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似乎总在离别处,成为人心间无法抹杀的怅然。


年华随时光渐渐搁浅,比起百花深处的热闹,更偏爱了月冷风清处的寂寥。或许,成长的别名,译为孤独。


在孤独里,迷恋上秋色,喜欢灿黄的叶子将夏日收藏的阳光幻化成秋天的明媚;喜欢丹桂的幽香乘着细细秋风追随游子的步伐;喜欢倚窗听雨时,一杯温润浓厚的茶,足以把浮华略去,唯余清朗的自己。


爱屋及乌,信手翻来的诗词,诉说的都是秋日情丝,那些不敢言说的相思、那些无法归去的别离、那些挥之不去的愁思,都被文字浸润,慰藉一时情浓。

一直喜欢秋的天光,那样辽阔高远,能包容万物悲欢,似范文正公这句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雨后,碧空如洗,薄云似烟,黄叶满地,苍茫辽阔的原野将秋色绵延远方,直到天边的水光,水面烟波凝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斜阳远山,峰峦叠翠,秋水连绵。想那芳草还真是无情,蔓生至斜阳之外、万里之遥。


自《招隐士》“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后,“芳草”便象征着游子思归之情,万物本无情,是红尘里的爱恨沾染了悲喜,才生出“芳草无情”之音。“去国怀乡”的余韵尚在,满目萧然的长景在这片秋色中生出无限悲凉来。


《牡丹亭》里“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的唱段,化用了这首《苏幕遮》的文字,长亭送别的悱恻缠绵,是从人的心底蔓延至天边的,而这些无情芳草,却疯长天涯,旁观所有的眼泪与风霜。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秋水长天的悠远缠绵,只是因为心间那股名为乡愁的情绪,沉郁忧思,辗转多少长夜。若不是梦中能与故乡重逢,恐怕早已相思成疾,病入膏肓。


故人追思怀远,总想登高远眺,仿佛能看到尘世间最思念的一隅天地,聊以慰藉相思,却不知道,深切的爱恨,会让人胆怯,“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才有了这句“明月高楼休独倚”,害怕登高时,望不见故乡,愁绪满怀;又怕望见了故乡,却不能归去,难以自持。本想借酒消愁,一醉方休,却原来,“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总以为情爱才会蚀骨灼心,却原来深切的思念,都会成疾。


这天地间,有一方土地,名为故乡,那是游子的归思,急急奔走的岁月,只会沉淀更多的眼泪,到最后,便是化作一缕幽魂,也要回到这个最初的地方,作为最后的归途。

一直以为,那个“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文正公,是何等不苟言笑、肃穆谨慎之人,却原来笔触这般细腻缠绵,他心中的离愁别恨,一丝丝,被这天色、水波、芳草、斜阳、山峦绕进了我心里,久久难以释怀。


此刻眼角的清泪,是属于他的,只是在时光里流转千年,被一刹那的缘,引入我的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