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浓,银杏黄

如果说,春天是鸟语花香的柔情。那秋天,则是万籁俱寂前最后的狂欢,耀眼而热烈。

仿佛是知道自己将要离开树的怀抱,银杏拼了命地想要把最后美好尽情绽放,而那抹金黄,也让人在这清冷之秋里感受到了一丝温暖与热情。

逢秋风,遇瑟雨,银杏叶子已泛黄,格桑花渐开放。此时的腾冲,风是多姿的,雨是多彩的,而那座小小的银杏村,已悄悄美成了童话模样。

村在林中,林在村中,衬着夕阳的余晖,整个村子像一座金色城堡,地面是银杏叶铺就的黄色地毯。

房前屋后、瓦片上、小路上、到处是一片金黄。就像刚下了一场银杏黄金雨,落在石墙上、屋瓦间、小巷上、田埂间、院落里……

一阵微风吹过,漫天飞舞起金色的蝴蝶。

寻一个暖暖的午后,坐在院子里的银杏树下静静地喝一壶茶。或是和三五好友一起,话话家常。

感受阳光洒在身上,不经意之间,一片银杏叶刚好落在肩头。这种惬意的时光,好像时间都按了放慢键,褪去拥挤后的最本真色彩。

贵州省盘县石桥镇

秋色处处有,但妥乐村的秋色,尤其令人难忘。不单是因为那抹金黄,还因为这里有一群萌萌哒小和尚,堪称现实版的“乌龙院”。

在贵州省盘县妥乐村,有个千年古庙——西来寺。传说千年之前 ,云游四方的一个老道来到这里 一夜之间,西来寺就拔地而起。

千年之后,它坐落的妥乐村成了“世界古银杏之乡”。

作为大山深处的一处村落,妥乐村并没有受到外界过多的冲击,仍然保留着原始风格。

全村拥有古银杏1200余株,据说树龄都在300年以上,很多都有着自己的名字和典故。

微风吹过,带着片片落叶纷飞,宁静的村落,便会荡漾起诗一般的涟漪。

古朴宁静的石板路,美如油画的银杏叶,薄薄的晨雾,流动的光影......

当这一切都恰到好处地出现在眼前时,真怀疑自己是误入童话深处。

桂林市灵川县

如果说秋风给了秋天颜色,那银杏就是阳光下最绚烂的一种。不同于枫叶的姹紫嫣红,银杏只用了一种颜色,便把秋渲染到了极致。

南方以南的灵川海洋乡,私藏着桂北绝美的秋色。每年10月起,100多万棵银杏树叶渐黄,一阵吹过,宁静的村落便会荡漾起诗一般的涟漪。

在海洋,只要有人烟的地方,就一定会有银杏林。从灵川县海洋乡一直到兴安县高尚镇,沿着海洋山脉密布于路旁、村落、山脚下的银杏林,都被广义的称为海洋银杏。

微风轻拂,落叶缤纷,树上树下黄灿灿的一片,仿佛进入了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

北京昌平邵镇张各庄村

老舍说:秋天一定要住在北平,北平的秋天没有一样不令你满意的。北京的秋是红色和黄色的世界,红色是漫山遍野的红叶,那一抹亮丽的金黄色就是银杏。

张各庄银杏林,是京郊昌平一处千余亩的种植基地,有银杏八九十万棵,是北京最大的一片银杏林。

虽然树龄较短,但那一株接一株、应接不暇的风景,非常适合人们在这里拍照留影。

约上三五好友,踩着满地金黄的落叶,行走在光影斑驳的林间,加上暖暖的阳光,那是一种妙不可言的美丽。

广东南雄市坪田镇

广东秋色短暂,南雄的银杏就仿佛是这片孤单天地里,最美的那片金秋。南雄坪田镇每个村子的银杏,都有不同特色。

坳背村是千年古银杏之地,这里可以看到有1000多年历史的银杏。而冯屋有坪田最大的杏林群,古老的祠堂就在杏林的包围中。

最不可错过的便是抵达海拔最高的杏林区——军营寨看日出。金黄的银杏沐浴在日出晨曦金色的阳光中,秋天也在村口古老的银杏树上静静绽放。

古朴宁静的乡村街道,美如油画般的银杏叶,薄薄的晨雾,流动的光影……当这一切都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你会走进一个童话般的故事里。

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

“走遍天下景,难见银杏林。”

长兴最出名的莫过于八都岕银杏长廊,3万余株原生银杏树绵延12.5公里。其中,百年以上的老树就有2700多株。

每至深秋,这里都铺张出异样的华彩,被誉为“世界银杏的故乡”。

一个回眸,就是忘不掉的风情。

浙江省临安指南村

指南村是一个小山村,小小的村庄独居山冈,至今保留着四通八达的山间古道。斑斑石条,被脚步和岁月打磨得棱角光润,迤逦于崇山峻岭间,可以一直到安吉。

每年秋天,有许多人都会来这里采风。金黄的银杏叶子落满村子的各个角落,随着晨雾的蔓延,那风景如画里江湖一样,有着遗世独立的韵味。

微风吹过,满树小扇子似的叶片一齐摇动,发出“沙沙”的响声。沿着村里的古道向村外走去,石板路上,小路旁全被落下的金色所覆盖。

湖北省随州市洛阳镇永兴村

银杏之美,美在云淡风轻。随州银杏谷,作为现今世界上四个古银杏村落中最大的一个,更是古色生香。

古银杏树连成片、构成群落、汇聚成谷。银杏树旁有人居,古树傍有农舍,一派田园风光。

一阵阵风来,那银杏树就仿佛在环湖雀跃。一片片落叶落在房顶、山坡、小道、墙角,诗意盎然。

西安市长安区东大街办罗汉洞村,

银杏黄,1400年的惊艳时光。

在西安古刹里,一株银杏傲然屹立,每当风雨过后,那满地的金黄,就仿佛吹响了时光的号角。

说起这株银杏,也是大有来头。据说,是唐太宗李世民亲手栽种于西安终南山古观音禅寺之中。直到如今,近1400年的风吹雨打,让它越发遒劲。

青墙古刹、老树参天,从远处望去,万片黄叶在秋风中摇曳,就像是天边升起了一抹金色霞光。

一阵秋风起,落叶飞舞如天女散花,长袖翩翩,衣袂飘飘,满眼风景如仙如圣。寺院的山墙,则在斑驳的光影里,说着那一草一瓦,一片久远的记忆。

没有梧桐一叶知秋的敏感,也不效仿枫叶层林尽染的斑斓,满地金黄的银杏叶,如同来到一年的黄昏。虽然已经接近满目枯槁的寒冬,却依然展示着最后的绚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