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你走了,但好象是昨天。你说过等我回来商量项目收购。你策划了整个中国。整整十三年,你踏遍内蒙古的山山水水,看过无数个项目和企业,你脑子里装的是经验,装的是保经风霜的坚强,而今随着一缕清烟,一切成为历史。

你说过项目成功回台湾,回生你养你的宝岛,而这一切,也终于成为梦想。你生前回不去,梦里常牵挂,亲戚、家人、那里的山水,你经常讲在台湾做典当行业的经历,你将资本遍布整个台湾。风华正茂时有你,魂迁梦绕时有魂。你走了,再听不到你的吵架式的声音。

  我恨这次半个月的出差,将永远再见不到你。走时看你,你笑着说,出你的差吧,我不会死,上帝给我的任务还没完成,我这几天稍好些,就要去锡盟对接一个马奶出口的项目,还要合作一个中药厂。我是相信你的,而你确失信于我,没等到我回来就走了,走之前,连一个电话、微信没发就走了,永远的走了。我知道周一你弟弟带你回台湾。

翻开微信,听你过去通话的语音,看你用繁体字与我交流的文字,每一个字里行间,看出你的坚强。二十年前,你患上直肠癌,台湾医院判你死刑,最多能活一周,而你硬是从手术台上跑了,强行出院,又坚定的来了大陆,你与死神较劲,你与命运抗争,北京亚运会有你装修场馆的项目,你一个病人,零资本在大陆发展到今天,真是资本的奇迹。你一直不把命当回事。再次中风倒下,你又一次奇迹般的复活,一坚持又是五年,风风雨雨,这回上帝怕你太累受罪还是领你走了。

  我有时不想搭理你,你大概是孤单,或者是辛酸,我知道无助时,你在微信里和我说话,你也知道我不会听,可还是说,有时打电话,你让我过去见,我知道暂时做不成事,也不经常过去,而你一直把我当成合作伙伴,你给我许多资本经验,你给了我金融方程。你可能预感时间不多,拼命教我如何玩资本、项目,你的这些知识,最终还是没有复制给我。记得我曾经赞赏你的策划能力,一晚上完成公司经营方案,这是几十页的项目策划书,全部是繁体字,部分涉及集团的还用英文,你带病工作,疼痛时你喝烈性酒和白醋麻痹自己,你是一个将才,但内蒙古大草原的环境,未允许你驰骋。你是一个怪才,争执起来,连命也不要,我领教过,你发火象一头发情的狮子。这一切,你还有回天之力吗?

  我们年初在促进会相识,又在不断找项目中相知,更在困境中相互鼓励,这一年,我断断续续和你来往着,不知是敬佩还是同情,说不清楚。回忆是把双刃剑,更多的是折磨,尽管你的离去,我没能为你掉眼泪,但还是用简单的文字重复着你的故事,眼眶湿润时,不知是不是为你掉的泪……记忆不再是折磨,你坚强精神一面抵消了负能量的一面,你给我的印象,好坏五五分吧,或者六四。

      距离你弟弟带你骨灰回台湾近三年了,我突然间感觉到你的声音,知道这是一种幻觉,是不可能的,但是否天堂的你,驾鹤云游到大陆,查看你未完成的事业?离开台湾时候,你一个人,回的时候两个人,有你弟弟陪伴,我不知你的家人,因为不好意思打听你私生活,匆匆的你走了,我们知道再也不能回来......

  以下是我和台湾杨总的微信截图,语言通话已无法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