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首发:无戒小岛

作者:无戒 | 编辑:东坡琅


突然这座城就冷了,苏溪坐在自己的小书店里,看着窗外。街道的梧桐叶黄了,跟着秋风一起飞舞,淅淅沥沥的的小雨不紧不慢地落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小白慵懒的卧在苏溪身边,她手边放着一本《挪威的森林》。这是她第几次看这本书,她已经忘记了。每次看完她都会泪流满面,不知道是为直子还是为允浩。

这是允浩离开的第三年,那年秋分,正在家里厨房做饭的苏溪,听到了允浩离开世界的消息。她手里切菜的动作停了一下,又继续着刚才的动作。把所有的菜放进盘子里,倒进锅里,打开油烟机,不紧不慢地翻炒着。妈妈喊了两声苏溪她都没有反应,机械着重复着炒菜的动作。妈妈抹了一把眼泪说:“孩子,你别这样,收拾一下去看看吧!”

苏溪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她把做好的菜放进盘子里,走进了客厅,开始吃饭,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窗外。呀,秋天了。她想起昨日,他还和允浩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在那条长满梧桐树的街道上漫步。

允浩问她:“要是我不在你身边,你会不会难过?”苏溪转过身,一拳打在允浩的身上说:“有什么难过的,我肯定会重新找一个更帅的男朋友。”说完这句话,他听允浩说:“挺好,挺好。”

这时候苏溪突然想起这句挺好,挺好,心像是空了一块,任凭她怎么吃饭,都无法填补。她停下吃饭的动作,看着妈妈问:“为什么他会说挺好?为什么他会说挺好?”

母亲被苏溪吓得不轻,一遍一遍的说:“你要难过就哭出来。”

苏溪看了一眼妈妈又说了一句:“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哭,我因为什么哭?”

妈妈也不知道怎样回话,只是坐过去,紧紧拥着苏溪。苏溪推开妈妈,惊恐地看着妈妈问:“妈妈,你怎么了?我上班迟到了,你放开我。”

然后苏溪拿着包像往常一样上班去了。妈妈一直跟在苏溪的后面,她看起来没有任何不正常,和平时一样,上了公交车,进了公司。妈妈一直等着,一直等着,直到苏溪下班。

她又像往常一样乘车回了家,回到家里的苏溪开始给允浩打电话,打了很多遍,都无人接听。她还是一遍一遍的打着,一直到她第120次拨通允浩的电话,那边终于有人接了,是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她轻声说:“溪溪,你要过来吗?”

苏溪说:“我找允浩。”

那边没有回答,只是传来哭声,那哭声越来越大,电话突然挂断了。苏溪的妈妈跟爸爸怔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见苏溪突然起身,飞奔进了房间。

房间里传出了细小的哭声,慢慢地这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到最后成了嚎啕大哭。一直持续了很久,突然就没有了声音。苏溪的妈妈打开门看见晕倒在床上的苏溪,吓得慌了神。

苏溪被送进了医院,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七日之后了,允浩已经归于尘土。她并没有去看允浩,只是辞了工作,跟妈妈说:“我要开个书店。”

父母看着女儿,点了点头说:“好。”

就这样苏溪拥有了一家书店,店里有一只猫咪叫小白。她守着这家店整整三年,几乎和外界不太接触,只是安静地看书,整理书籍,偶尔在网上写写小故事。

她常常会想起允浩,他的身体很暖,他的眼睛充满希望,喜欢讲笑话,会关注每一个人的情绪,跟他在一起的每天都会快乐。

她还是会想起允浩说的那句挺好,挺好。

她记得16岁的时候,遇见允浩,他浑身是伤,坐在苏溪家不远处的台阶上。苏溪说:“允浩,我第一个见你,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你像极了一直猫。”允浩说:“说明我前世是只猫。”

他们就是这样相识,之后很多年两个人一直在一起。18岁那年,苏溪成了允浩的女人,她的身份从朋友变成了女朋友。

允浩有很多秘密,这也是苏溪后来才发现的。他经常会收到陌生的电话,每一次接完电话,允浩都会拼命打工挣钱。后来苏溪才知道,那个打电话是他的父亲。他跟他要钱。

允浩问苏溪,你觉得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苏溪说,就是为了感受着世界上的温暖 。她看见允浩眼睛里有雾,那雾气越来越浓,形成水滴,落了下来。

苏溪过去抱着允浩问,“你感受到温暖了吗?”允浩的身体很暖,像火炉。然后苏溪听见允浩说:“或许活着就是为了受苦。”苏溪没有反驳,只是静静地抱着允浩。

“受苦,为什么是受苦?你感受不到我的温暖吗?”

听到这句话,允浩笑了,眼睛亮得像星星。“嗯嗯,我感受到了,只是我们活在两个世界。”

允浩时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也不知道,自己的家为什么和别人的家不一样。他想了很久依然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谁的错。如果我不在了,他们会不会就开心了?这是允浩想的最多的一件事。只是他没有想到,会遇见苏溪,她像一个天使,把他从深陷的泥潭里拉了出来,让他的世界里有了光亮。

在10岁之前,允浩和所有的孩子一样,拥有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父母相爱,对他宠爱。直到那一场车祸之后,一切都变了。父亲看他的时候,眼睛里再也没有了爱,只有无尽的冷漠。母亲变得沉默,家失去了所有的温度,允浩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直到有一天他放学回家,听见父亲对母亲说:“为什么那场车祸不把那个孽种带走。”

“孽种,什么是孽种?”那天晚上,允浩一遍一遍地问母亲,母亲一直哭一直哭。到后来也没有告诉允浩原因。那场车祸带走了父亲的一条腿,也带走了允浩的未来。父亲为了救他,断了一条腿。若不是父亲,他早死了。后来很多年,他一直想,父亲说的那句话,为什么那场车祸不把他带走。

自从苏溪知道允浩的秘密之后,她一直守在允浩身边,在他每一次受伤之后,紧紧抱着他,在他打工赚钱的时候陪着他。她告诉允浩,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允浩就会变成一直猫,冷漠而疏离,不自觉的隔离所有的爱和关心。

15岁那年,妹妹出生了,允浩变得可有可无。家里渐渐有了声音,父亲看妹妹的时候,脸上有了笑容。允浩嫉妒得要命,这个嫉妒很快又被愧疚替代,他用牢笼把自己困在了这黑暗的世界里。她听见妈妈一遍一遍跟自己说:“是我们对不起你父亲。是我们对不起你父亲。”

这句话就像是紧箍咒,让允浩没有了自由。16岁,允浩因为没有看好妹妹,被父亲打得遍体鳞伤,而他的母亲就在一旁看着,没有任何阻止的行为。允浩决定去死,就在那天他遇见了苏溪。

苏溪想着允浩对自己撒娇的样子笑了。允浩真的走了,他想起允浩曾经受过的那些苦,以及整夜无法入睡的痛苦。她开始原谅允浩,离开这个冷漠的世界,对允浩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想到这些,苏溪就没有那么难过了。她记得允浩说过,以后想开一个书店,养一只和自己一样的猫,安度余生。苏溪抱起小白看着它说:“允浩,你在那边幸福吗?我很想你。”

小白伸出瓜子放在苏溪的脸上回应着,像是听懂了苏溪的话。浅浅的笑容爬上苏溪的脸,那脸上出现了允浩的影子,然后重合。或许他们从没有分开,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生活在一起而已。

秋天来了,我们常常可以在街道看见一个抱着白猫的女人,一个人漫步在那条长满梧桐树的街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