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轻轻走了,正如我轻轻来

轻轻挥手,挥不去渭北高原的彩云

石川河边的柿子树,是留在心中的记忆

石川河水中的倒影,在我心中回荡

在石川河边,我甘愿做一个水葫芦

柿子树下的那潭水

不 是清泉,是父老乡亲的泪花

揉碎的心,沉淀了我人生的梦想

梦 像黄土地上的绿蒿,向四周蔓延

但 我为什么喊不出 流不出泪花

悄悄 远离了故土

黄土地为我沉默 沉默 是我在首都惯性

故乡 我会回来

父老乡亲 我一定会回来

我挥一下衣袖站在首都

挥不去故乡天上云彩

(黄发辉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