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辛巳之上元,醮于宣德州上元观,以颂示众云:"生下一团腥臭物,种成三界是非魔。连枝带叶无穷劳,跨古腾今不奈何。"

以二月八日启行,时天气晴霁,道友饯行于西郊,遮马首以泣曰:“父师去万里外,何时复获瞻礼?”师曰:“但若辈道心坚固,会有日矣。”众复泣请:“果何时邪?”师曰:“行止非人所能为也,兼远涉异域,其道合与不合,未可必也。”众曰:“师岂不知?愿预告弟子等。”度不获已,乃重言曰:“三载归,三载归。”

十日,宿翠帡口。明曰,北度野狐岭,登高南望,俯视太行诸山,晴岚可爱,北顾但寒沙衰草。中原之风,自此隔绝矣。道人之心,无适不可。宋德芳辈指战场白骨曰:“我归,当荐以金箓,此亦余北行因缘之一端耳!”



【白话通俗译文】



1121年正月十五上元节,师父在宣德州(今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上元观举行斋醮仪式,以一首颂词出示给众人,写道:


生下一团腥臭物,种成三界是非魔。

连枝带叶无穷势,跨古胜今不奈何。


二月八日,我们启程北行,当时天气睛好,这里的道友们在宣德州的西郊为师父饯行,众人拦住师父的马,哭着问:“邱师父到万里之外的地方去,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您呢?师父说:“如果你们的道心坚固,本分守道,我们会有重见之日的”。大家又哭着说:“我们会谨记您的教诲,但重见之日会是什么时候呢?”师父说:“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再加上远涉异域,我的主张是否能让成吉思汗认同,都不一定。”众人说:“师父哪能不知道呢,请您预先告诉弟子。”师父不得已,意味深长地说:“三年就回来了......三年就回来了。”

二月十日,在翠屏口住宿(今河北省张家口市平门,是北京通往草原的重要驿站),第二天北行经过野狐岭(今河北省张家口市万全区)。登高向南俯视太行山,晴日里山中的雾气甚是可爱,但向北望去却是寒烟衰草。中原的风物,从此就被隔绝开了。但道人之心,没有什么不能适应的。

道友宋德芳指着战场上的白骨说:“我归来时当在此设金箓道场,追荐孤魂。这也是我北行中的一段因缘啊。”



【11】




北过抚州,十五日,东北过盖里泊,尽丘垤咸卤地,始见人烟二十余家。南有盐池,迤逦东北去,自此无河,多凿沙井以汲。南北数千里,亦无大山,马行五日,出明昌界,以诗纪实云:

坡陀折叠路弯环,到处盐场死水湾。

尽曰不逢人过往,经年时有马回轘。

地无木植惟荒草,天产丘陵没大山。

五谷不成资乳酪,皮裘毡帐亦开颜。

又行六七日,忽入大沙陀,其碛有矮榆,大者合抱。东北行千里外,无沙处绝无树木。三月朔,出沙陀,至鱼儿泊,始有人烟聚落,多以耕钓为业。时已清明,春色渺然,凝冰未泮。有诗云:

北陆祁寒自古称,沙陀三月尚凝冰。

更寻若士为黄鹄,要识修鲲化大鹏。

苏武北迁愁欲死,李陵南望去无凭。

我今返学卢敖志,六合穷观最上乘。




【白话文通俗译】



1221年农历二月十日以后,我们继续向北行走,经过了抚州(今河北省张家口市康保县一带)。二月十五日,朝东北方向经过盖里泊(在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太仆寺旗),这里到处都是山丘和盐碱地。这一路人烟稀少,到这儿才见到二十余户人家。盖里泊的南面有盐湖,池水曲折向东北流去。从这里开始就没有河流了,人们多凿沙井来取水,南北数千里之内也没有大山。我们一行人马走了五天,穿过了金国政府修建的长城,到了边界外。


师父用诗来纪录了行程实况:


坡坨折叠路弯环,到处盐场死水湾。

尽日不逢人过往,经年惟有马回还。

地无木植惟荒草,天产丘陵没大山。

五谷不成资乳酪,皮裘毡帐亦开颜。


又走了六七天,忽然进入大沙漠。那里的沙碛上生长着矮榆树,大的有合抱那么粗。朝东北方向走了一千多里,即使是没有沙的地方也没有树木。三月初一,我们走出了沙漠。到了鱼儿泊(今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达来诺尔湖),才有了人烟聚落,人们多以农耕和打渔为生。这时已经到了清明时节,却没有一点春天的迹象,凝结的冰还没有融化。

师父有诗写道:

北陆祁寒自古称,沙陀三月尚凝冰。

更寻若士为黄鹄,要识修鲲化大鹏。

苏武北迁愁欲死,李陵南望去无凭。

我今返学卢敖志,六合穷观最上乘。

  

【12】



三月五日,起之东北,四旁远有人烟,皆黑车白帐,随水草放牧。尽原隰之地,无复寸木,四望惟黄云白草。行不改途,又二十余日,方见一沙河,西北流入陆局河。水濡马腹,傍多丛柳。渡河北行三日,入小沙陀。

四月朔,至斡辰大王帐下,冰始袢,草微萌矣。时有婚嫁之会,五百里内首领皆载马湩助之,皂车毡帐,成列数千。七日,见大王,问以延生事。师谓须斋戒而后可闻,约以望曰授受。

至日,雪大作,遂已。大王复曰:“上遣使万里,请师问道,我曷敢先焉?”且谕阿里鲜,见毕东还,须奉师过此。十七日,大王以牛马百数、车十乘送行。

马首西北,二十二日抵陆局河。积水成海,周数百里,风浪漂出大鱼,蒙古人各得数尾。并河南岸西行,时有野薤得食。


【白话文通俗译】




1221年农历三月五日,我们启程向东北行走。放眼望去远远地有些人家,统一都是使用黑色的车驾、居住白色的毡房,在有湖水和草场的地方放牧。四处都是平广的低湿之地,再没有树木,向四周望去只有黄云和白草。我们就一直朝东北方向走,又走了二十多天才见到一条沙河,这条河向西北流入陆局河(今克鲁伦河),水深可以沾湿马的腹部,河旁边有很多丛生的柳树。我们渡过河后,向北走了三天,又进入一片小沙漠。

四月初一,这才进入了斡辰大王(成吉思汗的幼弟,铁木格斡赤斤)的驻地(内蒙古呼伦贝尔市一带)。这时冰才开始融化,草开始萌芽生长。这一带不时有举行婚礼的,五百里之内的首领都会载着马奶酒前来助兴,黑色车子和毡帐排成数千列。七日,师父面见斡辰大王,大王请教益寿延年的方法。师父说:“必须斋戒之后才能听讲。”于是约定在十五日传投养生之法。

到了这一天,因为下起了大雪,就作罢了。大王说:“成吉思汗派遣使者不远万里邀请先生问询道术,我怎么敢抢先呢。”大王还命令阿里鲜说:“进见完毕东归的时候,要请师父从这里经过。”十七日,大王用数百头牛马、十辆大车为师父送行。

我们骑马向西北行进。四月二十二日到了陆局河,河水汇集成大湖,周围有数百里长。风浪把大鱼冲到岸上,同行的蒙古人每个人都捡了几条。沿着河的南岸向西行,时常可以采到野薤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