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杜丘

编辑:杜丘

影像:杜丘(手机随拍)

随笔:《第11号"红霞"台风来袭时》

音乐:《暴风雨奏鸣曲》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

真正见识台风。

本是来三亚度假,

趁机采风获取一点心得,

不曾想在网红打卡地一一黄龙街,

租住的民居里,

却听到风的咆哮声,

第11号"红霞"台风袭来了!



透过居室的玻璃窗,

向远望去,

乌云涌动而且特浓,

层层叠叠,

小山般积压在三亚仍天空,

如同十万天兵天将,

聚拢开战一样,

声势浩浩。




风,

呜呜咆哮不停,

时而从南边吹来,

时而又从北面小山旋转过来,

黄龙街附近房顶上,

时不时吹起了飘悬物,

随风在空中乱舞,

偶尔能看到妇女在房顶上加固,

风却吹得人头发凌乱,

裙角飞扬。





出于好奇,

几次欲出民居大门,

都被风雨吹回,

好心的房东劝我别出去,

并说很危险;

我内心却翻涌着一股好奇的激情,

想去用手机记录,

记录我生平第一次亲历的台风。





风雨没有倦意,

依旧一个劲的风吹雨打。

我实在经不住它的诱惑,

憋着一口气,

冒着风险终于冲出了大门,

在风雨的推动下,

我奔向了街区的海岸。





台风肆无忌惮袭击了三亚,

三亚的海湾,

波涛掀起一浪高过一浪;

远远向海边望去,

有一个勇敢的渔民,

在收忘却了系在海岸边的扇贝,

我真为他捏着一把汗。

此时要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句话虽然不太好听,

但我此时搬出这句话,

内心是想赞美渔民的勇敢。





我伫立在风雨中,

风和雨打在我的脸上有些痛,

渔民的勇敢却鼓励了我,

我没有退缩,

我想靠海近点,

再近点再近点,

去拍撞击的海浪,

而继续呼啸的风,

几乎让我站不稳。



风继续凶狠地刮着,

椰子树仿佛在天翻地覆天旋地转,

桢楠树被台风折断了手臂,

雨像钉子一样的从天空中钉下来,

街道上没有行人和车辆,

居家已经是关门闭户。



风越刮越大,

呼啸声一阵比一阵高,

我的衣服已湿透,

雨水让眼睛有点难睁开,

而台风似顽皮的孩子,

把一切可以吹到空中的东西,

刮到空中飘荡,

然后又恶狠狠的摔到地上。





台风呼啸,

给凝浊的生态更换了新的气息;

台风掠过,

很多草木好像将死一般倾倒;

暴雨狂泻,

让所有绿色受到一次空前洗礼;

在台风中,

我却想台风过后,

虽然有些树木被淘汰,

但更多的树和植被,

却会坚韧而顽强地活下来。





台风,让我看到了自然的秩序,

也让我意识到人间的大同小异;

人生过往,

也会经历急风骤雨,

谁也躲不过痛苦一场,

问题在于如何挺过这风暴,

并非想躲就走得开。





我在暴风雨中时狂奔、时停歇,

尽可能争取拍几张这"台风情,"

虽然大海在咆哮,

台风在吼叫,

不远处还传来阵阵林涛;

我没有畏惧,

没有恐慌,

却仿佛听到的是台风"红霞",

那高亢昂扬的狂想曲,

感觉是那么雄浑,

又是那么的震撼,

我仿佛被淹没在这交响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