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玫瑰花


刘信良


依然记得,那是一朵娇艳的

玫瑰花,阳光下开着,吐着沁香,

微风徐徐的拂过,眼睛总是不移它


那嫣红的颜色,像含羞的新娘,

窈窕的花枝,驱使我

郑重的,轻轻地将它采下。


如今,它枯萎了,无奈地失去血色

曾经的绿梗、青叶,已枯败焦灼

花瓣一片片凋落,令人潸然动容泪下


还爱她吗?望着望着……

我的心在漩涡中挣扎。遗弃她吗?

像随手抛掉的碎纸花……


不,绝不!她开启了爱的萌生,

给了我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即使枯萎了,深深的梦里依然牢牢珍藏她!


2020.09.20于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