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3

  溪南谷登箐,剑川沙溪西南焉,谷登村之后,花塔山之麓。循村西行,智慧古刹,参差错落,拥于其下;茶马古道,穿云破雾,贯穿其中;悬崖峭壁,势如天兵,立于其内。内有数千古树,长于崖缝之中,承日月之雨露,蕴天地之精华,迎横来之凄风,迓竖来之苦雨,咬定青山,札根顽石,顶天立地,俯仰苍桑,不卑不亢,自生自灭。古树多为栗橡榕槐黄连乌加之属,或如华盖,或似巨伞,或比羽翼,或矗宝塔,层峦叠嶂,千姿百态。下有灌木藤萝地衣相互掩映,或携或扶,或缠或绕,拥拥攘攘,纵横交错。藏淙淙之溪流兮,泽芳草之萋萋;击鹰隼于长空兮,传哙哙之鸟鸣;友狡黠之狐兔兮,俦疾步之羚羯。

  余肃然起敬,谓山人曰:“天下林木,多有砍伐,唯此处古木,免于金斧何?”山人笑答曰:“尔亦观乎,斯林斯木,生于悬崖,长于绝壁,人之金斧,为其奈何?”余进而追问:“然悬崖绝壁,何以生长如斯巨树?”沉吟良久,山人唏嘘:“概造化之中,各物自得其所。树大招风,遂避于金斧之外,以求自保也。”余懵然不解:“悬崖绝壁,寸土不生,巨树何以择此所焉?”山人目中放电,似有所思:“凡命之理,舒适处易生,险恶处难长。唯其生长于险恶之处,方能成就一番非凡!”

  余释然,遂赋一诗以酬山人,诗曰:

     山间铃响马帮来,

     古道悠悠云路纤。

     下有深箐三千尺,

     天兵一万把岩巉。

     苍鹰引路穿霞雾,

     麋鹿相俦食云边。

     巨树参天硕无朋,

     自生自灭造化间。

     札根岩壁身似铁,

     虬龙纠结盘青天。

     遮天蔽日藤萝绕,

     栉风沐雨披云衣。

     更有芳华毓地气,

     溪流侧畔草萋萋。

     我本山野蓑衣客,

     放浪形骸一狂癫。

     一枝一叶令人怵,

     一树一藤为情牵。

     步履蹒跚寻直径,

     徘徊彳亍行程艰。

     只身所爱是自由,

     醉心自然寻天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