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年9月18晚的东北;那夜,注定无人能够入睡。时间是深夜10点。

1931年9月18日晚10时许,日本关东军岛本大队川岛中队河本末守中尉率部下数人,在沈阳北大营南约800米的柳条湖附近,将南满铁路一段路轨炸毁。日军在此布置了一个假现场,摆了3具身穿中国士兵服的尸体,反诬是中国军队破坏铁路。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即向中国东北军驻地北大营发动进攻。次日晨4时许,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五大队由铁岭到达北大营加入战斗。5时半,东北军第七旅退到沈阳东山嘴子,日军占领北大营。战斗中东北军伤亡300余人,日军伤亡24人。九·一八事变是由日本蓄意制造并发动的侵华战争,是日本帝国主义侵华的开端。九·一八事变也标志着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起点,揭开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方战场的序幕。

九一八事变后关东军利用汉奸组建的傀儡机构,最早始于1931年9月25日成立的“辽宁省地方维持会”。该会委员长袁金凯虽为奉系文治派代表,但因第一次直奉战争后,被直隶派政府委任为奉天省长,遭张作霖嫌忌,事变发生时已处于隐退状态。该会副委员长阚朝玺原本为热河都统兼第三师师长,后因与郭松龄有染,遭张作霖嫌忌而退官。关东军拼凑的各级傀儡机构有一个共同特点,即不管傀儡机构级别高低,都忘不了配备日本人顾问,“辽宁省地方维持会”也一样,“聘请”了满铁地方部卫生课长、满洲青年联盟理事长金井章次充任最高顾问。在日军占领下的奉天,最高顾问理所当然地成了维持会的主宰者。维持会名义上维持地方秩序,实际上充当了日本拼凑傀儡政权的工具。

网罗失意官员,拼凑傀儡机构只是关东军组建傀儡政权很小的一步,拉拢地方实力派军阀才是关东军拼凑傀儡政权的关键,为此日本关东军及各类特务机关,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先后迫使于芷山、张海鹏、张景惠、熙洽、臧式毅、马占山等投靠了日军。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一直冀望复辟清朝的前清贵族以为时机到来。前清宗室、时为吉林省军参谋长的熙洽趁吉林长官奔母丧不在城中之机,打开吉林城门,向日本投降。熙洽成为日本侵华以来第一个投效日寇的中国官员。熙洽密信清朝逊帝溥仪,请“皇上”(溥仪)回到“祖宗发祥地,复辟大清,救民于水火”,在“友邦”(日本)支持下,先据有东北,再图关内。以已经升任吉林省代理长官的熙洽为首的前满洲贵族向日本方面提出迎接溥仪至东北、建立君主制的国家。日本关东军方面也早已认定溥仪是合适的傀儡人选。战后,城野宏供认日方选择溥仪的原因为:

首先,溥仪“同中国本部的国民党没有任何联系”;

其次,“东北和蒙古地区的一些旧的阶层对于清朝还怀有传统的向往”;

第三,“一般的农民……对由爱新觉罗家实行的王道政治似乎更加欢迎”。

十月事件后改组的日本政府和军部,对关东军在中国东北的行动和计划公开予以支持。此前的“不扩大方针”即使纯粹作为一个口号,也已成为历史的过去。关东军进一步加快了制造傀儡政权的步伐。土肥原利用天津事变,策划了废帝溥仪的“出逃”。日本参谋本部批准将此前负责关东军政治谋略的司令部第三课升格为“统治部”,该部与幕僚部并立,直属关东军司令官领导。该部下辖行政、财务、产业、交通、交涉等五个课,共七八十名部员。这些部员绝大多数为文职官员,其中大部分来自满铁和关东厅。从后来的情况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统治部不仅是关东军促进伪满建立的的机构,而且是伪满成立之前的“影子政权”。为提高统治部的工作力度,1932年1月9日,统治部又改为特务部。

1931年11月8日,土肥原制造了“天津事件”,将溥仪从天津日租界的住所秘密带出,经大沽口、营口、旅顺后抵达抚顺。

1932年2月5日,日军攻占哈尔滨,北满局势趋于稳定,关东军司令部连续召开“建国幕僚会议”,预定指示汉奸出面召开“建国会议”。

1932年2月16日,东北各省的领袖张景惠、熙洽、马占山、臧式毅、谢介石、于冲汉、赵欣伯、袁金铠等人在沈阳大和旅馆召开“东北政务会议”,会议由关东军司令本庄繁主持,决定迎接溥仪为伪“满洲国”执政,并分配了各人在政权中的职务。其中板垣征四郎任奉天特务机关长、满洲国军政部最高顾问。2月18日,“东北行政委员会”发布《独立宣言》:“从即日起宣布满蒙地区同中国中央政府脱离关系,根据满蒙居民的自由选择与呼吁,满蒙地区从此实行完全独立,成立完全独立自主之政府[4]。”2月23日,板垣在抚顺与溥仪会面,告知溥仪出任满洲国“执政”。原本以为能够重登帝位的溥仪尽管对于“执政”的安排甚为失望,但只能接受。29日,“全满建国促进运动大会”通过决议,选出代表“敦请”溥仪出任执政。2月,日军对热河开始进攻。国联决议不承认伪满


1932年3月1日,在日本策划下“建国”,扶持溥仪为“满洲国”的“执政”,建年号为“大同”。


1934年,改“国号”为“满洲帝国”,执政改称“皇帝”,改“年号”为“康德”。

1932年3月1日,“满洲国”宣布成立。中国断然否认伪满“独立”,并向日本提出强烈抗议。

1932年3月8日,溥仪在“新京”正式宣布就任“满洲国执政”,同时任命了各“府”、“院”、“部”的负责官员,“满洲国”宣布正式成立。9日,溥仪举行了就职典礼。10日,同日本签订了密约。

1932年3月10日,日本驻满特命全权大使武藤信义和“国务总理”郑孝胥在长春签定《日满协议书》。日本政府发表关于承认“满洲国”的声明,宣布承认“满洲国”。1932年10月,国际联盟大会发表《李顿调查团报告书》。

1933年2月24日,国际联盟大会通过报告书,指明:东北主权属于中华民国;日本违反国际联盟的盟约占取中国领土并使之独立;“九一八事变”中日军行动并非自卫;“满洲国”是日本参谋本部指导组织的,其存在是因为日本军队的存在,“满洲国”不是出自民族自决的运动。为此,日本于同日宣布退出国联。

1934年,“满洲国”更名“满洲帝国”。

九一八事变后,日扶植清末最后一位皇帝建立伪满洲国,成为日本的傀儡政权。1940年3月30日,以汪精卫为首的伪南京国民政府(第二个伪满洲国)在南京成立。试想如果当年汪精卫手中掌握兵权,中国的前途命运可想而知,有幸的是,是蒋介石手握兵权并领导全国军民坚决抵抗日本侵略者,最终取得全民抗战胜利。这就是历史真相。

1943年12月1日公布的《开罗宣言》中,规定中美英“三国之宗旨,在于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在太平洋所夺得的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于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日本亦将被驱逐出其以暴力或贪欲所攫取之所有土地”。作为苏联对日宣战的条件,在1945年2月8日的雅尔塔会议罗斯福—斯大林会谈中,确定了将大连作为国际化自由港转交给苏联,并由苏联使用中东铁路。

1945年8月8日,苏联照会日本,将于次日对日本宣战。随后苏联红军攻入中国东北,以高度机械化的绝对优势击败关东军和“满洲国军”(伪满军),11日,溥仪及伪满官员开始乘火车流窜。13日晨到达通化市临江县大栗子车站。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无条件投降。17日,在吉冈安直的安排下,溥仪宣读《“满洲国皇帝”退位诏书》,宣布伪满政府解散,"满洲国"[1]灭亡。18日,关东军司令官山田乙三下令中国东北地区及朝鲜北纬38度线以北的日军(原属朝鲜军,1945年改隶关东军,38度线以南的朝鲜军改隶国内军)解除武装,停止战斗。19日,溥仪等人从通化乘小飞机飞往沈阳准备转飞日本,飞机在奉天机场降落后,溥仪等人被苏联红军俘虏,伪满政权彻底灭亡。