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依尓福的妻子


先锋人物把他们岛的历史

从历史中删除,最后仅留一条弧线

给下一批接班人。他们

想象妻子在病房

身体的养分通过麦秆吸收


啊,虚幻春天的气息

这破旧皮革的最后感觉

一锅绿色的浓菜汤


伴随松林的涛声

金属再次变成金属,花朵

生与死别离,双面街道的光的螺纹

甜味盖过苦味

它枕头的长椅

吸引人们沿着无花果的枝条攀爬上去



地中海

——致保罗.莫朗


林荫大道的反光面

磨损了

一只肩膀

和一只胳膊。曾经的隐喻

只剩下残缺不全的雕像的影子。一吨重的石头

古典痛苦的化身?


寂静的插图,阳光晒不到的地方

绕出地中海的

一个又一个结

天空没有月光,夜晚

预先存在的事件


抱起雪中的雪。八月,黑色的真理

皮乳房,长满蕨类和欧石楠

凄凉的阴影永不消退


它宽敞的水晶拱廊,为一次偷窥开脱?

而一匹木马

胸前积满雪白泡沫

关于它的目的地,人们

认为海,只是一个苦涩的漩涡



避开它,远远地歌唱


一朵颤抖的银莲花

被歪曲的

腓尼基人,漫谈专栏作家的特色

被保留,因为紫罗兰

不为一群鸟所动

而致命的媒体女人是被雪

覆盖的一针慢转唱片


离父亲最近的棋盘

河谷干枯的

避难地,一种深刻的

主宰死亡的约会场所

把死亡和情人分开


我们脚趾头的主灯

一直打开着



一张椅子


快速兴起的劣质地区

铅笔停止转动

因为

门上的木头没有刨平


女用洗手间,岛屿的黑人的代名词

女人蹲下

促使我们思考女人下身的气味

像隔壁一朵花。我们要用双手创造一些东西,而这一带的天空告诉你

解决石油问题

的药方

放在哪儿


鱼将吐出悦耳的河

苦味的玻璃窗

遮盖了它真正的涵义



夏天


断了一根手指的男孩

改咬一支铅笔

思考一支笔代替一根手指的逻辑意义


夜晚

一个慢跑的信使,有一颗断柄的心

在秋天停住。岛屿上的情侣

长着不结果实的耳朵

一夜风雪给他们送来铜质的海螺壳

巢穴在他们心中

搭好布景,当他们

把头埋在羽毛里


你决定接受这个世界沦为一套压制橡皮图章的工具

被判死刑的鸟

是会喝水的泵。现在,山脉成了一条虫

迫使花园的梯子摘下水果



地缘政治学


智库人员控制舆论导向

布匹的浪潮从他们手中涌出

像摊开的一大块布料

替我们量身定做

一只有竖框的笼子,是不是感觉

在读一本有思想的书


但这里的灰色窗户把我们的注意力带到产品商标上

不知名的郊区旅馆

翻开色情刊物的彩页

引发狂喜和幻觉


当巨大的电话号码的货架落成

尝试避免

女人胸脯让人想到饿,皮革

制成它的水壶和锅

 

这个月正巧你不在,你闭上眼睛

听到飞鸟的外国口音



伸出窗外的海滨


空转的社会机构

沿用海滨发言人的暧昧不明的版画插图


一只拖鞋留下姓名和电话号码

曾经的成年人

在她的床垫子上躺下

热水壶一样

沸腾着


他的八大行星排成一条直线

像瓜分市场的书

读起来

多么美,多么舒服



再见,格朗维尔海岸


丧葬人员代替高于上帝的八月

暴雨本身就是一种解脱


听天由命地做这些动作

解释这些动作

是没有名字的先驱

像一层覆盖了雪的屋顶。因此

时间的判决是白色的,海浪的阴影

意味蓝色,建立这样一种模式

就不应改变。在凹陷处


所有新的城市打上海的烙印,纯粹事件

久远年代一幢可灵巧调整的建筑

名字叫妮塔,一个名字叫妮塔的

合乎逻辑的女人,是一把伞

终有一天,她的一种力量

会被体育代替


在这个概念的词中

潮水涌动的灯

和大脑和骨髓在落日余晖映衬下

像蜂窝状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