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田山,座落在潮州市的东面,就像一位身披绿色铠甲的将军,日夜镇守在古城的东大门。少年时期,在我的心目中,黄田山比三山五岳更加高大,更加雄伟。黄田山与韩江、笔架山、东湖、东津的田园风光浑然一体,构成一幅延绵起伏、多姿多彩的山水画卷。



       春天,黄田山丛林碧绿叠翠,到处鸟语花香,流水潺潺。每年三四月,正是松树开花的时节,那松花一朵朵长在枝头,迎着温暖的春风,孕育在墨绿色的松林中。松树开花也是很美的,她美就美在从不张扬,默默地在四季常绿的针叶中孕蕾、开花、结果。从东边吹来的海风,饱含海洋独有的气息,伴着松花的芳香,穿过茂密的丛林,绕过起伏的山峦,飘过广阔的田野和村庄,飘过波涛滚滚的韩江,飘到古城的大街小巷。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在红艳艳木棉花的映衬下,古城内外,韩江两岸,春意盎然,生机勃勃。



       夏天,雨过天晴,站在韩江边的东津大堤上,举目遥望黄田山,但见白云朵朵,环山缭绕。云朵千变万化,时而变成一只羊,时而变成一匹马,时而变成一头牛。一阵大风吹过,云朵瞬间分开扩散,变成一群牛、马、羊,它们互相追逐,奔跑不停,此时的山坡,俨然变成了一个天然的牧场。山坡低处,一股股泉水由松林间流淌,从青石板上倾泻而下,汇成一条条小溪。东边的溪流直接流进岗山水库,西边的溪流分派成小沟小渠,灌溉山边一片片稻田,滋润路旁一片片果园,注入村里一片片池塘。



       秋天,是山林中各种动物活动频繁的季节。机灵的松鼠在松枝间上下来回跳跃,有时还会悄无声息地溜下来跑到灌木丛中采摘野果(大多数是桃舅娘,俗称哆尼,夏日花开,绚丽多彩,灿若红霞,边开花边结果。成熟果可食,是其它动物尤其是鸟类的天然食源)以补充营养;五彩斑斓的山鸡总是成双成对,雄鸡带着雌鸡在草丛中或灌木在觅食,雄鸡发出阵阵叫声,它在警告其它山鸡不得进入它们的领地;果子狸出没在大小相通的岩洞中,不时跑到洞口探头张望;穿山甲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山坡上留下一个个或新或旧的土堆,谁也见不到它神秘的踪影;鸟儿充分发挥它们的飞行优势和高超的技艺,把巢筑在高高的树梢细枝杈之间,使得各种天敌即使发现了它们的巢,也可望而不可及。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片山林树木茂盛,洞穴石缝密布,食物异常丰富,是各种动物理想的栖息之地。



       冬天,捡柴火的最佳季节终于到来了。在那柴火极为稀少的年代,农村家家户户只能“靠山吃山”,就近上山捡柴火割山草採松果,以解燃料紧缺之急。星期天的早晨,天刚蒙蒙亮,我和小伙伴组成的小队伍像急行军一样赶到黄田山脚下。大伙稍作歇息和准备,接着陆续开始上山,趁着饭饱水足,个个精神抖擞,步履匆匆,一口气登到了半山腰。此时天已大亮,大伙就地分开,各寻各的道,各显各的神通。到了中午,太阳当空照,是装筐打包下山的时候了。“上山容易下山难”,每当我饿着肚子,挑着近百斤的柴火,从半山腰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地往下迈出的一刻,对下山难即有了深切的体验。



       在黄田山的西面,长期驻扎着一支炮兵部队,部队在大山脚下建立起一座现代化军营。部队的炮库、车库、油库、弹药库依山而建,营房则建在山边平地上,所有建筑物周围绿树成荫,郁郁葱葱,与大山连成一片,十分隐蔽。一条笔直的公路通往部队团部,左边紧挨山丘,右边是礼堂和操场。操场宽阔平坦,绿草茵茵,四周树木排列成行,高耸挺立,将操场团团包围。部队每周在操场放一场电影,大多是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等经典的战斗故事片,我和小伙伴们每场必到,百看不厌。我们这些生活在大山附近的农家子弟,通过观看这一场场的精彩电影,极大地丰富了少年时期的文化生活和精神生活,也为小学的作文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素材,从而给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快乐美好的回忆。



       黄田山,不仅为周边的稻田、果园、池塘源源不断地灌输纯净之水、生命之水,幸福之水,同时也为我们这邦满怀激情的少年搭建了克服困难、磨练意志、大显身手的舞台,营造良好的物质生活环境和优美的精神生活环境。



        大山就像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矿藏,大山只有奉献,没有索取。少年时期,我们与大山血脉相连,息息相通,和谐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