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箭头随笔

  说“玩”,随性而已。美龄不足十月,抛个天大的题目,摆在这里,让高手答去,小时靠边稍息,方有自知之明。好在《美篇》原本就是一开放型广场,见仁见智,好说歹说,似不为过。

  19年末,有朋友推荐《美篇》,说那是个展露才华的地方,怪有意思,虽然它并不给你带来财富。于是下载,注册,登录。逛了逛,觉得有些花哨,婆婆妈妈较多,不硬朗,太“软”。隔几日,又逛了逛,哎,有点儿新发现:正像淘宝掘金,东西肯定是有,你得用心费时去找、去寻、去刨。终于忍不住于12月中旬试水,发了首散文诗《金鹿》。结果可想而知,它并没有引起围观,读者廖廖。但我还是挺高兴,毕竟,无须任何人恩准,我终于将我圈养已久的金鹿放归草原。


后来,我发现《说说》。挺好,没人规定你说什么,也没人教你怎么说,真正的“畅所欲言”!无论说什么,家事国事天下事,柴米油盐,痴人说梦也行哪,只要你说得有智慧,有情,甚或说得只是好“玩”,总会有人应声,总会有人给你个赞。《说说》刚好满足了人们心理和精神上一种基本需要,即倾诉。一肚子的话,说给谁听呢?放心,这里有海量的人等着哩!

还有《圈子》。一个个沙龙,有的简单,有的豪华,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在那里谈天说地,海阔天空。你可根据自己喜好与专长,自由进出。

有一回,忽然收到系统通知,邀你参与某某话题——咦?原来还有“命题作文”!同样的话题,你另辟蹊径,不落俗套,尽可将自己的观点、阅历、情感故事融为一体,以一贯之。

够丰富了!既有“合议庭”,又有“一言堂”,怪哉,美哉!

浏览多了,有一正一负心得二。

正一:最初以为,这是个类似线下“广场舞”之类的所在,未了发现:此地竟藏龙卧虎!画家、书法家、音乐家、摄影师、诗人、作家、新闻工作者、军事评论员,乃至僧侣、工匠、美食家、驴友、旅行者,等等,不一而足,包罗万象。他们虽非名人,但艺术造旨、专业水平、创造天斌,并不比谁差。之所以流落民间,无非世道人心,阴差阳错也!遂对《美篇》不敢小窥。

负一:吸人眼球,赢得青睐,真功夫除外,须讲点技巧。这个不多言、不讳言,能在《美篇》倾诉,自由表达意志,再觅一二知己、三五成群志同道合者,足矣。你还想在此混个啥?《美篇》虽非圣洁之地,但亦断不是名利场,况且多数美友早已功成名就,都是过来人,见过些叮咚的。


其一,这是一个张扬个性,展现自我的大舞台。可别忘了,你台下的观众将近一亿!这是个啥概念?!

其二,这是一个社交往来的好去处。无论你个子高矮长得美丑,无论你是穷是富,无论你性格活泼还是孤僻,大伙只一个身份,即:美友。

其三,这是一所免费的大学。不用高考,没有门坎,想学习就进来吧!但专业、教材、老师须自己选。作业想做就做,想做多少就做多少,多美!小时看了一些字画,读了一些诗文,作者皆为吾师。有位女美友,天天写些日常杂事,字里行间,蔬菜瓜果,山水虫鸟,透出浓浓的皖南乡村生活气息,小时读了犹如看见梵高笔下的向日葵和阿尔。这位农村女子亦是吾师。

另举一例。《说说》限定140字,这对作者就是个训练:你如何用最简洁的文字,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有文采,有情感,且具灵性与张力。


上述三点,小时以为才是《美篇》最具凝聚力的基本功能。


建议一:或是因为年轻美友较为稀罕的缘故,时下《美篇》显得稳成有余而活力不足,唱夕阳红的多,歌朝霞丽的少。怎样吸纳年轻美友,怎样鼓励和引导美友立足当前、铭记过去、设计未来,不断向更高层次提升,是管理层丞待考虑的问题。

建议二:优质作者作品是否一律推荐?建议以质推荐,看作品而非看人。且须把好推荐美篇的质量关,这关系到《美篇》的声誉和对美友的导向。

建议三:《美篇》从未组织过美友线下的任何活动?为什么没考虑采取何种形式与美友展开线下互动?比如能否年尾评选100个“最美美友”在某地开个会,予以奖励?比如线上能否不时搞个有奖征文,通过类似形式回报美友?奖品能否是一次免费旅游?每年能否组织一两次笔会?等等,诸如此类。


以上一己之见,谬误难免,见谅。

此文差不多写了一夜。美友们,小时是希望你们在这里过得更好。

谢谢各位!

2020.9.20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