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郝元奇闻

段振业/原创



郝元的传奇人生众所周知,1966年他因奸污女童被抓,强制劳动改造。一时间郝元的脏事,成了街头巷尾的爆炸新闻。供销科长怎么会做出如此龌蹉事,对郝元的谩骂声不绝于耳。郝元就是个畜牲!他畜牲不如!

八辈祖宗都被骂的狗血喷头。

了解郝元的人说,他不会干出这种事。那么女童的母亲沿街叫骂郝元,手里还举着带血的儿童内裤,又怎么解释?更离奇的是,这个母亲就是郝元的漂亮老婆!啊!郝元!遭雷劈的!自作孽不可活。       

懂法的人说:如果事实成立不止是劳动改造,根据法律会重判,至少十五年徒刑。

懂周易的先生说:郝元的名字有谐音犯杀星。郝元=好冤,真准!

 郝元的部下,知己哥们说出实情,郝元和老婆两派站队,一方是保一方是反。是尖锐斗争!他老婆和反派头头有一腿......为了离婚,为了苟且之事,预谋使出如此损招,缺了大德了!懂政治的人说:郝元是运动的牺牲品。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老年人《拒绝诱惑 捂住钱包》的文章,受到了全国美友和身边老同学老战友的点赞鼓励,阅读量不断攀升。有美友说此类文章应该多写,小编同志也为我加油,写文章有人爱看并且有那么多期待,再开心不过了。我翻阅人生旅途,触目惊心的骗局还真不少,有道听途说的,有媒体报道的,也有身边发生的。

我梳理了一下,郝元的事例有代表性,而且我和他有过接触,有真实感。虽然他蒙冤受屈,与现实背景相差甚远,但对人的良知唤起也是一种警示。我计划整理部分防骗故事,特别针对老年人,在郝元身上发生的故事都很离奇,就从郝元说起。


老年人要拒绝诱惑捂住钱包(原创)


 运动结束,郝元平反昭雪,近十年的青春失去,释放了,平反了,煤炭局却消失了,计划经济结束。企业转型,郝元拿到补尝后回家自谋职业。六十岁已经失去体力工作能力,面对空荡荡的房子他迷茫。人生的黄金年龄被亲人陷害,被运动蒙冤。命该如此吗?上天为什么在一个人身上延续厄运?刚见到朗朗乾坤,工作单位煤炭局又没了,紧挨着的木材厂粮食局也没了。

郝元旧居拆后建起的居民楼.官扎营


居委会关心郝元,帮他解决生活问题,协助办理了商品经营许可证,安排在火车站汽车站之间最佳位置。

郝元打造了一个箱式货车,四个轮子移动方便,出售小百货方便来往旅客。我和郝元相识就从这个阶段,我有吸烟的不良嗜好,经常路过此处顺手买包烟,时间久了便成了熟人。按年龄他比我父亲还大几岁,我称呼他郝大爷。

 郝大爷原籍潍县,毕业于山东矿业学院,在煤炭局工作后进步很快,写一手好字很受领导赏识,三十岁就提升为正科级干部。

郝大爷正直善良,是长期聊天交流中我体会到的。他看到乞讨的老人就给钱给吃的,有时他还痛哭流泪,我问他为什么哭?他说如同看到自己失去的老娘。

我喜欢听他讲社会故事,经常坐下来吸支烟听他讲一会儿。他长期在市面上,经多见广。

郝大爷专捡离奇荒唐事给我听,很会调我的胃口,我更加好奇听他讲。郝大爷讲起故事来眉飞色舞,脱落的几颗牙他也不镶,但是说话不漏风。

有一天郝大爷给我讲了一则故事。他很兴奋,好像是事先想好的,也好像刚发生的。小段你听着:“黄屯农贸市场,有个卖针头线脑的老太太你见过吗”?“见过”,“她被骗惨了”。(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