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入职考试我通过了。经过我的努力,最后通过了自治区教委留校任教应答考试。教委专家们对我的入职论文答辩也很满意。专家组非常认真的对我的论题答辩 进行了一对一的答辩考评。在我的努力和恩师的提携下,最终通过了这次留校任教考评。


在留任职工大学还是中专艺校的这个问题上, 亏了我的恩师与总工会领导的提携帮助。另有教委主要领导对我的信任和支持。我非常荣幸的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职工大学录用 。暂时代理哲学老师一职。因为职大工大学现在的哲学老师是外聘的,正缺少一位像我这样的哲学老师。所以正好由我来补这个缺。不过我的理想是当一名主讲文学概论的老师。但我也是很满意了。这一下也真的是圆了我的梦,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高校教师。与我的两位恩师,陈老师和简老师一起在大学里答疑解惑 教书育人。真的是快意人生啊,我的感觉是没有比这更高兴更幸福的事情了。


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的进行着。可是在最后一个调动环节中出现了问题。我在单位里担任的工作比较特殊,工作单位里也非常需要我这样的人才。单位的主要领导就是坚决不放人。可能也是我平时看不惯单位上的这位傲慢腐败的主管领导人吧!也很不满意他的所作所为吧!也可能是他有意地在和我过不去。官大一级压死人呀!通过了几年的拼搏努力,也看够了别人的脸色 ,没日没夜的苦苦读书 ,学习 学习再学习。今天如愿以偿了。刚刚得到了一个机会,一次回报。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几天呢,但在这个环节上又出现了问题。这不是竹竹篮打水一场空嘛!那种感觉不知道是悲呢?还是痛呢?那时候真的是欲哭无泪啊!老天爷对我为什么这么不公呢。


在我努力地做了大量的工作以后,在毫无无改变的情况下。我决定来过鱼死网破。哪怕我就是去不了大学任教,我也不会再在本单位再待下去了。因为有这样一个猪一般的领导,虽然我很留念工作了多年的工作单位。但是我是永远不会再待下去了。我暗暗的在想着如何对这位不通情理的领导进行反击呢。其实呢我也明白,他这么做何尝不是对我有一种报复心理存在其中呢。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向当时的市委书记颉富平写了一封信。当时颉书记是从阿克苏地委军分区调过来的。他对本市各区县局的情况不是很了解 。所以是他的秘书通过给信访局打了一个电话,当然了这个电话起了很大的作用。经过上级领导的斡旋,我的那位原领导的口气也终于有了松动了。同时狡猾的他采取了以守为攻的策略,同意我先以借调的方式去任教,一年后视情况和工作需要再做决定。借调期间的工资由新疆职大负责发放。像类似这种折衷的工作调动办法在当时的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很通行的。

入校报到后,我被安排到新疆师范大学进行了两个月突击培训。期间进行一系列专业的教学、教师资格和教师规范、专业培训学习。在职大任教后,我经常向陈老师,简老师,黄老师,还有教古典文学的金老师他们请教。学习他们先进的教学经验和理念。有一些关键性的问题还需请教他们。争取早日成为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合格的大学教师。时时处处用高校教师的行为规范来要求和约束自己。


做一个合格的老师很难。做一个成人高校教师,则须更加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树立起一个高校教师的形象。还须认真钻研业务,提高自己的教学能力,提高克服急躁,自大,自卑,紧张的心理。与人为善,答疑解惑 。特别是作为一个哲学老师更应该 用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武装自己的头脑。用辩证法看待人与事物。经过了在学校这个新环境里,从最初来到新奇,刺激,紧张,到在半年以后的自信 、从容、适应的这么一个过程 ,得到学校广大师生们的认可。校领导还算对我满意。陈老师也在教学研讨会上表扬我 ,简老师更是对我赞不绝口。我也经常去金老师家 中,向他请教古典文学中的一些感兴趣的问题。


学校里教职员工虽然不像普通高校那么人多,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特别是成人高校 ,师资来源也很复杂,免不了出现一些结党营私,结帮拉派 ,无事生非等现象,但是我从不参与其中。在这方面我特别的注意,学校领导和老师们也非常认同我的这种个性。在我任教的一年半时间里,虽然是短短的一段时间,我挑战了自己,在我漫长的生命里,在我人生的旅程中铸就了我的辉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美丽的校园,如茵的草地,漂亮的讲台,善良的同事,莘莘的学子 ,美好的记忆,我心中的圣地。

人生就像一首耐人寻味的歌,有高潮部分也有低潮部分。如果人生是一首优美的乐曲,那么痛苦就是其中一个不可缺少一个音符。所以人生是一对矛盾着的统一体。有高潮的喜悦,也有低潮的痛苦。


80——90年代是文学创作的黄金时代,有些人也叫“做新启蒙时代。”文坛上百花齐放。伤痕文学、反思文学、朦胧诗、意识流、先锋文学、作家和文学家受到了热烈的推崇。多种思潮涌动,各种新思想纷纷登场。知识分子热衷于谈论的是人道主义、自由和异化、是 萨特、尼采、叔本华、弗洛伊德、是民主平等、那个年代也被叫做“新启蒙时代”。这种新的思潮也被带入到学校里来。记得当时教当代文学的老师,也开始了脱离了教材信口开河的把这些潮流和思想意识带到了课堂上,对那些还没有基本判断能力的学生们进行宣讲。如果是我我是不会那么做的。


在这种自由民主的思潮和经济大潮的涌动下全民经商、一切向钱看、成了一切工作的主旋律,和工作重点。学校也成立了培训处。开办各种类型的培训班、补习班。老师们可以不受限制地到处走穴跑场子讲课。那时候学校里只要有教室,有场地有条件的。包括公立的各类小学中学,全部都参与了办学办班的经营中去了。我的恩师陈老师也在好几家学校里讲写作课。他的每节课明码标价是200元的高价。这个价格在当时是最高的了吧。我的初中班主任简老师也去了好几家夜校讲课。我们的老师们,在各种学校里发挥他们的所长,更有甚者“文理不对科,闭着眼睛照本宣科”。或者找地方去发挥余热挣钱去了。


那个时候,全民经商做生意的势头已经达到空前的程度。我母亲在85年退休后也做了一点吃吃喝喝的小生意,因为母亲家在西公园边上的园林局大院住。西公园里是个做生意的得天独厚的好地方。那时候乌鲁木齐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公园。每逢节假日星期天,公园里人山人海,拥挤的水泄不通。平时休闲纳凉的人也不在少数。


夏天天气炎热,公园里仅有的两个售货亭,根本不能满足广大游客的需求。亟待引进商业网点,改变现状。随着商品经济发展的趋势上升和发展,人们的思想观念都在改变。市上决定放开限制各大公园的售货网点的数量限制。从沿海地区引进大量的大型游戏游艺设备。以提高和满足乌鲁木齐两百万各族市民日益增长的文化休闲娱乐的精神文明的需要。作为园林局内部眷属,我母亲和几位大妈们被邀请第一批进入到了了公园开始了商业经营活动。


說俗了一点就是可以在规定的地段地点摆摊设点,卖各种食品小食品。外加一些规定的清真熟食品。虽然我母亲没有多少文化,但是她头脑灵活,善于经营,不顾快要到60岁的年龄。亲自制作西北人爱吃的凉皮和凉面,因为我母亲自己配方的卤汁味道特别好,做的凉皮晶莹剔透,口感劲道,卫生干净,在公园里很受欢迎。公园里的员工以及外面的食客也纷纷慕名而来。一时间洛阳纸贵,其它大妈们也纷纷效法前来取经,我母亲是个善良的人,她将手艺毫无保留传授给了大妈们。


随着凉皮摊位的扩大,她又在家里一间十几平米的小房子开了两个大灶,雇了两个宁夏专业涮凉皮子的小伙,每天最多的时候要做四袋子面粉。也就是二百斤。你可能会说,那么多,卖不完了怎么办?你别怕别担心,有一半是批发给了别人了。那个时候我们一家子每逢到了星期天休息,都要到我母亲家去吃凉皮子。吃完以后,我们就全部出动去公园里给我母亲帮忙去了。


我母亲在公园里卖凉皮子,赚到了第一桶金以后 ,在乌鲁木齐市最繁华的地段大西门新建的百货批发市场集资了一个摊位,也就是有十个平米的小房子。那个时候这个市场在新疆还是第一家呢。它占了“三个之最“和”三个第一。”在全国都是赫赫有名的。许多温州“财团”,“炒房团”的成员都出自这里。

原乌鲁木齐大西门百货批发市场是80年代中期新建的。原小西门综合批发市场,是在原天山区新华旅社的原有基础上改造而成的。两个批发市场紧密的链接在了一起。想当年这里的商贾如云。商铺无数,鳞次栉比,行商做贾,宾客天下。贸易往来,直通亚细亚。也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发展和延续。两个市场为新疆的经济发展,贸易扩张,和JDP的所做出的贡献是无可比拟。


大小西门市场,就像两颗闪耀着光彩的双子星座,星光璀璨,冉冉升起,交相辉映。如同两只镶嵌在乌鲁木齐城区的两颗绚丽夺目宝石,是乌鲁木齐市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一张纯金打造的金子招牌。同时它也是改革开放后个体经济迅猛发展的一个象征和活标本。昔日的旅社旅馆式的单间批发市场,现在已经打造成为了高楼林立的与国际接轨的时尚商业圈了。


记得那是80年代末。我母亲在她60岁左右时,在大西门批发市场三楼,集资了一个批发小百货的房间。开始时她批发兼零售,卖小百货。经过统一装修以后。三楼改为了经营批发男女服装服饰。我母亲和她的一位大姐,一位和她年龄相仿的,我们都叫她“山东老太太”一起坐火车去福建石狮进服装,去浙江温州进皮鞋。经过三天四夜颠簸,两位北方的老人初到闷热潮湿的南方,气候环境, 饮食起居都不太适应 。去各个厂家进货时因语言不通,无法与接待人员正常交流。亏的“山东老太太”有点文化,她写字条来和厂家沟通业务。


经过了这样一年多的经营。打开了进货渠道和销售环节,在竞争激烈的大西门市场占住了脚。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名气大增。这就是所谓的改革开放后,搞活经济的第一代倒爷吧!不!应该是倒货奶奶了。后来我母亲还搞过童装,鞋帽等。在赚到来第二桶金以后。我母亲又在大西门、小西门、火车站等地方购买了几处铺面摊位。将我妹妹、我表妹,我弟媳妇,我妻子几人一起拉入了她的商业圈内了。


这几位都有着很不错的工作和单位。她们多数都是在单位办理了停薪留职手续的。我母亲年龄一天天大了起来,就不能去各地进货了。她决定将这几间商铺分别交给了女儿、儿媳、们来经营打理。她自己则乐得清闲,有时候也会去指导她们如何经营。当然了她老人家年轻的时候吃了那么多苦 。含辛茹苦的将我们养大成人,享受晚年幸福生活,颐养天年,享受天伦,是她最大的愿望和快乐了。


敬请期待下集 我的江湖

图片/珍藏

文字/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