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于西方直截了当的处世哲学,中国人更加含蓄,这主要是受到中国古代三元论哲学体系下审美学的影响。

于是便有了中国古典审美的最高标准:意境!

意境是什么?鲜有人能够说得清楚,直到民国时期的王国维先生才系统的总结出了三境学说,将意境相对直白的展现在了人们面前。

“物境、情境、意境”,是一种递进升华的层次。

它明确的告诉我们,不管是 “物境”、“情境”还是“意境”,都需要作者和读者的共同参与。

首先是作者通过一定的手段将作品中的要素进行有效的组合,读者再根据自己的阅历、文化、审美等要素进行解读,从而获得思想力和想象力上的共鸣。

而意境的重要特征就是含蓄,说到含蓄,就想到明朝高启先生的那首绝唱《背面美人图》

诗歌通过各种手段或侧面去描写美人的背影,但就是不去描写正面。让读者产生的丰富的联想,比直接描写来的更加吸引人,在读者的脑海中形成了无数种可能。

《背面美人图》

欲呼回首不知名,背立东风几许情。

莫道画师元不见,倾城虽见画难成。

高启(明)

中国风摄影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其审美和拍摄手法也会潜移默化的受其影响。

新疆的杏花很美,但美在哪里,在不同的人眼中是不同的。在风光摄影人眼中,也许是那里起伏流畅的线条、明暗有致的光影,亦或者是粉红剔透的色彩... ...

但在中国风人像摄影师的眼中绝对不是这样的,我会觉得云朵飘过开满杏花的山岗最美、花瓣飘落缤纷最美、微风拂动佳人的裙摆最美。

我更喜欢这样含蓄而赋予情感的画面,这些含蓄的美都与风儿有关。

在我而言,与其说是杏花美,不若说是清风美。风看不见、闻不到,但我可以通过天空拂动的云朵、缤纷飘落的花瓣和摇曳的裙摆去窥视它的倾世容颜。

就像《背面美人图》那样,虽然含蓄但更加浓烈。

这是新疆杏花人像游学创作团的第五组作品,后面还有五组。有朋友很好奇,为什么每次我的游学团都会创作那么多组作品,是怎么做到的?这得益于我们前期的周密策划和高标准准备。为了确保大家能够拍的尽兴,我们按照每天至少创作一个主题的刚性底线来做安排,但为了以防万一,我都会按照每天两组的的量来准备主题、服装和道具。

出镜:丝银 

出品:不可说

服装支持:傅小菲儿(苍穹尽处)

同行:要有光、子君兰、悟道、琴、陈萍、李华蓉、玉儿、听雨、正骨水、邓淇胜等全体游学团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