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段振业

  

    妹妹段振云,乳名.爱英,1958年11月25日出生在多灾多难的年代。

      妹妹的童年伴随着疾病,出生不久就因母亲有病就断了奶,从小靠喂小米粥玉米湖长大,记得也买一种代藕粉喂她,妹妹胃口好,吃的多,长的白白胖胖的,那时我们家要靠母亲劳动挣工分吃饭,平日里是奶奶喂养妹妹,奶奶疼爱孩子是出了名的,妹妹吃很多她还恐怕吃不饱,眼看着妹妹长胖,妹妹慢慢长大了,会走路了,也越来越胖,圆圆的可爱,胖的她自己都走不动了。

  因为从小没有母乳喂养,靠食物喂养长大,长到四五岁时食火上攻,长了眼病。别人说代藕粉喝多了最能上火,她喝的太多了,母亲经常到供销社给她买,本村没有了就到外村去买。妹妹的眼病起初是眼圈红肿,后来越来越严重了,那时乡村缺医少药,治病靠民间口口相传的草药方,母亲讨来偏方治疗,用蛔虫捣碎了取汁水,抹在妹妹的眼眶内,不知抹了多少次,真是偏方治大病,就这样慢慢的好了!眼睛治好了紧接着火气又攻到耳朵上,整个左耳朵和周围长疮流脓,吃药片不管用,抹药膏也不行,别人说这是恶疮,也叫老鼠疮,眼看着整个耳朵快烂没了,母亲心疼的哭,街坊四邻说这孩子灾气重,可能成不了人。那个年代儿童死亡率很高,每个村都有乱踩岗子。妹妹命大,恶疮把身上的火气毒气出尽了,身体反而更结实了,没烂掉的耳朵也慢慢愈合了,但是留下了一生的伤疤,她能长成人全家人和庄乡们都很惊喜,父亲也不叫她乳名了,玩笑的喊她“死不了”。

  到了上学的年龄,父母亲给她报了名,她高高兴兴背上母亲缝制的书包去上学,放学回来拿出崭新的课本给我们看,清楚的记得我找了牛皮纸给她包书皮。结果没一个月父亲就不让她去了,原因是我们生产队的几个女孩都不上学了,父亲随大流也不让妹妹上学。那时女孩子上学的本来就很少,传统习惯重男轻女,很容易说不上就都不上。她哭着闹着还要去,但无济于事。我放学回家经常看到她自己捧着书本在看,从那时我就很理解妹妹渴望学习的心情,我有时也教她我学过的课本知识,妹妹头脑聪明,比在校生学的都快,记得我还把二年级的课本给她学。

      她小小年纪就跟着大人下地干农活了,她脾气倔强,不怕吃苦,传承了母亲吃苦耐劳的精神,十五六岁就顶一个男劳力干活,也挣八分工,后来还让她当了妇女队长,她积极要求进步,在生产队带领干活,还带头参加共青团员的义务劳动,在学大寨干革命的红色年代,她称得上学大寨的铁姑娘……

——2020年9月18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