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中国社会物资充盈,想买什么就能买到什么,各类实体店、超市比比皆是,在手机上下个单,无论天南地北那里的货,快递小哥快捷地为你送到家。

回首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可是另外一番景象。

当时物资极度匮乏。粮、油、棉布和一些工业品凭票供应,除此之外的很多生活必须品虽不凭票,市场也根本无货。

首都北京在这方面相对比较宽松,比如食糖、肥皂、手纸等外地买不到的还可以买到。

所以,谁要是去北京出差或探亲,抑或是途经北京,有幸进京采购,一定会大买一把。同事和朋友闻讯,也都会找上门来,托你为他们带东西。

去北京的人背负着众人的期望,带着庞大的采购计划,进京后就开始实施,直至完成计划任务。

紧缺的东西在北京也不是手到擒来,比如买白糖,有的店卖,有的店不卖,卖的只卖半斤,买十斤就得跑二十个店。肥皂、手纸等都得这样一块块、一卷卷地湊齐。让带的其他稀罕物品,还得到处打听碰运气。这个差事真的很艰巨!

为了买齐东西,在办公事的间隙,就只得不遗余力地走街串巷东跑西颠。

买齐了这么多东西,装满大包小包,少则三五个提包,多则十来个,一个人怎么拿回去?

有办法!

因为进京的人都有同样使命,相互非常理解,一定会互相帮助。进京的人很多住在部招待所,谁上火车时,招待所的同事,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会踊跃为你送站。

接站更不成问题,接到电报,托买东西的人欣然到车站接。

外地人疯狂抢购,排长队、脱销、口角等乱象给首都居民带来不便,一些大爷大妈不免发牢骚说怪话或是打趣,给外地抢购者起了些外号 。

比如,东北人买东西狂,于是“东北虎”的“美誉”盛传。

西北人买东西疯,“西北狼”“嘉名”远播。

“东北虎”和“西北狼”的名称是民间俗成,可是还有一种称谓以前却闻所未闻。

一次,我从西安回天津,在北京倒车,在东安市场附近排队买鱼,听到人们议论”天津猫”。

天津虽然河海交汇,但那时买水产品一样困难,很多人乘车进京采购,天津人酷爱鱼虾,跑一趟北京不枉此行,买得量很大,于是天津人得了“猫”的“雅号”。

回忆这些往事.,更感今日社会之繁荣,幸福感油然而生。人们再不必为购物所辛劳,安安稳稳的过好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