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留言*817.一点儿很薄的杂谈》

2020.09.23 阅读 131



      成功和强者之路向来都是陡峭的。路上最美丽的两处风景永远都是:成功中的失败和失败中的成功!


      也许,期盼鼓励和支持引导我们每个人走向成功的人往往都是自己至亲至爱的人吧。自古以来最亲近的人有两类:一种是血亲,另一种是朋亲!然而,在人类世界要与强者之间建立的亲近关系,都免不了要贴上争宠夺爱的祸端标签甚至端起争权夺利的枪杆子。


      人类自从森林里的树上跳下来跑出森林的那一刻,几乎所有的成功和变强的标志已显现为同类之间的残酷斗争和较量,干架和争吵是最常用的手段,因为人类跳下树的那一刻已标志着戴上了自然界的王者之冠,事实上已不再十分忧虑除人之外的一切自然之物,反而对于同伴增加了更多的不放心。如果说远古时期与大自然万物之间的外斗的胜利是人类从树上跳下来跑出森林的一个里程碑,那么与自己同伴之间的内斗从而成为滋养人类历史在大地上四处蔓延的根系,也许这就是进化之路吧,凡是强者之路一般都会有充沛的血汗泪雨和生死交接,当然血汗泪雨流得最多的无疑是弱者和死者,活着的人才有资格继承死者的心愿,但愿不愿意继承和完成那又是个交接成功与否的问题。


      不过,要相信这样一个渐渐被拨开迷雾而模糊看见的还在裸睡的事实:高度文明的历史前进应当摆脱干架和争吵式的污染精神世界的动力,因为这两种动力既伤人又伤情;理解沟通与交流合作应成为人类新文明环境下新文明的新的牵引力,因为无论是人类还是任何物种都一样:没有彼此之间的伤害才能获得相安无事的美好。


       可惜,天不藏奸的同时,也不从人愿,而且糟糕的是谁能又想到,上帝偏偏让所有物种之间在彼此为食的生物链上相生相克。所以这就成了人类彼此争霸和霸凌的最有理有力也最根正苗红的说辞和理由,成了大到国家之间或者小到人与人之间最惯用的洗脱剥削掠夺和欺凌杀戮罪责的洗涤剂。因而,事实上物种之间和人类之间要想真正永远摆脱残酷的争斗和争吵,就必须砍断上帝所造的生物链,重新造一个锁链把万物串在一起,最起码的一个原则不能触碰,这个原则就是:万物之间不互相彼此为食!万能的上帝的脑袋比我们人类的脑袋装得智慧就是多得没法形容啊,他随便取出一点儿东西就可以让万物之间你来我去我去你来地忙活一生,我们智慧不愧只是从树上偷来的一个果子,那老头儿简直就是个智慧森林吧……


      可是,如果任何物种之间又不彼此为食,大家肯定饿死!目前人类恐怕还无法解决不吃饭就能生存的问题,据说神仙也吃供品,唉,这是可怕的,可怕的吃,都是嘴惹得祸。

人类,嘴上的秘密太多了,兴许人类命运的一切都在嘴上转圈圈。


      也许,在将来会有解决的办法吧,不过当前这还是很令人万分头疼的。我的建议是:我们要不再派一个贼再到上帝的园子里去多偷个果子吧?如果偷不上,哪怕摘个树叶儿也可以啊,兴许再吃了之后,我们就能有方法解决一切了。但问题是,老头儿上次已被女人们偷了一次,这次会不会早就派魔鬼在园子的树上等着抓贼呢?但愿魔鬼和上帝不是一伙儿的,因为上次他就帮了我们的忙,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帮人类,这恐怕也是一个神魔之间的阴谋吧。


      兴许我们能成功,但愿偷来的果子能够带来幸福,因为我们偷果子原本就是为了幸福,不像第一次女人们只是为了解馋。


       关于偷上帝的水果的事情,在基督教里女人们已经做了表率;佛教里也时不时闪烁其辞地以善果恶果禁果来点化,却始终没说明这些果子是否是属于佛祖专有的,道家的果子仙丹的所有权是很明确的,数量就更多了,不要说数量了恐怕种类也是数不胜数的吧。不过接下来可能是轮到男人来做贼了吧,兴许男人还得去请教他的女人,关于偷吃这方面女人们难免有两下子,不知道广大男同胞有没有这个天赋异禀就不得而知了,我什么也不知道,就是瞎咧咧,咀点儿文嚼点儿字而已,但愿以老君、佛祖、上帝及真主为代表的众神们别和我一般见识。


      因为,我只是个宝宝,童言无忌,到此话头儿得大笔一挥该斩立决了,尽管意无穷而言已尽了,理恐怕顺理成章地早已屈了,词也必然词不达意地早已穷了……


       住嘴,句号。


                    20.9.23观小熊于险境攀登自救联想国际争端和生活而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