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有个香山,香山有个双清别墅,双清别墅因为她曾经的主人毛泽东而名扬四海。

我慕名访香山。

别墅占地约七千平米,全由人工铲山建成。四周的山体被削成垂直的墙壁,围成一个平坦的庭院。庭院中间有一个杏叶形的人工水池,池水清澈见底。环池有茂林修竹,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水池旁那一棵参天的巨大银杏树,满树的叶片被秋天染成金黄,如巨伞般张开,将灿烂的阳光隔成地上斑驳的疏影。树旁有一个六角亭临池而立,亭中置木凳五条,人在亭中,既可观山,又可观水,情趣雅极!

院北建有一间外表普通的平房,这便是别墅主人的居处了。正屋进门迎面可见一幅毛主席喜读《南京解放》喜讯的巨照。主席正是坐在六角亭里,在那棵巨大的银杏树下,披着灿烂的阳光,凝神在那张意义非同寻常的《解放日报》上。当时的他,脑海中在想些什么呢?

毛主席是在1949年3月从西柏坡随党中央迁入北京的。到北京后不久,主席便住进了双清别墅。那时全国还没有全部解放,然而胜利已成不可阻挡之势。也正因为毛泽东的到来,才赋予了双清别墅新的内涵。

在这里,主席运筹帷幄,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在这里,主席和朱德、刘少奇、周恩来等领导人一起披星戴月,为夺取全国最后胜利呕心沥血;在这里,主席频繁地接见张治中、傅作义、李济深、沈钧儒、柳亚子、陈嘉庚等各方人士,扩大巩固了民主统一战线,共商建国大计;在这里,主席写下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南京政府向何处去》《论人民民主专政》等光辉论著以及《七律·和柳亚子先生》、《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等不朽诗篇......

现在,别墅的主人早已乘风归去,他给我们留下的是什么呢?

那间平房分成客厅、办公室和卧室三个部分。客厅里安放着几张极普通的沙发,想当年主席便是在这里和他的战友及朋友们谈笑风声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一张办公桌和两个书架,书架上摆满了《鲁迅全集》及许多线装古书。办公桌上的台灯亮着,依稀可见主席伏案疾书的身影;再看看主席的卧室,只有一张超大的木板床和一个衣架,衣架上挂着一件缀满补丁的睡衣,这便是中国人民领袖的生活家当!在别墅陈列室里,陈列着一些毛主席著作的手稿,稿纸上圈圈点点,布满了反复修改的痕迹。从这里,可以想见主席当年为国家、为人民夜以继日、辛勤操劳的情形,用“鞠躬尽瘁”来形容是毫不为过的!

触景生情,见物思人。此情此景。不能不使人回想起毛主席当年的音容笑貌,不能不令人更加敬仰毛主席不可比拟的高风亮节!我不禁又来到那棵巨大的银杏树下,忽然觉得他不正是我们敬爱的毛主席的化身吗?高大的躯干,宽阔的胸襟,宏伟的气魄,光明磊落,坦荡无私!再抬头,眺望那层林尽染的香山,一派茫茫秋色。好一个北京的香山!好一个两袖清风的双清别墅!​

(此文原载《新闻出版报》副刊1997年3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