水阔,松间猎猎暖风回。

游人共叹斜阳逼,达士犹缓短景催。

安得大丹冥换骨?化身飞上郁罗台。



【白话文通俗译】

1225年,自从师父回到天长观(今北京白云观)之后,远方来求法名的道人们相继到来,人数日益增多,师父曾把四首颂辞出示给他们。其中的第一首言:


世情无断灭,法界有消磨。

好恶萦心曲,漂沦奈尔何。

第二首写道:

有物先天贵,无名不自生。

人心常隐伏,法界任纵横。

第三首是:

徇物双眸眩,劳生四大穷。

世间浑是假,心上不知空。

第四首说:

昨日念无踪,今朝事亦同。

不如齐放下,度日且空空。

每次做完斋醮科仪,师父都要去琼华岛(在今北京北海公园)游赏,随行的有六七人,静静地坐在松荫下,各自赋诗,互相依次联句唱和。师父有时在饮茶的间隙,让随从的人唱《游仙曲》数阙。夕阳落山,大家安闲愉悦,乐而忘返。燕京行省长官石抹咸得不和宣差札八相公见师父有这样的爱好,就把北宫(今北京什刹海附近)的田园、池塘连同附近的几十顷土地一起献给师父,还请师父修建道院。师父不愿接受,但他们又来请求,才终于接受了。接着行省又为此颁布榜文,说禁止在这些地方采伐树木。于是师父在那里安置道众,逐渐修葺房舍,然后写好文表报告成吉思汗。大汗同意了师父的上奏,从这以后一到良辰吉日,师父总会去这些地方转转。

1225年寒食节这天,师父作了两首春游诗。第一首写道:

十顷方池闲御园,森森松柏罩清烟。

亭台万事都归梦,花柳三春却属仙。

岛外更无清绝地,人间惟有广寒天。

深知造物安排定,乞与官民种祸田。


第二首说:

清明时节杏花开,万户千门日往来。

岛外茫茫春水阔,松间猎猎暖风回。

游人共叹斜阳逼,达士犹嗟短景催。

安得大丹冥换骨,化身飞上郁罗台。

【14】




乙酉四月,宣抚王公巨川请师致斋于其第,公关右人,因话咸阳、终南竹木之盛,请师看庭竹。师曰:“此竹殊秀,兵火而后,盖不可多得也。我昔居于磻溪,茂林秀竹,真天下之奇观,思之如梦。今老矣,归期将至,当分我数十竿,植宝玄之北轩,聊以遮眼。”

宣抚曰:“天下兵革未息,民甚倒悬,主上方尊师崇道,赖师真道力保护生灵,何遽出此言邪?愿垂大慈,以救世为念。”师以杖叩地,笑而言曰:“天命已定,由人乎哉?”众莫测其意。

夏五月终,师登寿乐山颠,四顾园林,若张翠幄,行者休息其下,不知暑气之甚也。因赋五言诗云:

地土临边塞,城池压古今。虽多坏宫阙,尚有好园林。

绿树攒攒密,清风阵阵深。日游仙岛上,高视八纮吟。


一日,师自琼岛回,陈公秀玉来见,师出示七言律诗云:


苍山突兀倚天孤,翠柏阴森遶殿扶。

万顷烟霞常自有,一川风月等闲无。

乔松挺拔来深涧,异石嵌空出太湖。

尽是长生闲活计,修真荐福迈京都。


【白话文通俗译】

1225年农历四月,北京宣抚大人王楫(金元时期官员,字巨川)请师父在他府中举行斋醮仪式。因为王楫是陕西人,于是师父和他一起聊起咸阳、终南山一带竹木繁茂的胜景(邱处机曾在陕近二十年)。王楫请师父看庭院中的竹子,师父说:“这竹子非常秀丽,尤其是在战火之后,更是不可多得,我过去在磻溪(在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居住时,那里的茂林修竹,真是天下奇观,回想起来如同梦幻一般。”师父又说:“可是现在我老了,离去的日子就要到了,不如分给我几十竿竹子种植在天长观宝玄堂的北廊,遮挡美观一下庭院。”

王楫说:“天下战火没有停息,百姓的生活还很凄苦。既然成吉思汗现在这么尊敬您,崇尚道教,尚且还要仰赖您的道行去保护万民,您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呢?愿师父施慈爱之心,以解救世人为念。”师父用手杖叩击地面,笑着说:“天命已经定了,难道还由人吗!”大家都无法推测出师父的想法。

夏五月月底,师父登上寿乐山的山顶向四周看,园林像张开的帐幕,行人在其中休憩,感觉不到暑气的炎热。于是师父赋五言律诗一首:


地土临边塞,城池压古今。虽多坏宫阙,犹有好园林。

绿树攒攒密,清风阵阵深。日游仙岛上,高视八纮吟。

一天,师父从琼华岛(在今北京北海公园)回来,陈秀玉先生来拜见师父。师父拿出首七言律诗给他看,诗中写道:

苍山突兀倚天孤,翠柏阴森绕殿扶。

万项烟霞常自有,一川风月等闲无。

乔松挺拔来深涧,并石嵌空出太湖。

尽是长生闲活计,修真荐福迈京都。

【15】




九月初吉,宣抚王公以荧惑犯尾宿,主燕境灾,将请师作醮,问所费几何?师曰:“一物失所,犹怀不忍,况阖境乎?比年以来,民苦征役,公私交罄,我当以观中常住物给之,但令京官斋戒以待行礼足矣,余无所用也。”

于是,约作醮两昼夜。师不惮其老,亲祷于玄坛。醮竟之夕,宣抚喜而贺之曰:“荧惑已退数舍,我辈无忧矣。师之德感,一何速哉!”师曰:“余有何德?祈祷之事,自古有之,但恐不诚耳。古人曰:'至诚动天',此之谓也。”

重九日,远方道众咸集,或以菊为献。师作词一阕,寓声《恨欢迟》,云:“一种灵苗体性殊,待秋风、冷透根株。散花开百亿,黄金嫩、照天地清虚。九日持来满座隅,坐中观眼界如如。类长生久视,无凋谢、称作伴闲居。”

继而有奉道者,持茧纸大轴,来求亲笔,以凤栖梧词书之云:“得好休来休便是,赢取逍遥,免把身心使。多少聪明英烈士,忙忙虚负平生志。造物推移无定止,昨日欢歌,今日愁烦至。今日不知明日事,区区着甚劳神思。”

一日,或有质事非于前者,师但漠然不应,以道义释之,复示之以颂曰:“拂拂拂,拂尽心头无一物。无物心头是好人,好人便是神仙佛。”其人闻之,自愧而退。

丙戌正月,盘山请师黄箓醮三昼夜。是日天气晴霁,人心悦怿,寒谷生春。将事之夕,以诗示众云:

诘曲乱山深,山高快客心。群峰争挺拔,巨壑太萧森。

似有飞仙过,殊无宿鸟行。黄冠三日醮,素服万家临。



【白话文通俗译】

1225年农历九月初,北京上空发生了火星停留在二十八星宿之一“尾宿”附近的天文现象,按照古代占星术的说法,这是不吉利的事情。宣抚大人王楫(字巨川,陕西宝鸡人,金元时期的官员)为此,认为北京境内会有灾害,打算请师父作斋醮,问师父需要花费多少经费。师父说:“某个人失去了安身之处,我们心里都觉得不忍心,更何况是北京全境的老百姓呢。近年来征发赋役,人民很是疾苦,政府和私宅的财力也逐渐耗尽,我还是用道观中的财物来支持举行法事吧,只要让京城的官员们斋戒,等待行礼就足够了,剩下的什么都不用。”

于是,王楫就和师父商定:做两天两夜的道场。师父不担心自己年事已老,亲自到坛上祈祷。斋醮结束的那天晚上,王楫高兴地向师父祝贺说:“天上的荧惑星已经退了很远,我们不用再担心了,您深厚的德行与上天有着迅速的感应啊!”师父说:“我有什么德行......祈祷这样的事,从古代就有了,只是恐怕心不诚罢了。古人说:‘至诚动天地’,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重阳节这一天,远方的道众都来会集来,有人献上菊花,师父作了一阙词,曲调按《恨欢迟》词牌填写,词写道:“一种灵苗体性殊,待秋风冷透根株。散花开,百亿黄金,嫩照天空。清虚九日持来,满座隅。坐中观,眼界如如类长生。久视无凋谢,称作伴闲居。”

接着,有信众拿着茧纸大轴来请师父亲笔题字,师父为他写《凤栖梧》词:“得好休来休便是。赢取逍遥,免把身心使。多少聪明英烈士,忙忙虚负平生志。造物推移无定止。昨日欢歌,今日愁烦至。今日不知明日事,区区著甚劳神思?”

有一天,一个人来师父面前质问是非,师父只是漠然,不作正面回答,而用道义来进行解释,又出示了一首颂辞:“拂,拂,拂,拂尽心头无一物。无物心头是好人,好人便是神仙佛。”这个人听了,感到惭愧退下去了。

1226年正月,盘山地区(在北京东)请师父去主持三天三夜的黄箓大醮。这天天气晴好,人心愉悦,寒冷的山谷如春天般温和。将要举行法事的晚上,师父把一首诗拿给道众们看,诗写道:


诘曲乱山深,山高快客心。群峰争挺拔,巨壑太萧森。

似有飞仙至,殊无宿鸟吟。黄冠三日醮,素服万家临。

【16】




五月,京师大旱,农不下种,人以为忧。有司移市立坛恳祷,前后数旬无应。行省差官赍疏,请师为祈雨,醮三日两夜。当设醮请圣之夕,云气四合,斯须雨降,自夜半及食时未止。行省委官奉香火来谢曰:“京师久旱,四野欲然,五谷未种,民不聊生。赖我师道力,感通上真,以降甘澍。百姓佥曰:'神仙雨也。'”师答曰:“相公至诚所感,上圣垂慈,以活生灵,吾何与焉!”

使者出,复遣使来告曰:“雨则既降,奈久旱未沾足何!更得滂陀大作,此旱可解,愿我师慈悲。”师曰:“无虑,人以至诚感上真,上真必以诚报人,大雨必至。”斋未竟,雨势海立。是岁有秋,名公硕儒皆以诗来贺。

一日,有吴大卿德明者,以四绝句来上,师复次韵答之。其一云:“燕国蟾宫即此州,超凡入圣洞宾俦。一时鹤驾归蓬岛,万劫仙香出土丘。”其二云:“我本深山独自居,谁能天下众人誉?轩辕道士来相访,不解言谈世俗书。”其三云:“莫把闲人作等闲,闲人无欲近仙班。不于此曰开心地,更待何时到宝山?”其四云:“混沌开基得自然,灵明翻小大椿年。出生入死常无我,跨古腾今自在仙。”

又题支仲元画得一、元保、元素三仙图云:“得道真仙世莫穷,三师何代显灵踪?直教御府相传授,阅向人间类赤松。”又奉道者求颂,以七言绝句示之云:“朝昏忽忽急相催,暗换浮生两鬓丝。造物戏人俱是梦,是非向日又何为?”


【白话文通俗译】

1226年农历五月北京大早,农事无法开始,人们因此感到忧愁。有关部门移走摊贩,设立祭坛,前后祈祷了几旬的时间没有反应。燕京行省派官员请师父祈雨,做一场三天的法会。就在师父坛上请圣的那天晚上,乌云从各个方向聚拢来,不一会儿就下起雨来,从半夜一直下到吃早饭的时候都没有停。燕京行省派官员来道观奉献香火,感谢师父说:“京师久旱,周围的田野都要着火了,各种庄稼还没有种,民不聊生。现在依靠您深厚道行的力量,感动上天降下甘霖,百姓们都说:‘这是邱神仙下的雨。”师父回答说:“是你们的至诚之心感动了天尊,诸圣仙真慈悲,救活了生灵,并不是因为我的原因!”

使者离开后,行省又派使者来禀告师父说:“这雨虽然下了,无奈长时间的干旱,这点雨水并不足。如果再下一场滂沱大雨,这场旱情就可以解除,愿邱道长再发发慈悲祈雨吧。”师父说:“不要担心。人用至诚之心可以感动上天的神明,神明必定会以诚相报。大雨一定会来的。”果如师父所说,法会还没有结束,雨势便如大海翻腾一般到来,这一年获得了大丰收,北京的各界人士都写诗向师父道贺。

一天,有一个吴大卿(字德明)的人拿着四首绝向来拜见师父,师父用原诗的韵脚来唱和。第一首是:“燕国蟾公即此州,超凡入圣洞宾俦。一时鹤驾归蓬岛,万劫仙乡出土丘。”第二首写道:“我本深山独自居,谁知天下众人誉。轩辕道士来相访,不解言谈世俗书。”第三首为:“莫把闲人作等闲,闲人无欲近仙班。不于此日开心地,更待何时到宝山?”第四首说:“混沌开基得自然,灵明翻小大椿年。出生入死常无我,跨古腾今自在仙。”

师父又给支仲元题画,在得一、元保、玄素三位神仙画像上题写道:“得道真仙世莫穷,三仙何代显灵踪。直教御府相传授,阅向人间类赤松。”另外,居士们来请师父写颂,师父出示了一首七言绝句:“朝昏忽忽急相催,暗换浮生两鬓丝。造物戏人俱是梦,是非向日又如何?


【17】




师自受行省众官疏以来,悯天长之圣位殿阁、常住堂宇皆上颓下圮,至于窗户阶砌,毁撤殆尽,乃命其徒日益修葺,罅漏者补之,倾斜者正之。断手于丙戌,皆一新之。又创修寮舍四十余间,不假外缘,皆常住自给也。凡遇夏月,令诸斋舍不张灯,至季秋稍亲之,所以豫火备也。

十月,下宝玄,居方壶。每夕,召众师德以次坐,高谈清论,或通宵不寐。仲冬十有三日夜半,振衣而起,步于中庭。既还坐,以五言律师示众云:


万象弥天阔,三更坐地劳。

参横西岭下,斗转北辰高。

大势无由遏,长空不可韬。

循环谁主宰?亿劫自坚牢。

丁亥,自春及夏又旱,有司祈祷屡矣,少不获应。京师奉道会众一日谒师为祈雨醮,既而消灾等会,亦请作醮。师徐谓曰:“吾力留意醮事,公等亦建此议,所谓好事不约而同也,公等两家但当殷勤。”遂约以五月一日为祈雨醮,初三日为贺雨醮,三日中有雨。过三日虽得,非醮家雨也。或曰:“天意未易度,师对众出是语,万一失期,能无招小人之訾邪?”师曰:“非尔所知也。”

及醮,竟日雨乃作。翌日,盈尺。越三日,四天廓清,以终谢雨醮事,果如其言。



【白话文通俗译】

自从师父接受燕京行省各位官员的邀请,于1225年起入住天长观(今北京白云观)以来,面对天长观破旧塌陷的殿堂和房舍,破败不堪的门窗和台阶,开始发心重整道场,让弟子们逐渐修葺,把漏的地方补上,倾斜的地方修正。直到1226年,全部的修复工作才算完成,房舍庭院都为之一新。除此,又新建了四十多间寮房,并没有借助外界的支持,都是道观自己供给的。每当到了夏天,命各个斋舍不要点灯,到了深秋再点灯,以此来预防火灾。

1226年农历十月,师父离开了宝玄堂,到方壶斋居住。他每天召集有修行的道人,一起坐谈各种高论,有时整个晚上都不睡。冬月十三日半夜,师父披上衣服站起来到中庭漫步,回房后作了一首五言律诗,诗写道:


万象弥天阔,三更坐地劳。

参横西岭下,斗转北辰高。

大势无由遏,长空不可韬。

循环诸主宰,亿劫自坚牢。


1227年从春天到夏天都很干旱,有关部门多次祈祷,很少获得感应。一天,京师“奉道会”的道众来拜谒师父,请求师父祈雨。不久,又有“消灾会”也来请师父作醮。师父缓缓地说:“我也打算做道场,刚好你们也提出这样的建议,真是好事不约而同啊。不过,你们两家应当做事勤快一些,提前精心准备。”于是约定五月一日做祈雨醮,初三这天做贺雨醮,初一到初三这三天之内就会有雨。要是过了三天,即使下了雨,也不是因斋醮法事而求得的雨。有人说:“天意不可知。师父对他们讲这样的话,万一法会那几天不下雨,岂不招来小人的讥讽?”师父说:“你不懂。”

等到醮事完成的那一天,果然下起了雨。第二天,雨下得超过一尺。过了三天,到第四天天放睛时才结束,于是举行了谢雨醮。整个斋醮法会正像师父说得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