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杜丘

编辑:杜丘

影像:杜丘(手机随拍)

随笔:《听涛感悟》

音乐:《听涛》



台风走了,雨还在,

人都跑了,景还在;

三亚的民居烟火依旧,

老天短暂的露脸,

不时也让我能拍几张,

住在海边民居,

真是"近靠楼台先得月。"



白天,我如同渔家赶海,

老天露出笑容,

我就屁颠屁颠的跑到海边,

观海听涛,

让汹涌澎湃的海浪,

去撕裂我的胸怀,

努力去感受这无垠的大海,

让渐已老去的身躯,

再去体验一把年轻的情怀。





夜幕垂空,

渔村归于了平静,

无论是在村街行走,

还是躺在卧室床上,

唯一能让人听到的,

便是那浪涛拍击海岸声;

在宁静的夜晚,

那浪涛的回落声,

如同退潮般阵势,

也能让人清新耳闻。



听涛回眸,人生几何?

浪涛涌起、破碎、泯灭

便是浪花的一生;

每一轮的浪涛,

也是一轮生灭的轮回;

人的一生,

也许似海浪一次历险,

一次深邃的思绪;

而当你听到那涛声的欢快,

或许会看到无限的轮回,

这恐怕就是一种永生!





在时间的长河里,

几十年光阴匆匆,

那些过去的人和事,

都像这浪涛拍岸碎灭,

留下的便是一片海水沫;

听涛再次让我感悟,

人生真是一本书,

所有过往没完没了。





我躺在床上思考,

谁会去海边目踏海的风光,

听波涛拂海的音韵?

来到三亚度假,

我想我能做到,

独自幽坐岸礁,

听波涛复笛啸,

让心悠然释放。



人就是那么奇悟,

只要你能隔绝功利尘世,

远离世俗生活,

背走天伦之乐,

去濡墨一抹自作的书画,

幽写一本看破红尘的卷书,

净化尘心,

就能够静养自乐。





渔村住的人,

也许看惯了海的面容,

听惯了海的涛声,

有着“海蓝如常、

涛声依旧”的麻木,

而习以为常;

我却不然,

虽然来三亚度假,

住在海的不远处,

但海的样子不常见,

更谈不上常受涛声的熏陶。





海的宽广与深邃,

犹如人生的境界,

致深致远,

无法所能触及;

海总是把灵魂藏在深处,

把心迹显露在脸上,

有时潮起潮落,

有时汹涌澎湃,

有时平静无声,

这不正像人生旅程,

那种跌宕起伏的过往。



三亚的大海,

在这变幻的天气中,

有时呈现一片光烟氤氲,

再加上击岸拍礁淘沙的溅声浪响,

让波涛有了起伏转折,

或有抑扬顿挫的音节和旋律,

让人感到有一股雄浑的力量,

催人激昂、奋进。





当我临海听涛,

一颗清净的心,

似乎就消融在神秘莫测的大海之中,

那一刻,

在我的心绪中万物顿失,

人世间的恩怨情仇都被完全抹消,

只有大海的涛声在我心中起伏。





静听美妙的涛声,

让人心生许多感悟,

生活,原来可以这样快乐;

心情,原来可以这样惬意;

人生,原来可以这样无忧无虑。

在感悟我看到了,

天地之间原来有许多美妙的胜境,

需要静心地聆听才能获取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