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十三姐

最近看到了一组关于“中国陪作业家长”的统计数据。这组数据来自一档名为《亲爱的小课桌》的综艺节目,节目投资方是某个教育培训机构。知道了投资方的属性之后,希望各位对统计数据持客观态度认真对待,抱着凑热闹心态随便看看就行了。他们说:“中国约4.52亿家庭中,有超过1亿的小学生。超七成家长每天辅导孩子作业时间超过2小时。”

我掏出了计算器,仔细分析了一下这组数据。有1亿小学生,算上二孩的家庭和极少数三孩家庭,现存少说也得有1.5亿小学生家长吧。那么,七成就是差不多1亿左右。


也就是说,目前中国有1亿成年人,每天晚上要花两小时投身到小学生知识海洋里不能自拔。


多么宏伟壮丽的画卷啊!这些陪作业的家长,凑到一块儿相当于一个俄罗斯,两个韩国,五个斯里兰卡,两千多个摩纳哥......


如果把他们集中起来,这1亿家长可以填满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重庆南京六座城市。想象一下,一到晚上,万家灯火,全在学习,你将会被惊艳到:中国最top城市里所有人都捧着一堆小学生作业,六大城市一亿人同时拍桌子跳脚、发飙怒吼、抓耳挠腮,就问你这场面震撼不震撼?


到时候从月球上俯瞰地球,能看到宏伟的长城,古老的金字塔,以及正在陪读的1亿中国家长......

这项调查还说:“在辅导作业这件事上,妈妈往往是主力军,爸爸次之。”“全国有八成的妈妈,每天在辅导作业的时候,都十分暴躁。”

“爸爸次之”这个结论也许只是为了维稳。这不废话吗,父母一共就俩人,妈妈第一,爸爸可不就是倒数第一么?如果再算上目前很多家庭可能出现的“奶奶/外婆参与式育儿”,爸爸能不能排第二也很难说。不过谈到“暴躁”这件事,我承认,确实是妈妈最有发言权。

就算1亿陪作业的家长中只有60%是妈妈,其中有八成脾气不好,那么,就有4800万的妈妈每天晚上都在暴躁中度过。如果把她们组织起来一起放上珠峰去发飙,喜马拉雅山将会瞬间雪崩甚至被夷为平地......就问这场面你怕了吗?

对于暴躁陪作业,情况也并不是特别悲观,大多数妈妈的暴躁和易怒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好转,直至自愈。


因为孩子年级越高,妈妈陪作业陪得越少。等孩子到了初中,这1亿人会马上缩减到500万,因为95%的家长已经厌倦了作业😓😓😓看不懂作业😂😂😂到了娃上高中,真正能坐在娃身边认真陪作业的家长,可能会缩减到只剩1万。而另外那99.99%当年也曾盛气凌人过的家长会自觉回避,因为他们想给孩子自由,他们不想被娃赶出来。到了那一刻内心只剩一句座右铭:作业很高贵,我不配。


大家应该敬佩的是最后的那1万人,他们应该是中华民族的栋梁。他们陪作业大多是浸入式的,基本都是自己找快感,整个人生都在不断自我反刍。至于那些陪作业时态度恶劣的,主要是因为他们只能在小学作业上发威,所以能量释放比较集中,对身体的损伤也更猛烈。这些正在假装有文化的暴躁家长,应该更多被关注,那些卖生发产品的、卖保健品的、卖保险的,可以重点关怀这批人。

同样是陪读家长,同样是暴躁老母,大家暴躁的水准却不甚相同,形成了一条明显的歧视链。


小学家长暴躁那是本能驱使,基本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初中家长暴躁至少说明他有参与学习的资格,多多少少有点知识分子的底子。


高中家长如果还能暴躁的话,那别管三七二十一先敬你是条汉子,还能找到合适的点发飙。


孩子年级从低到高成长过程,正是家长姿态从高到低的滑坡历程。


我身边很多高中生家长,凑到一起切磋的是话题是:如何调节孩子心态,怎样让孩子放松,什么汤更有营养,最近有什么户外活动可以一起组织一下吗......只有小学生家长才会神气活现地勾兑:气死我了!还有什么补习班能报?

我儿子现在上初中,我能享受歇斯底里发脾气快感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基本上每天能陪笑脸的机会绝不错过。因为只要我不说话,我们家可以像安装了一米多厚玻璃纤维和双层绝缘隔音板的奥菲尔德实验室一样寂静。


所以,我能暴躁的机会屈指可数,基本局限于“你怎么东西又乱放”,“你怎么动作这么慢”......


如果一定要解决一下课业难题,我会事先打开百度,并在各大高材生微信群里埋下伏笔:“等会给你们出个题,我看谁先做出来哦~”我家云配偶“搜索”答案的速度很快,他让我懂得了另一种陪读方式:给娃辅导作业=给娃填上答案。填完还很有成就感的样子,觉得自己文化水平高极了。


有一次我看到同年级的妈妈在吼哇,她对娃说:“怎么回事,说了多少遍了?啊?欧拉交点式,ax²加bx加c等于0有两个实根x1,x2,那么y等于a乘括号x减x1乘括号x减x2,条件必须是a不等于0,这个时候抛物线的对称轴是直线,直线,直线!”


过了一会她又开始怼娃的语文试卷:“这么简单怎么又忘了?夫事以密成,语以泻败,未必弃身泄之也,这不是庄子写的,这是韩非子写的!这个密怎么是秘密,这是保密的意思啊!事情因保密而成功,谈话因泄密而失败。上次不是给你讲过了吗......”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那一幕,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暴躁叫做“没有一句废话”。跟人家相比,我的那些小儿科的暴躁,都只能算是不懂事的少女在碰瓷。再看看那些因为“6x9=65”,“chicken永远拼不对”而大发雷霆的小学生老母们,她们的暴躁如同低龄儿童在撒娇。


暴躁家长在发作的时候永远以为自己是宇宙之巅,说的全都对,做的都有理,还觉得自己无比伟大,并为自己正在为之衰退的身体而唏嘘。


尽管如此,无法遏制暴躁的时候,我们还是放自己一条生路,该发的火一点没少发,毕竟憋着更容易憋出毛病。


作为一个妈,暴躁恐怕就是融入血液中的一种母爱的体现吧,你不暴躁,我不暴躁,难道等云配偶去暴躁啊?


但过几年之后,大家就会嘲笑下一批以为自己在宇宙之巅的家长:幼稚,低级,呵呵😂😂😂


所以啊,大家只要有这个意识,就很容易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暴躁了。你的孩子算不对加减乘除,拼不对单词,读不对生词,这有什么好暴躁的啊,只要默念:“再过几年就该他教我了”......然后你就会对娃产生一种微妙的尊敬。


我认识一个妈妈,她已经在鄙视链上游了,甚至能找出孩子化学作业里的错题!但她依然很低调,她告诉我,在偶尔陪作业之前,她会喝酒壮胆。

这大概就是醉生梦死型陪读吧😂😂😂


于是我就想,比我厉害的妈妈都尚且需要壮胆才敢暴躁,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怂呢?于是,偷懒逃避陪读时,我感觉越来越坦然了。


然后在那些捡来的时光里,每天花五分钟多读书多看报多学习多思考再花一小时多吃点甜品,我真的脾气好了很多,连泛着油光的发际线上都仿佛又长出了小绒毛。一个小讨论:吃甜品到底能治疗暴躁吗,如果能,扶我起来,我还能再来杯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