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不能爱,爱到不能语,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谁的隐私不被回光返照


殉葬的花朵开合有度


菩提的果实奏响了空山

告诉我

那一日,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含情私询意中人


莫要空门证法身


卿果出家吾亦逝


入山和汝断红尘

我生命中的千山万水


任你一一告别


世间事


除了生死


哪一件事不是闲事

我是佛前的一朵莲花,我到人世来,被世人所悟

我不是普度众生的佛,我来寻找我今生的情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三步两步便是天堂,却仍有那么多人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纵使高原上的风,


吹不散,


执着的背影。


纵使清晨前的霜,


融不化,


心头的温热。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自恐多情损梵行,


入山又怕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


不负如来不负卿。

夕阳印证着雪山无我的智慧,


爱情与梵心同样白得耀眼,


离别后,晚风依然珍藏着她的誓言。

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别问是劫是缘。

月亮回到湖心,


野鹤奔向闲云,


我步入你,


然后


一场大雪便封住所有人的嘴。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