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配文:匠心涼(原创)



天還沒亮,

媽媽就準備了行囊。

去城裡念書多麼奢望,

也給家裡帶來了希望。

只是特別緊張,

不知裝點啥?

送出村的路上,

都說要是有錢買個皮箱,

兒子的行李就不會鼓鼓囊囊。

兒子懂事地回答,

沒事,就這樣

我己經背走了媽媽一半嫁妝,

裡頭有老印花被一床,

還有爸爸礦上新發的衣裳,

奶奶送了把她新買的掃把,

說這個太洋氣,

農村用不上。

低層的慘,

你無法想象。

為了這寄宿的行裝,

爸爸不厭其煩地問了校長,

半學期的生活費,

需要一次性交上。

爸爸殺了家裡唯一的一頭羊。

湊齊了整數,

卻發現家裡連羊血都沒吃上,

媽媽用羊血換了襪子一雙

心疼地和錢一起縫在兒子內褲,

叮囑兒子坐車小心扒手盯上。

以後都是你一個人在城裡闖蕩。

不是爸媽吝嗇,

去城裡的車費,

可以給你弟妹,

買一整年的練習冊。

你一個人去城裡報道。

你要聽話,

盡量吃飽飯,

菜有好有差,

你盡量吃一餐,

同學若剩菜剩飯,

你等他們離開,

洗洗涮唰也可以吃呀!

車慢慢開走,

媽媽慢慢淚如雨下,

出生到出嫁,

都想進城一趟。

可是真捨不得呀!

聽樓校長說,

農村孩子去城裡讀書。

成績會一落千丈,

會給城裡孩子欺負。

不知道我的孩子

會不會受這個苦?

孩子,

我們原本是和

城裡娃生活在兩個世界

低層的悲……

本來就不配,

擁有城裡炙手可熱的學位,

雖然他總是年級第一,

學習成績沒人能夠攀比,

但貧窮會讓孩子從小自卑,

進校門口都像是進去戰場,

金榜題名卻是逃難的心情。

重重壓力他會抓狂,

希望孩子能夠扛住,

慢慢撫慰這內心的傷,

畢竟,他在平凡的世界堅強,

去別的世界也不孬,

應該也會是一個闖將,

只是孩子吃不好,睡不暖,

做父母的,為無能想撞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