掰玉米


"啪"的一声响指

我仿佛完成酝酿已久的作品

含着清香收入囊中

金灿灿的喜悦 排比着秋阳


"唉"的一声叹息 古稀母亲絮叨着

去年还能轻松掰下玉米

还能前边领头 今年咋不能了呢?


身后掰过的玉米棵子

前晌还高挺着青翠

转眼就苍白孱弱

倒向沙沙作响的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